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美国2019年9月经济情况分析及政策展望
发布时间:2019-09-18浏览次数:539次

总结

美国最新数据显示三季度消费可能仍保持强劲,主要是受到就业市场和工资增长的支持。但在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以及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美国国内投资持续低迷,制造业前景恶化。多数企业投资信心不足,顽固的低通胀问题也无法解除。虽然近期中美贸易摩擦有缓和迹象和沙特油井被袭击后油价上涨,美联储预计仍然将在9月的会议上预防性降息25个基点。

实体经济

根据美国商务部8月29日的最新数据,美国二季度GDP增速二次估计小幅下调至2%,低于7月26日初次估计的2.1%(图1)。新估计仍然显示个人消费支出是二季度GDP增速的主要推动力量,抵消了投资及净出口疲软带来的负增长。

二次估计中,美国第二季度的个人消费支出上调0.25百分点,为GDP增长贡献3.1个百分点,为2015年以来的较高水平,仅次于2017年Q4的3.12%。其余各项对GDP增速的贡献均下修,其中政府消费支出与净出口下修幅度最大,分别下修0.08、0.07个百分点。住宅投资以及私人存货投资也下修0.05个百分点(图2)。

根据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对美国实际GDP增速的实时估计数据,三季度GDP的增速将在1.5%-2.3%之间。而9月份后的最新预测明显低于7-8月时的预测,尤其是非住宅类投资对GDP的贡献大幅下降,表明最新的投资数据非常疲软。根据9月13日公布的预测数据,美国三季度GDP增速为1.8%,远低于8月21日预测的2.3%。

美国制造业活动持续恶化。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8月制造业PMI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跌破枯荣线至49.1(图4)。由于贸易战及全球经济放缓带来的巨大压力,ISM新出口订单指数大幅收缩,连续两个月放缓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仅47.2)。其中受访者普遍对中美贸易战表示持续担忧。其他细分指数中,客户库存指数在8月降至44.9,订单积压指数连续四个月收缩至46.3。生产指数结束了35个月的扩张首次出现收缩(8月该指数为49.5)。从业人员指数自2016年9月以来首次收缩,且收缩水平较高,比上月减少了4.3(8月该指数为47.4)。价格指数8月份录得46,原材料价格已收缩3个月。非制造业PMI指数虽然目前仍然保持在荣枯线50上方,但和制造业PMI类似,在过去半年整体处于下降趋势。

美国7、8月份零售业销售额(去除食品)分别环比增长0.82%、0.59%,这是美国零售销售连续第六个月上涨,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环比增长0.21%。数据印证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所说的国内消费强劲。这种强劲消费主要由美国就业市场的持续改善和稳健上涨的工资引起。

但美国消费者信心在8月出现了较大下跌,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创下自2012年12月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8.6点),跌至89.8点(图5)。大约三分之一的消费者提到信心下降是由于担心未来的关税成本。尽管9月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小幅反弹,但力度并不大。特朗普反复不定的关税威胁造成消费者的担忧,如果实体经济持续走弱,未来的消费支出可能会下降。

就业市场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8月新增非农就业数据仅增长13万人,低于华尔街预期的15万,远低于过去三年的平均值193万(图6)。其中,联邦政府的就业人数增加了2.8万人,主要是由于雇佣了2.5万临时工来准备2020年人口普查;医疗保健增加了2.4万工作岗位,近一半从事门诊医疗服务;金融活动就业人数增加了1.5万人,增幅近一半为保险公司相关岗位;专业和商业服务增加了3.7万工作岗位,其中1万人从事计算机系统设计及相关工作。零售业就业人数连续第6个月下降,8月减少了1.1万工作岗位。

尽管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其他几项就业数据带来了一些乐观情绪。劳动参与率持续上升,达到63.2%,是自2013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工资增长也保持稳健,本月平均小时工资全年增长达3.23%,环比增长为0.4%,均比预期好0.1个百分点(图7)。U-3失业率维持在3.7%,和预期一致;U-6失业率为7.2%,增加了0.2个百分点,主要是因为由于不理想的经济状况而选择做兼职工作的人数上升(图8)。

通胀情况

7月美国通胀略微上扬,但仍然低于联储的目标水平。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7月同比上涨1.4%,高于6月的1.3%。其中核心PCE价格指数上涨1.6%,与上月相同,继续低于2%的目标水平。另外,7月CPI指数同比上升1.8%,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指数上升至2.2%(图9)。通胀不及央行目标也是日本和欧洲央行共同面临的问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较低的生产率增长造成企业投资机会减少。因此投资者将更多资金投入安全资产而非提高生产力的投资项目。低利率环境下,企业也往往通过发行债券融资用于回购股票而非用于固定资产投资和扩大产能。考虑到市场饱和以及贸易冲突带来的不确定性,企业在投资方面特别慎重,投资的疲软又使社会总需求不足,导致通胀常年不及2%的目标。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9月提到,顽固的低通胀是这个时代的问题,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不确定性更增添了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的挑战性。


大宗商品市场

黄金、原油

受全球降息潮以及中美贸易战紧张局势影响,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价格继续上涨。7月至今黄金价格上涨了9.24%,而年初以来累计上涨17.8%(图10)。9月13日,中美贸易谈判形势有所缓和。中国宣布将一批美国进口商品排除出加征关税的范围,重启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而美国押后10月份对中国的关税,考虑达成中美贸易临时协议。但是近期全球各地区黑天鹅事件频发,预计下半年黄金价格依然处于高位波动。美国汽车工人工会与通用汽车就工作岗位、薪酬、福利等方面谈判破裂。工会号召5万通用汽车工人于9月15日午夜开始罢工。若此次罢工生效,全美数十个工厂将全面停产。 9月14日沙特阿拉伯两处石油设施遭到无人机炸毁,造成该国石油日产量减少570万桶,占该国石油产量的一半,占全球每日石油供应量的5%。受此影响,布兰特原油周一开盘飙涨19%,WTI原油也大涨10%。

