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论坛回顾:新冠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发布时间:2020-07-22浏览次数:263次


7月10日,大湾区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举办首场论坛“新冠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孙明春、汪涛、朱海斌、张劲帆和洪灏五位嘉宾分别就“全球宏观与市场展望”“新冠疫情之下的产业链重构”“新冠疫情下的不同政策选择”“中长期发展的结构性改革”及“经济市场展望”进行了分享。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是由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发起的年度重要经济论坛,旨在就中国和全球经济进行深度交流分享,为国家经济发展提供参考建议。本次论坛由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与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联合主办。


主要观点摘要


孙明春

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全球宏观形势展望。

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尚未结束,目前还在加速的过程中,变数仍然很多。新冠疫情已经把全球经济推到衰退中,各个国家的政府和央行都采取了非常规的政策措施以应对疫情的冲击。美联储的无限量宽政策,未来有可能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深远的影响。

新冠疫情将会带来一个立体的危机,不只是简单的公共卫生危机或者经济危机,甚至有可能会带来金融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人道主义危机和国际关系危机等。发展的过程很可能一波三折,旷日持久,不可掉以轻心。针对目前国内外资本市场的乐观情绪,需要保持清醒。

实际上过去的十多年里,几轮量化宽松政策已经使全球的金融市场、国际金融体系严重扭曲开始出现了巨额的负利率的债务。虽然这种现象已经存在了几年,但仍然是一个异常现象,需要加以警惕。

1971年美元跟黄金脱钩以后,即便各国央行都在强调货币纪律,但货币发行量还是涨得很快。货币供应量的增加并不完全是为了应对经济的规模、实体经济而扩张的。有相当多的发行,最后可能都转嫁为通货膨胀或者是资产价格通胀上去了。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过去10年,全球的投资者,外国央行其实都在思考如何对冲美元过度发行的风险。疫情在短期而言是公共卫生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但是后面可能还会带来一系列更大的冲击。整体而言,应该是一个通缩的环境,对利率债、对国债都是有利的,但目前接下来一年左右的时间,应该是不利于股票的,所以需要警惕股市的热情。

万一再发生其他的一些自然灾害,通胀供应端的压力有可能会出现,所以通胀的情况也不能排除。如果通胀出现失控的情况,通胀预期应该是很强的。并且有可能不是一般的通胀,而是有可能对存在了50年的全球信用货币体系造成冲击,尤其是对其中的某些自主货币。如果那种情况发生,信贷环境必须收紧,利率会大幅度上升,对股对债都不是好事,之后才能见到历史大底。所以,提醒大家不要过早乐观。


汪涛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我今天想分享的是关于疫情对全球产业链重构的影响。

首先,从大的背景来看,其实在疫情之前、甚至在中美贸易摩擦之前,产业链的重组和转移就已经在发生。在2018年底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时候,我们针对在中国的两百多家以出口为主的企业做过一个调查。调查发现,当时在对美国出口的企业中,有50%以上的企业已经有一些在海外的生产基地。在贸易战、新冠疫情之前的产业链的转移,其实相当程度上是与中国本身的产业结构的变化相一致的。可能很多人觉得中国对出口的依赖仍然比较高,但实际上中国对出口的依赖在07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达到高点,之后一路在往下走。有一些企业可能因为成本、贸易战、新冠疫情的原因想要转移产业链,但是这些主要是出口企业,而且很多是对美国出口为主的企业。但是同时有另外一些企业,尤其是服务业和产品主要针对中国市场的企业,想转移的意愿相对来说比较低。

如果转移产业链的话,企业会倾向于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从我们的调研来看,目前企业倾向于去东南亚,也包括东北亚。产业链不仅仅是完全的搬走,还有重构。虽然我们的市场总量小于美国,但是增量大于美国。所以,如果工厂或者企业想要扩大产品在全世界的份额,中国可能是最好的、最适合的市场。如果汽车制造商想扩大生产的话,可能更多的也是将产业链搬到中国来。化工产品等等也是如此。未来10年,世界增量的60%可能会来自于中国。

产业链的转移其实是重构的过程,未来产业链可能出现向不同区域集中的趋势。与美国市场相关的企业可能会有一部分搬离中国,与中国市场更相关的企业会接近中国。此外,在新冠疫情之后,很多政府可能出于所谓“产业链安全”的问题,医疗设备、医药产品等产品可能也会就近向自己的国家转移,未来可能会出现区域化的趋势。


朱海斌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新冠疫情是一个百年罕见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也是一个百年罕见的全球经济停摆、全球经济急剧衰退。从政策的反应来讲,也是百年罕见的快速的、大规模的政策刺激。

今年全球的平均财政刺激力度,以财政冲动(fiscal impulse)来衡量,大约为3.5%,已超过了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时财政刺激的力度。从整体的力度来讲,中国的这轮刺激在全球范围是相对更加克制的刺激,与中国08-09年比,刺激的力度也明显要弱。

比较欧美与中国的刺激政策,具体细节也有非常大的不同。从政策的组成来讲,欧美或其他大部分国家基本上以纾困为主,主要是针对企业和家庭部门。但中国针对家庭部门的纾困政策基本为零,只有一些地区性的少量现金券的发放。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政策更加注重对于小微企业的纾困和对于投资方面的支持。

