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美国2019年7月经济情况分析及政策展望
发布时间:2019-07-31浏览次数:6094次

总结

最新数据表明美国经济继续温和扩张,但企业投资持续低迷,通胀继续低于美联储的目标水平。随着全球经济疲软、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难以缓解、美国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的刺激作用逐渐消退,以及制造业的持续下滑,美联储预计在7月的会议上将降息25个基点。考虑到新公布的非农就业等数据比预期乐观,本月的降息力度将低于市场原来50个基点的预期。


实体经济

美国商务部726日公布的首次预估数据显示,美国第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增速为2.1%(图1)。第二季度增速虽然高于预期,但比第一季度下降1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下降1.4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呈现出消费强,投资弱,财政宽的形态。第二季度的消费、政府支出高于预期,投资和出口远不及预期,进口与前值持平。个人消费支出第二季度增长4.3%,相较于第一季度1.1%的增长率有明显提升,为当季经济增长贡献2.85个百分点,贡献最大。此外,政府支出达到十年来最大的增幅5%,为当季经济增长贡献0.85个百分点。与之相反,私人存货投资为拖累当季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拖累增长0.85个百分点。出口减少5.2%,远低于一季度4.1%的增幅,导致净出口拖累0.65个百分点。此外,非住宅投资和住宅投资和一季度相比呈疲软状态,非住宅投资由前期4.4%的增长转为当季0.6%的减少,而住宅投资也从前期1%的减少持续到当季的1.5%的减少,整体拖累当季经济0.14个百分点,是该项2015年之后首次拖累经济增长(图2)。总体上,强劲的消费和政府支出抵消了投资和出口的拖累,令美国经济继续温和扩张。



进入三季度后,美国经济继续保持相对疲软的趋势。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7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持续疲软,非制造业也受到影响(图3)。美国6ISM制造业指数终值为51.7,较5月的52.1下降0.4个百分点,虽然仍高于50荣枯线处于扩张水平,但已连续三个月下降,并创201610月以来新低。6月新订单指数为50,与5月的52.7相比下降2.7个百分点,在连续41个月增长后出现零增长。客户库存指数为44.6,比5月的43.7高出0.9个百分点,仍维持在50荣枯线下方。价格指数47.9,较5月的53.2下降5.3个百分点,是自2月以来首次收缩。制造业领域放缓蔓延到了非制造业。6月非制造业指数降至55.1,低于5月的56.9,创20177月以来新低,显示美国服务业的扩张速度创近两年最慢。其中新订单指数从58.6降至55.8,创201712月以来新低;物价指数则从55.4升至58.9,创今年1月以来最高。由于制造业约占美国经济的12%,制造业的表现不佳,预示着美国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将迎来一个疲软的开局,特别是全球制造业不佳的情况下。摩根大通近期公布的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以低于50的水平收缩,这是自2016年中期以来最低水平。

尽管制造业的表现让人担忧,但消费支出和消费者信心依然强劲。由于家庭购买汽车和其他商品,美国6月份零售额增长0.4%。密歇根大学对美国的消费者信心在20197月达到98.4,与上个月的98.2相比变化不大,略低于市场预期的98.5(图4)。家庭消费支出和消费者信心指数的表现缓和了部分由制造业疲软带来的对经济悲观情绪。



就业市场


7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经历了5月非农就业爆冷之后,6月非农就业数据强势反弹。6月新增就业22.4万人远超出市场预期的16.5万人(图5)。整体来看,今年上半年美国平均每月非农就业增加17.2万,低于2018年平均每月22.3万的增加量,但仍高于保持适龄劳动人口增长所需的就业机会。专业和商业服务在6月份增加了5.1万个就业岗位,医疗保健增加3.5万个岗位,运输和仓储增加2.4万个岗位,建筑业增加2.1万岗位。经过4个月的微小变化,6月制造业就业人数小幅上升(+1.7万)。今年到目前为止,该行业的就业增长平均每月为0.8万人,而2018年的平均每月为2.2万人。由于与贸易相关的不利因素影响到就业,运输和仓储行业的就业增长一直呈下降趋势。零售业就业人数连续第五个月下降,自年初以来下降了5.64万。



