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
美国2019年1月经济情况分析及政策展望
发布时间:2019-01-30浏览次数:3814次

摘要:近期数据表明美国制造业增速出现放缓,美国经济扩张进程减慢。贸易摩擦和政府关门等负面因素打击了美国国内企业经营者的信心,这些负面因素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的影响会更为明显。房地产市场的持续萎靡和美国政府赤字的不断累积,会制约美国未来经济增长,并带来一定的债务风险。预计2019年,美国制造业将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经济增速会明显放缓。在此背景下,美联储政策由“鹰”转“鸽”,预计2019年加息2次甚至更少。


  • 实体经济



美国三季度GDP增速被向下小幅修正到3.4%(图1)。第四季度工业产出保持健康增长,零售额继续攀升,制造业增速大幅放缓,美国经济复苏进程减弱。

2018年12月21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三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修正值为3.4%,低于之前公布的3.5%。其中,三季度GDP各组成元素对GDP增速的贡献分布于我们上篇报道中的分析变化不大。虽然,个人消费对三季度GDP增长的贡献由3.6%下调至3.5%,仍然是拉动GDP增速的主要力量。耐用消费品(3.7%与3.9%相比)和非耐用消费品(4.6%与5.3%相比)的支出增长均低于预期,但服务消费增幅有所上调(3.2%与3.1%相比)。私人存货投资对GDP增速的贡献由第二次估计中的2.27%上调至2.33%,对三季度GDP增长做出显著贡献。净出口在三季度对GDP增速的拖累则高于预期,净出口增速由-4.4%进一步下调至-4.9%。进出口对GDP增速的影响为-1.99%,而预估值为-1.91%,这是自1984年第一季度以来对GDP增长的最大负面影响。

由于出口下降进口增加,2018年10月美国贸易逆差从上月的546亿美元(修正后)扩大至555亿美元(图3),高于市场预期的549亿美元。这是自2008年10月以来的最高赤字。出口总额环比下降0.1个百分点至2110.5亿美元,其中商品出口量减少4亿美元,主要由大豆出口量减少造成(8亿美元);服务出口增加1亿美元。进口总额增长0.2个百分点至2665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商品进口增加5亿美元,主要原因是消费品的增加(20亿美元);服务进口增加2亿美元。



预计美国四季度GDP会温和增长。美国的个人和家庭消费仍然会保持在一个合理水平,但由于2018年政府财政刺激政策的效果逐渐消退,四季度GDP增速难以维持高位。政府关门和贸易摩擦等因素对美国经济也会造成负面影响。

2018年第四季度美国工业产出增速较三季度放缓,但仍保持较高水平,12月工业生产指数(Industrial Production Index)同比增速为3.95%(图4),低于10月的4.18%和11月的4.06%。虽然数据表现出工业产出增速逐步放缓,但18年第四季度整体同比增速仍高于17年同期数据。


1月初,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美国制造业和非制造业活动放缓幅度均超过预期,ISM制造业指数环比下滑5.2个百分点至54.1,是自2016年12月以来最低值。同期ISM非制造业指数也经历了下滑,环比下滑3.1个百分点至57.6。不过ISM指数依旧高于50荣枯线,仍呈扩张势态,但预期未来增速会有所下调。分项指数显示,美国制造业市场供需增速均有不同程度放缓,需求增速放缓更为明显。新订单指数降至51左右,环比降幅超过10个百分点。市场需求增速的快速回落,带动了包括生产、就业、库存等活动的增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放缓。

12月美国制造业增速的大幅放缓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国经济复苏进程的减弱。根据美联储1月公布的经济黄皮书,美国企业的乐观情绪正在减退,因为这些企业在努力应对大幅波动的股市、不断上升的借贷成本、下跌的能源价格以及对贸易和政府停摆的担忧的影响。贸易摩擦所催生的高关税打击了美国国内企业经营者的信心,甚至对2019年美国经济的影响会更为明显。预期2019年,美国制造业将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美联储12月FOMC会议后公布的经济预测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由9月预测的2.5%放缓至2.3%,明显低于2018年。