从欧美来讲,针对家庭部门的纾困,从短期讲有利于缓解家庭部门收入下降的压力,为经济和劳动力市场修复提供一个好的环境,但是如果在疫情控制上进展比较缓慢,未来就有一波接着一波的纾困需求,财政上的可持续性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从中国来讲,通过创造就业来解决纾困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政策选择,但是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这个政策选择可以创造针对性的就业机会仍然值得观察,比如针对解决目前就业市场压力最大的大学毕业生和农民工群体的问题。有可能会出现政策缺乏足够的针对性,比如在一些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或者就业受影响更大的一些家庭并没有得到及时救助的现象。这对中国下半年经济的修复,尤其是内需的修复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讲,如果大家都不停地“放水”,不停地进行财政刺激,会不会诱发像大萧条之后,或者像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类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大动荡呢?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会不会重新寻锚?这可能是未来我们将面临的一个大问号。


张劲帆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副教授

深高金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

今天我想分享近期关于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一些结构问题的思考。

我们应该越来越意识到增长模式必须要改变,最终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必定是技术进步。大家对这点是有共识的,但是存在一些误区。如果研究科技进步的发展历程,会发现其实在前沿探索的这些技术,往往大多数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风险是非常大的。

全球为什么会有低增长呢?归根结底还是全球技术进步的速度在下降。最关键的还是因为技术的不确定性。我们并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大的运气,能够发现那些能够改变世界,能够彻底推动世界进步的技术,很多时候我们的探索可能都是徒劳无功的。对中国来说,这其实是个机会,因为发达国家需要去探索最前沿的技术,需要去承担这些风险。中国完全可以在这些所谓的并不是那么前沿的技术领域里面,通过不断地探索,不断地积累,一步步去缩小和发达国家的差别,探索那些已经成熟但是我们依旧没有掌握的技术。在这里我想强调,中国长期的经济增长是由技术驱动,不是由最新的技术,而是去补一些短板技术。

中国有很多结构性的问题,如果能解决这些问题,就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比如中国在农村、在农业上部署了太多的劳动力,生产力其实是非常低下的。这些结构性的不合理阻碍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和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显然这都是使得中国经济效率下降的问题。

要怎么解决结构性问题呢?第一,要处理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第二,要处理好政府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很多政策的执行其实是需要不同层级的政府之间互相协调和配合的,在建设大湾区的过程当中,尤其需要打破这些藩篱,让政府之间的协作成为可能。第三,要处理好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处理好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扩大开放是关键。


洪灏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

端午节前,8%的市场总体的交易是用融资盘做的。端午节后,一方面央行10年来首次下调再贷款利率,另一方面有消息说给各个证券公司的融资上限,或者说融资的额度会开始扩大。两个消息出来之后,很明显,整个市场的模式进入转换的状态。这个时候可以看到,12%点多的交易都是融资盘的买入。

证监会对于融资盘的管理,或者说对于场外配资开始进行调查,但是A股市场暂时还是不太当一回事。管理层越呵护,就越显示希望股市涨以及维稳的决心。今年17%的回报都是在过去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实现。由于已经发生了模式的转换,而且伴随非常大的成交量,也导致了市场的各界,包括基金公司和各地的投资者都非常关注市场未来的影响。

相对于货币来说,非银的渠道,就是成熟的效应还没有产生。对于整个市场来说,更需要一个慢牛和健康的一个牛市,这个可能是管理层更希望看到的东西。我们之前模型预测是2500-3500。最可能的交易的区间大概是在2700-3200之间。整体市场成交的火爆程度或者说超买的程度,各大指数不仅仅是上证,基本上回到了近10年来最高的水平。

端午节之后的周一,当天上涨接近6%个点,这样的大的单点的涨幅在历史上发生非常罕见的。那么这种大的在当天涨幅究竟出现在什么样的市场背景里呢?如果把中国96年以来,GDP五年计划隐含的GDP增长率、年化增长率跟股市的回报率进行比较,基本上说每10年经济会翻一番,可以推断出最隐含的增长率大概是7%。中国股市低点在不断抬高,大概也是每10年翻一番。所以今年看到的2650点,也正好在这条上升的趋势线上。长期看,我们并不觉得中国的市场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短期来说,由于买盘或者投资者的情绪过于火爆,也会产生一些回调的需要,这其实是类似于2014年12月15日的情况。

在中美的博弈里,香港不小心就夹在了中间。可以看到由于社会事件的影响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香港受到严重的打击。比如说,失业率达到了近10年来最高,而且很可能还会恶化下去。但是香港的市场很有意思,在3月份暴跌的时候,香港市场跌到21,000点的时候,它基本上运行到了一个周期的低点。我有一个3.5年周期嵌套理论。无论是从周期的角度来考虑,还是从估值的角度来考虑,还是从整个经济对于疫情的控制来考虑,我觉得两地,尤其是内地的A股,给大家展示了一个长期配置的价值,现在大概在3400点左右。大部分人都在期待一个慢牛的出现。但是我们也知道 A股的情绪起来,希望三个月跑完三年的回报,这种心态其实也不利于股市健康的发展。所以如果最近股票市场遇到盘整,对于长期的投资者来说,应该把握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