美国最新公布的劳动参与率为62.9%,为今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因此略微推高了失业率。6月失业率小幅上升,U-6失业率为7.3U-3失业率为3.7(图6)。美国私人非农就业人员的平均每小时收入在6月上涨了6美分,或0.2%,至27.90美元,此前一个月上调了0.3%的上涨,市场预期为0.3%。这使得工资的年度增长率达到3.1%,与一个月前相同,低于市场预期的3.2%。虽较年初3.4%的增长有所回落,工资的上涨仍维持强劲势头。


通胀情况


最新数据中,5月中旬至7月初,美国物价整体稳定,但较此前略有下降。5月美国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较上月上涨0.2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相比,PCE价格指数上涨1.5%,低于4月向上修正的1.6%,核心PCE价格指数上涨1.6%,与上月相同,并符合市场预期。美国5月消费者支出温和增长,物价轻微上涨,显示经济增长放缓且通胀压力温和。美联储公布的季度预测中将今年整体PCE通胀率预期下调至1.5%,核心PCE通胀率预期下调至1.8%20196月美国年度通胀率从前一个月的1.8%降至1.6%,符合市场预期。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等不稳定物品的核心通胀率微升至2.1%,高于预期的2%。核心指数按月计算增长0.3%,为20181月以来的最大增幅(图7)。

早些时候,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今年美国通胀率下滑是暂时的现象,这由7月的最新数据得以验证。另外,从上文提到的薪资数据也可看出,薪资的强劲上涨势头,在一定程度上会缓解通胀下行的压力。6月非农就业的强劲反弹、核心通胀上升至目标水平,以及薪资的持续上涨,可能影响美联储在7月政策会议上降息的力度。

金融市场

美国股市近日震荡走高,接连刷新历史新高。道琼斯工业指数在716日创下新高,标准普尔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在724日和26日均创下新高。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今年已有17%的涨幅,标准普尔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涨幅更是超过20%(图8)。尽管美国和全球经济放缓迹象加剧,6月美联储释放出较为明确的降息信号后,股市上涨信心再次被点燃。

美国股市最新公布的财务报告也符合市场预期,促进了股市上涨。本周,美国股市财报季进入第三周,将有164家公司公布财报,占市值的27.6%。截止726日,已有217家美股公司公布了2019年二季度财报,占公司总数的43%,占市值的50.4%。其中,166家盈利超预期,127家销售数据超预期。金融股以及科技股良好的财报表现,支持着本轮美股上行。

美国的企业债务等金融风险总体也可控。5月,鲍威尔在亚特兰大联储年度金融市场会议上发表讲话,演讲稿题目为“企业债务与动态金融体系”。鲍威尔称,企业债务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而且最近的发行集中在风险最高的领域。应认真对待企业债务风险,但认为金融体系看起来足够强劲,能够应对潜在的损失。企业债务似乎不会给金融稳定带来显著风险。债务与GDP的比率稳步上升,与之前的扩张相一致,既没有受资产泡沫推动也没有助长资产泡沫。此外,银行等金融机构拥有可观的损失吸收缓冲。

国际经济情况

欧洲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725日表示欧洲整体经济增速不及预期,尤其是制造业方面。欧洲GDP增速从20174季度开始持续放缓,增速从2.8%降至今年1季度的1.2%(图9),同时通胀持续低迷,从201811月开始通胀率(HICP)即没有达到2%的目标水平(图10)。虽然就业数据表现良好,失业率持续降低至7.52%(图11),但是制造业持续收缩(图12),特别是以制造业为核心的欧洲国家收缩严重,制造业PMI已跌破枯荣线长达半年之久,暂无反弹迹象。考虑到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硬脱欧等不确定性,欧元区经济前景正在变坏,下半年经济普遍复苏的希望较渺茫。欧洲央行已下令研究分层利率机制,为降息铺路,也正在研究新一轮资产购买计划。