  • 通胀情况


最新数据继续支持我们上篇报告中对美国通胀情况的判断,多数通胀指标有所回落,但未来通胀预期依然稳定在美联储的目标水平附近。

1月11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由于能源价格下滑,经季节性调整后,2018年12月美国消费价格指数(CPI)环比下降0.1%(图5)。这是该指标近期首次环比下降。去年12月美国能源价格下跌3.5%,其中汽油和燃油价格分别环比下降7.5%和11.4%。食品价格小幅上涨0.4%。 在剔除波动较大的能源和食品价格后,12月美国核心CPI环比上涨0.2%。2018年美国整体CPI上涨1.95%,低于美联储设定的2%通胀目标,核心CPI上涨2.2%。数据显示,去年11月整体PCE通胀率和核心PCE通胀率均低于2.0%,整体PCE通胀率较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至1.8%。核心PCE通胀率较上月上升0.1个百分点至1.9%。我们预计2019年初美国通胀仍会稳定在美联储的目标水平附近。


  • 就业市场


四季度美国就业市场仍在健康扩张。12月新增了大量就业,首次推动美国就业人数超过1.5亿,失业率小幅上升。

最新公布的数据中,美国非农就业人数在去年12月增加了31.2万人(图6),远超市场预期的18.2万人,同时将11月增加的人数从15.5万人修正至17.6万人,10月从增加23.7万人上修至增加27.4万人。12月新增就业在医疗保健,餐饮服务,建筑业,制造业和零售业中都出现了显著改善。其中医疗保健就业人数增加了5万人,餐饮服务就业人数增加了4.1万人,建筑业就业人数增加3.8万人,制造业就业人数增加3.2万人,零售业就业人数增加2.4万人。2018年美国新增就业260万人,是2015年来就业增长最强劲的一年。同时,劳工部当天发布的另一份数据显示,去年12月美国平均时薪环比上涨0.5%,按年率计算增长1.1%,创两年半以来最大增幅。

2018年12月美国失业率小幅上升,从前一个月的49年低点3.7%升至3.9%(图7),高于市场预期的3.7%,这是自7月以来失业率最高的一次,失业人数增加27.6万至630万。此次失业率上扬主要受就业参与率增加的影响,反映了由于前期经济强劲、就业市场改善后,吸引了更多人寻找工作。由于新增就业岗位数量远超预期,失业率的上升并不足以造成我们对目前就业市场的担心


  • FOMC会议展望及加息预测


和我们上次报告预测的一致,美联储在12月FOMC会后宣布加息25个基点,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至2.25~2.5%。同时12月会议后公布的未来加息点阵图显示美联储未来加息路径的分布显著下移,预计2019年美联储加息次数从3次下调至2次,也与我们上期报告的预测相符。


尽管一些市场参与者认为美联储在12月可能停止加息,但FOMC会议的表现并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鸽派,美联储会后的官方声明表示进一步加息仍然是合适的。但由于美国通胀增速出现放缓迹象和处于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心,美联储官员立场开始由“鹰”转“鸽”。1月份发布的FOMC12月会议纪要显示,许多与会者认为,尤其在通胀压力较小的环境下,美联储可以对进一步的紧缩政策保持更多耐心。与会者表示,近期的事态发展,包括金融市场波动以及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加剧,使得收紧货币政策的幅度和时机不如以前那么清晰。


我们坚持以往的判断,认为联储加息路径将会放缓,今年进入加息尾端,全年加息2次甚至更少。


  • 美国经济未来风险


房地产市场继续疲软


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R)22日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二手房销售量降至三年来最低点。经季节性调整后美国12月二手房销售量为499万套(年率),环比下降6.4%,同比下降10.3%。报告还指出,截至12月底,美国市场二手房房库存为155万套,低于11月的174万套,但仍高于去年同期的146万套。美国二手房销售中间价格同比增加2.9%至每套25.36万美元。这也是自2012年2月以来的最小涨幅。