有色金属:铝、铜

中国是铜和铝的最大需求国,大约占到全球的一半需求。全球第二大铜消费国是美国,占8%。全球第二大铝消费国是美国以及欧盟,各占9%。铜在工业上用途极为广泛,包括汽车制造、电气电子、航空航天以及交通机械。铝主要用于建筑材料、汽车船舶高铁等机械结构件、输气输油输水管道的工业生产。由于中国需求的放缓,LME铜九月初跌至最低点5518美元/吨,距2018年6月高点已下跌24.9%。LME铝九月初跌至近2年最低点1734美元/吨,距离2018年4月高点已下跌36.2%(图11)。随着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进一步放缓,有色金属价格预计近期内会在低位徘徊。

房地产市场

尽管美国房贷利率今年出现明显下降,但房屋销售量并没有显著增加。美国30年平均按揭贷款固定利率由年初的4.5%下降至3.5%,处于近20年的历史低位。但今年1月至7月成屋销售总计3690万套,同比下降3.23%(图12)。库存方面,根据美国房地产经纪商Redfin在8月份撰写的报告,中端及高端待售房屋的供应都在增长,但是入门级房屋的供应比较紧张。由于房屋销售的结构变化,美国成屋销售中位数7月份升至28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27%。

国际经济情况

德国和欧洲央行:由于全球贸易环境恶化和中国需求减弱,欧洲经济的动力火车头德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制造业面临巨大挑战。德国制造业PMI持续8个月跌破枯荣线,在8月录得43.5(图13)。由于制造业在经济中的重要作用,德国GDP增速与制造业PMI指数相关性较大。德国央行表示,今年第三季度的增长很可能仍然疲软。德国第二季度GDP已经环比下降0.1%,若第三季度经济再出现负增长,根据连续两季度负增长即为衰退的定义,德国经济将正式进入新一轮的衰退期。

欧洲央行于9月12日宣布下调存款利率10个基点至-0.5%,维持主要再融资利率以及边际借贷利率不变(图14)。同时,欧洲央行宣布将开始执行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对欧洲银行业提供低利率贷款,鼓励银行对企业及消费者放贷,且将于11月1日重启QE。然而法国、德国、荷兰、奥地利央行行长公开表示不认同欧洲央行降息的决策。他们认为,欧洲进一步的宽松政策仅是对一些政策失灵的结果做对冲,并没有办法改变美国和其他国家贸易紧张的形势,也没有办法解决德国出口导向性经济的局限性,以及欧元区各国政府税负过高、缺乏财政刺激、人口结构老龄化、英国硬脱欧等结构性问题,反而可能推高资产价格,造成格林斯潘式错误在欧洲再现。

全球央行宽松潮:当前主要经济体中,已有20个国家/地区降息,上一次全球央行降息潮是2008年金融危机时。其中中国央行也宣布9月16日起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降至13%,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降至11%(图15)。全球央行的集体宽松行为,反映了目前全球经济的进一步下滑的现状。

FOMC会议展望及降息预测

尽管中美贸易摩擦最近出现缓和迹象,鉴于目前美国和全球经济的持续疲软,预计美联储在本次FOMC会议中会预防性降息25个基点。芝加哥商品交易所FedWatch工具9月17日预测美联储9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51.9%。但这次会议对美联储而言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政策决策。在美国经济尚未出现明显恶化迹象的情况下继续降息,将是对美联储官员勇气的一个重大挑战。市场预计美国经济有很大概率一年内进入衰退。截止到9月4日,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与3个月国债利率倒挂加剧,纽约联储据此估计的美国12月后进入衰退的概率为37.93%。摩根士丹利预计若美国将全部输美商品关税上调至25%的时间持续4-6个月,且中国采取反制,美国经济3个季度后将陷入衰退。如果美联储不未雨绸缪,进行预防性降息,一旦经济进入衰退的信号正式确定后,降息的效果将大打折扣。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负责金融稳定监管与货币政策方面的学术研究并承担政府部门委托的相关课题,为政府决策部门提供科学建议。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运用先进的金融理论和实践研究方法,在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开放过程中的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的科学制定领域将起到推动作用。中心面向海内外聘请优秀的全职和兼职研究人员,进行学术及政策研究工作。




中心主任:王健教授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经济学硕士、博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学术);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前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

研究领域 : 国际金融,货币政策,国际贸易,行为金融和经济学

邮箱:jianwang@cuhk.edu.cn




中心联席主任:张劲帆教授

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博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哈佛大学统计系硕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学士、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金融学副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经济学家

研究领域 : 资产定价,宏观经济,金融科技

                   邮箱:zhangjinfan@cuhk.edu.cn




中心行政主管:廖玮欣(Wendy)

英国卡斯商学院投资管理硕士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管理科学、心理学双专业学士

邮箱:wendyliao@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吴海钰

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硕士

华南师范大学金融学学士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货币政策,资产价格

邮箱:wuhaiyu@cuhk.edu.cn




中心研究助理:雷晋莎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金融学硕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金融学、环球商业管理学士

研究领域:国际货币经济,公司金融,宏观经济

邮箱:leijinsha@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叶珺珩

波士顿大学经济学硕士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经济学学士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环境经济

邮箱:yejunheng@cuhk.edu.cn



附件(研究成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