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研究 | 广汽推石墨烯电池抵御特斯拉引发媒体报道未必是“好事”
发布时间:2020-06-23浏览次数:503次

正在进行的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中,新能源汽车再次引起关注。而就在上个月,媒体爆出广汽石墨烯电池可实现8分钟充电至85%。继比亚迪推出刀片电池之后,广汽新能源车型年底将会搭载相关技术成果,石墨烯电池量产研发工作将从实验室走向实车。不过,媒体报道对企业创新真的是好事吗?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申睿教授、张博辉教授、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戴理理教授研究发现,媒体报道和企业创新存在负相关性。

“商业媒体或为资本市场中最为广泛应用的信息载体,媒体如何影响公司价值,是金融经济学家所关注的焦点之一。然而,我们对媒体在影响公司长期发展中的作用知之甚少。鉴于创新是公司长期发展中的决定性因素,这个研究检验了媒体报道对公司创新的影响。”收录于Review of Accounting Studies的这篇名为《媒体聚焦对创新的影响》的论文运用有关公司新闻报道的全面数据(2000年至2012年),发现媒体报道和公司创新存在负相关性,并进一步证实了媒体报道对企业创新的负面影响背后存在两个经济机制——其一是给经理人施加过度压力,其二是将公司信息泄漏给竞争对手。这一研究发现为媒体报道对公司长期发展的影响提供了新的见解。





媒体曝光与公司创新以负相关性为主

基于(Stein, 1988)的理论延伸,媒体报道可以通过对经理人施加短期市场压力,或将公司信息泄漏给竞争对手的方式阻碍公司创新。

首先,市场压力会使经理人放弃长期利益而追求短期利润。和传统的公司长期发展的模糊描述相比,公司的当季或当年收入的新闻很有可能成为爆炸性消息,从而吸引投资者更多注意。鉴于创新是一个长期投入的结果,媒体报道的会对公司创新产生威胁。研究团队将这种媒体对公司创新的影响因素视为短期市场压力的渠道。

其次,相关经济学文献已经记载了创新环境下公司信息泄露的产生。鉴于创新项目的特点是高风险和高投入,公司信息泄漏给竞争对手的担忧会阻碍公司创新,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媒体将竞争对手的注意力转移到创新上,并鼓励他们从公共或私人渠道获取公司信息。因此,通过信息泄露的渠道,媒体报道可以降低公司创新动力和产出。总而言之,新闻报道通过这两种经济渠阻碍公司创新,从而形成了聚光灯效应假设。



媒体报道也可能增加创新能力

研究团队发现媒体报道也有可能增强公司的创新能力,它主要是通过两种渠道:一是通过帮助公司克服财务限制,二是提供外部监管。媒体通过向公众传达公司内部信息(Tetlock, Saar- Tsechansky, and Macskassy, 2008),和提高经理人知名度和可信度的方式(Milbourn, 2003),为这种财务难题提供了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两种结果都为公司提供了更多获取资本的途径,也降低了公司的融资成本(Fang and Peress, 2009; Bushee, Core, Guay, and Hamm, 2010; Bushman, Williams, and Wittenberg-Moerman, 2017)。因此,研究团队认为媒体报道用这种减少财务限制的方式,增加公司的创新产出。

其次,当市场无法全方位地观测到经理人的行为时,道德风险会诱使公司经理人规避高风险、高投入的创新项目(Bertrand and Mullainathan, 2003)。更让人遗憾的情况是,公司经理人因为个人利益而转移公司资源,并且留存更少的资本来投资创新项目。因此,研究团队预测媒体的监管职能可解决因经理人懒惰或贪婪而引发代理问题,从而增加公司在创新方面的投资。研究团队将这个机制看作是一种外部监管渠道。总体上来讲,聚光灯刺激假设基于这两个渠道形成,通过这些渠道,媒体可以促进公司创新。


聚光灯效应假设支配聚光灯刺激假设

为测试这两种假设,研究团队采用一组全面的数据,包括公司的专利数据、Kogan, Papanikolaou, Seru, and Stoffman (2017)的引文、从美国专利商标局下载的数据、以及提供完整的道琼斯指数(Dow Jones)新闻报道的RavenPack公司的新闻数据。具体来说,研究团队使用每项专利的引用次数、公司一年中最终成功申请的专利的市场价值、以及专利数量,来测量公司的创新产出量。媒体报道的变量以给定年份中与该公司相关的新闻报道数量为基础而建立。