由于2018年美国抵押贷款利率上升,提高了买家的购房成本,导致二手房产交易疲软,房屋价格上涨势头放缓。NAR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二手房全年销量下降3.1%。不过,12月后房地产贷款成本将有所下降(图8)。例如美国30年期固定抵押贷款利率在12月降至四个月低点。美国1月份住宅建筑商信心指数也小幅上扬,为三个月以来首次上升(图9)。但和2018年相比,建筑商信心指数仍然处于低位。

由于12月的房地产销售数据比预期的更加糟糕,加大了人们对未来房地产走势的担忧。同时,美联储仍有加息可能,抵押贷款利率有上行压力。可负担能力下降和高房价将导致房地产需求疲软,对2019年的房地产市场开局有负面影响。可能会进一步制约经济增长。



政府赤字继续扩大


美国财政部12月13日发布的报告显示,11月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达2049亿美元(图10),较去年同期增长48%。美国财政部当天发布的月度财政报告显示,11月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2059.61亿美元,同比下降1.2%;财政支出4108.64亿美元,同比增长18.4%。

11月是美国联邦政府2019财年的第二月,预计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将突破1万亿美元。财政部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财年(去年10月1日至今年9月30日)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约7790亿美元,创2012年以来新高。美国国会去年年底通过大规模减税法案以及大幅增加联邦政府支出,是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增加的主要原因。财政赤字大幅上升将继续推高美国公共债务水平,随着利率上升,美国政府将有面临巨大债务危机的风险。


政府停摆


从去年12月22日到今年1月25日,美国政府结束了政府局部关门35天的窘境。这是美国史上联邦政府停摆最久的一次。众所周知,这次政府“关门”的唯一原因就是:特朗普和国会间的最大分歧——美墨“边境墙”拨款问题,导致近1/4的美国联邦政府机构相继“关门”。

美国政府停摆将对经济带来多方面的损失。标普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政府停摆的整体成本可能会比预期更加糟糕,此次政府停摆将导致经济至少损失60亿美元,会高于特朗普要求的57亿美元修筑美墨边境墙的费用。除了直接的影响,政府停摆对农业的间接影响更令人担忧。目前政府关门的时间节点,是美国农民现在需要等待补贴、贷款和数据来制定春季计划的关键时刻。另外,在金融市场上,大宗商品交易员们非常依赖农业部发布的各项数据,包括大豆等重要商品的进出口数据,而这可能会破坏市场情绪以及判断。虽然此次政府停摆状态已经结束,但达成的有限协议很可能会影响经济稳定和金融市场情绪。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负责金融稳定监管与货币政策方面的学术研究并承担政府部门委托的相关课题,为政府决策部门提供科学建议。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运用先进的金融理论和实践研究方法,在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开放过程中的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的科学制定领域将起到推动作用。中心面向海内外聘请优秀的全职和兼职研究人员,进行学术及政策研究工作。


中心主任:王健教授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经济学硕士、博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学术);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前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

研究领域 : 国际金融,货币政策,国际贸易,行为金融和经济学

邮箱:jianwang@cuhk.edu.cn

中心联席主任:张劲帆教授

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博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哈佛大学统计系硕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学士、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金融学副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经济学家

研究领域 : 资产定价,宏观经济,金融科技

邮箱:zhangjinfan@cuhk.edu.cn

中心行政主管:廖玮欣(Wendy

英国卡斯商学院投资管理硕士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管理科学、心理学双专业学士

邮箱:wendyliao@cuhk.edu.cn

http://sfi.cuhk.edu.cn/uploads/article/201808/24/1535076816562522.png

中心研究员:赵洪岩(Hongyan

美国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博士,统计学硕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硕士

研究领域 :宏观经济,国际经济,中国经济

邮箱:hyzhao2007@gmail.com

中心研究助理:郭晓声(Erin

美国杜克大学经济学硕士

南京大学金融学学士

研究领域:国际货币经济,国际金融,宏观经济

邮箱:guoxiaosheng@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郭晓敏(Melody

美国杜克大学经济学硕士

美国布兰戴斯大学经济学学士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贸易,货币政策,全球经济

邮箱:guoxiaomin@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魏昕宇

美国乔治城大学应用经济学硕士

西安交通大学经济学学士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宏观经济,计量经济学

邮箱:weixinyu@cuhk.edu.cn

附件(研究成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