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深高金大讲堂回顾 | 姚余栋:新十年中国将保持4%-5%实际增速
发布时间:2020-01-14浏览次数:213次

姚余栋博士

1月12日,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人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做客深高金大讲堂。他认为,新十年中国经济处于白银时代。而放眼全球,流动性紧缩将是常态。

姚余栋表示,未来中国将保持更高质量的中速增长,进入白银时代(2021年-2030年)。预计这十年中国经济将保持4%-5%的实际增长率,名义增速则预估为6%-7%,而到2030年,中国GDP将接近200万亿元。政府部门加杠杆空间仍充足,未来政策空间足以托底经济。同时,供给侧改革以及新旧动能的转换将继续推动打开国内增长空间。

他又表示,基于新货币理论,全球流动性紧缩将是未来的常态。新货币理论(NMT)认为,交易中的支付结算网络对于货币的需求是极为巨大的,不再是个人货币需求的简单线性加总,而是参与支付结算网络的人数的二次方。

讲座现场

姚余栋指出,根据NMT理论可以得出四个结论:第一,全球流动性不足。随着人类交易活动的增长,流动性不足将是最终结局,全球流动性紧缩将是未来的常态。数字货币将是全球流动性的重要补充,可跳出过于依赖IMF的发行机制,尝试基于数字货币规则的创新,例如eSDR。第二,杠杆率上行无法避免。杠杆率将随交易节点增加而升高,由于货币需求指数性上升,债务率上升无法避免。经济线性增长满足不了指数性增长的货币需求,全球债务率不断攀升。第三,负利率是终局。当经济增长趋近于零时,为了维持债务可持续性,融资利率将小于零,因此负利率是货币政策的终局。第四,占优货币升值。全球性货币将具有更高的流动性和连接点,因此具有更高的需求,国际货币不会贬值,反而升值。由于全球交易网络无尺度分布,占优货币(国际货币)是少数,国家或地区的经济总量将越来越不平衡,国际货币发行国可以演化为“超级经济体”,而非国际货币发行国的经济总量受到货币贬值的压抑。

据姚余栋研判,货币政策会经历三阶段:第一阶段是传统货币政策(泰勒规则)阶段,以中国为代表;第二阶段是QE,以美国为代表;第三阶段为负利率+QE,以欧洲和日本为代表,负利率是货币政策之“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