与聚光灯效应假设一致的是,研究中的基线回归表明媒体报道和公司创新产出呈负相关。这不仅对数据产生重要影响还与公司经济状况息息相关。例如,和样本平均值相比,媒体覆盖率增加一个标准差,每项专利的引用就减少6.7%、专利价值则减少14.4%、以及与样本平均数相关的专利计数则减少2.8%。为了控制公司活动的范围,研究团队在回归分析中,涵盖了公司的新闻稿数量,其他创新的决定性因素,以及公司中每年的固定影响因素。

虽然研究团队的主要研究结果表明新闻报道总体上对公司创新有消极影响,但是研究团队所观察到的媒体负面影响,可能是两种经济机制相抵后产生的最终结果。换而言之,在基线分析中,聚光灯效应假设有可能支配聚光灯刺激假设。

为了进一步论证这两种假设,研究团队额外测试了媒体报道对公司创新产生影响的机制。首先,基于新闻类别,研究团队将新闻报道的测量分为公司绩效相关报道、产品和创新相关报道、融资相关报道、以及公司治理相关报道等几大分支。与短期市场竞争压力渠道和减少财务限制的渠道一致的是,公司绩效相关的新闻报道越多,公司的创新产出越少;相反地,财务相关的新闻报道越多,公司的创新产出却越多。在这些分析中,研究团队对同一新闻类别中公司新闻稿的数量进一步控制,以捕捉到具体公司活动的范围。


媒体聚焦系列特定影响

研究团队通过检验新闻报道的分支和几个渠道相关的因素之间的关联,进行了更为深入的分析。例如,研究团队使用持有该公司股份的机构投资者流失率的加权平均值(Gaspar, Massa, and Matos, 2005)作为投资者短期目标的指标,并且计算了Whited and Wu(2006)的指数,来衡量公司外部的财务制约。与两个渠道一致的是,与绩效相关的新闻报道会对短期投资者所占比例更大的公司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而与财务相关的新闻报道的正面影响对财务制约力更强的公司则更为明显。总而言之,研究团队的论证表明,在与媒体报道相关的两种相互抵消的机制中:媒体对经理人施加的短期市场竞争压力与公司创新呈负相关,而财务制约的减少与公司创新趋于正相关。

然后,研究团队考虑了新闻报道和公司创新者的特点,以论证主要研究结果的几种可选的解释。首先,以新闻报道的情感色彩为基础,研究团队将新闻分成四部分,减轻不良的公司基础对该研究的影响。反过来,不良的公司基础会导致负面新闻报道并减少创新投资。研究团队发现带有最多和最少感情色彩的新闻报道都对公司创新有重大负面影响。

其次,与主要研究成果有关的另一个因素是,媒体可以帮助市场对低质量创新者和高质量创新者有效地分配资源。这与研究团队观测到的媒体衰减效应相一致。研究团队测量了创新者的产量,并发现媒体报道的主要负面影响不是其对低产量创新者的影响。

研究的第三个相关因素是,媒体更有可能报道规模大且成熟的公司,这些公司更加吸引读者,而且长期增长较低和创新产出较少。相似的是,如果媒体在公司创新高峰期报道该公司,公司增长的合理均值回归特征会预测出公司创新在未来会下降。在以上的任一情况中,更多媒体报道之后,公司创新的下降是市场选择的结果,而不是由新闻报道导致的。为了减少此类相关因素的影响,研究团队进行了两个测试。首先,研究团队在主要分析中包含了创新产出的当前变化以控制创新的生命周期影响,此外,还包含了创新产出的当前水平作控制变量,来进行变化分析。其次,研究团队运用辅助变量法,其中的辅助变量是基于公司总部与道琼斯指数总部之间的平均行程时间而建立。研究结果和基础研究结果一致。

在研究的最后一部分,研究团队进行了一系列附加的测试,以进一步丰富主要研究成果。团队的研究表明,媒体报道不仅会减少公司专利活动,还会阻碍公司总体的长期发展前景。然后,研究团队证明了本研究为创新产出的多种测量方法、新闻报道、控制变量、不同的样本选择、可选的聚类分析工具、以及从路透社获得的新闻数据的使用提供了可靠依据。

研究人员表示,这一研究对相关文献有两方面的贡献。“研究团队补充了媒体对实体经济影响的文献。通过建立媒体报道和公司创新之间的联系,这篇论文是首批论证媒体报道对公司长期发展有负面影响的文献之一。其次,研究团队丰富了公司创新的相关文献。媒体对公司创新的激励或阻碍作用的研究较少。而团队的研究填补了这一空白,并表明媒体作为重要的信息媒介能够影响经理人的关于公司创新的决策。”


张博辉 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
经管学院执行副院长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与社会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申睿 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学会计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