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详情

刘明康:企业债务风云之企业破产专题

发布时间:2017-05-11 浏览次数:432次

5月6日下午14:30,在深圳福田大中华希尔顿酒店启航厅,中国银监会原主席,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刘明康教授带来了以“企业债务风云之企业破产”为主题的专场讲座。刘明康教授从具体案例谈起,将现代破产法、中美两国破产法异同、我国破产法执行中的问题等剥丝抽茧,一一阐述,并提出了完善我国破产法的具体建议。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民教授也参加了讲座并致辞。

刘明康教授正在演讲

现代破产法的主要目标与功能

近年来,中国国内债券违约的消息层出不穷,引发经济界人士和众多投资者担忧。部分专家指出,宏观经济形势放缓,使部分行业经营效益逐步走低,部分企业财务状况趋于恶化。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部分地方政府及银行对低效企业的救助意愿降低,使这些企业偿债压力陡增。刘明康教授指出,现代破产法的主要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债权人可以共同主张债权的集体机制,从而更好的保护债权人的利益。

刘明康教授正在演讲

具体说来,破产法的主要功能有三点,一是可以减少债权人请求清偿的成本,如果债权人不能集体达成一个偿还方案,就会发生比赛谁先诉至法院,要击败其他人才能取得债务人的财产,这不仅增加了债权人的成本,还可能导致企业过早清算和乱象丛生;二是可以提高企业资产的总价值,如分别求偿,公司很可能被逼零碎出售其资产,这会降低企业作为一个整体的总价值;三是由于提供了一个集体程序来确定债务和债务人的财产,可以提高清偿效率。如无破产法,所有债权人必须单独搜集信息,调查债务和财产的情况,总成本高且无序。

中美两国破产法的联系与差异

紧接着,刘明康教授向大家介绍了中国破产法与美国破产法的异同。我国的破产法框架和原则很大程度上借鉴了美国破产法,立法上基本不落后。但在具体规则上仍然有很大差异。

与会者正在认证聆听

例如启动破产的财务标准不同,破产程序启动和自动中止时间点不同、自动中止的效力不同、对于欺诈性转移和偏颇清偿解决方法不同、重点程序设计不同、债权清偿顺序不同等。

完善我国破产法的具体政策建议

基于中美两国破产法的差异,目前我国破产法执行中出现了诸多问题,例如行政干预、逃废债、跨国协调等。针对这些问题,刘明康教授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完善相关具体规定,进一步明确破产财务标准,加强自动中止效力,完善可撤销和无效行为的条款,区别欺诈性转让和偏颇清偿,引入恶意推定的事实性欺诈,并制定专门法规公平保护国内外债权人利益;二是转变政府观念和职能,政府应坚决“去产能”和“劣汰”,尊重法院裁判和债权人的独立地位,重点做好社会公共管理和服务职能;

刘明康教授与与会者现场交流

三是加强中介机构的参与,增加律师、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的参与,同时细化和严格化针对破产管理人要求,改由债权人会议决定破产管理人的选任,设立破产管理人基金,激励专业人才在破产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四是建立专门的破产法院,加快培养法官队伍;五是抓紧完善和出台金融机构破产法规。此外,刘明康教授还向大家讲解了合规经营和商业道德建设方面的内容。在Q&A环节,刘明康教授认真回答了与会者提出的问题,与大家亲切交流,本次讲座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  文案:何丹娜 (SFI)

|  摄影:刘珂伶(SFI) 何丹娜 (SFI)

上一篇 :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