日本

20191季度日本实际GDP年化增长为2.2%,远高于预期,增长动力主要是净出口(出口-进口),但细看数据则发现未能确定其经济持续复苏。这是因为1季度出口对实际GDP增速的贡献为-1.8%,同时进口对实际GDP增速的贡献为3.4%(图13),说明日本本轮经济数据的推高实际是因为进口大大减少,而走弱的进口是日本国内需求低迷的一个指标。通胀数据进一步显示需求的低迷(图14),6月核心CPI同比增长仅为0.5%,远小于日本央行的目标通胀2%。多年的宽松货币政策已使债券市场的流动性枯竭,并损害了商业银行的利润,日本的大规模宽松计划几乎不可持续,又因工资涨幅不大,几乎没有足够动量使通胀逐步上升。


在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连续释放鸽派信号后,市场对日本央行进一步推出宽松措施的预期升高,但是日本央行尚未透露太多信息。日本首相的经济顾问则表示如果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降息,日本央行应该采取相应行动,以免日元走强。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联储释放货币政策即将转向信号后,世界各国央行纷纷先下手为强。718日,美联储发布褐皮书的第二天,韩国、印尼、乌克兰、南非均宣布了降息决议。韩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到1.5%,这是韩国央行自20169月以来首次降息。与此同时,韩国央行还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由2.5%下调为2.2%。此外,印尼央行宣布将七天逆回购利率下调25个基点到5.75%,为近两年来首次下调基准利率。同日,乌克兰央行宣布降息,将主要利率下调50个基点到17%,并放宽了通胀的预期。南非央行也宣布将关键利率是下调25个基点到6.5%,为20183月以来首次降息。

而自今年2月以来,已有澳大利亚、印度、埃及、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等20多个国家央行陆续宣布降息。再加上欧盟及日本的量宽货币政策没有尽头,全球各国央行正在掀起一股减息潮或新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QE)


FOMC会议展望及降息预测


考虑到全球经济疲软、各国纷纷降息、美国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的刺激作用逐渐消退、贸易紧张削弱美国企业信心、经济放缓且前景黯淡,尽管6月非农就业的数据强劲反弹、核心通胀上升至目标水平,预期美联储将在月底的FOMC会议中降息25个基点。由于美国7月公布的经济数据多数好于预期,并不支持激进降息,因此降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美联储6月发布的FOMC声明(statement)出现重要变化。首先,声明下调了对美国经济的描述,认为经济增速从5月声明中的“稳固”(solid)变为“温和”(moderate)。其次,声明删除了“耐心”一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6月份发表演讲时表示,美联储将采取任何必要措施维持当前美国经济扩张,但决策者不应该对暂时性的发展做出应对,无论是通胀率下滑,还是非农就业人数出现下滑。711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称美国6月非农就业数据并未改变美国经济前景面临诸多风险事实;资产负债表并未限制美联储实施更多量化宽松能力;美联储不希望美国经历日本那样的长期低通胀;尚无证据表明目前美国劳动力市场过热;美国联邦政府预算处于不可持续道路等观点。鲍威尔此番表态,市场认为释放出强烈的降息信号。

7月份降息后,除非美国和全球经济出现意外的急速恶化,预计美联储将会在未来几个月按兵不动,等待进一步评估新的经济数据和此次降息的效果后,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行动。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负责金融稳定监管与货币政策方面的学术研究并承担政府部门委托的相关课题,为政府决策部门提供科学建议。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运用先进的金融理论和实践研究方法,在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开放过程中的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的科学制定领域将起到推动作用。中心面向海内外聘请优秀的全职和兼职研究人员,进行学术及政策研究工作。




中心主任:王健教授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经济学硕士、博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学术);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前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

研究领域 : 国际金融,货币政策,国际贸易,行为金融和经济学

邮箱:jianwang@cuhk.edu.cn







中心联席主任:张劲帆教授

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博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哈佛大学统计系硕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学士、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金融学副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经济学家

研究领域 : 资产定价,宏观经济,金融科技

邮箱:zhangjinfan@cuhk.edu.cn







中心行政主管:廖玮欣(Wendy)

英国卡斯商学院投资管理硕士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管理科学、心理学双专业学士

邮箱:wendyliao@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魏昕宇

美国乔治城大学应用经济学硕士

西安交通大学经济学学士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宏观经济,计量经济学

邮箱:weixinyu@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吴海钰

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硕士

华南师范大学金融学学士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货币政策,资产价格

邮箱:wuhaiyu@cuhk.edu.cn






附件(研究成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