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
2020美国1月经济情况分析及政策展望
发布时间:2020-01-29浏览次数:2424次

王健 Dr. Jian Wang,吴海钰 Hayley Wu

总结

受益于就业市场的支撑,2019年美国四季度的消费仍保持强劲。美国出口受到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与美墨加协议达成的利好支持,或将出现回升,刺激企业投资动力,支撑2020年美国GDP增长。由于目前经济增速仍较缓慢,且贸易战产生的进口关税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传导到零售价格,因此通胀也一直处于温和状态。美联储目前货币政策处于相对舒适区域,短期内不会推出刺激计划,预计1月的会议上会维持联邦储备金利率不变。


实体经济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最新估计,美国三季度GDP增速三次估计仍为2.1%,与二次估计一致(图1)。新估计显示,美国第三季度的个人消费支出上调0.15百分点,为GDP增长贡献2.12个百分点,上调的主要是家庭服务类消费支出中的金融及保险服务和其他服务。波动性较大的私人存货投资下修0.20个百分点,拖累GDP增长0.03个百分点,其余各项变化不大。


美国近四年来GDP增速的主要推动力量是个人消费支出与非住宅投资,净出口对GDP增速的拉动则占比较小且季度波动较大(图2a-b)。自2018年第一季度起,中美贸易冲突频发且全球需求疲弱,非住宅投资明显呈现增速下滑趋势(图2b)。在投资放缓的背景下,强劲的消费不可长期持续,需要净出口作为新的拉动力量维持稳定的GDP增速。2020年1月,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国将在未来两年增加自美购买产品2000亿美元,而2017年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就达到3754亿美元。另外,新版北美贸易协定《美墨加协议》也于2019年底签订。若协议不生变数,预计2020年净出口将一定程度上拉动美国的GDP增速,由此带来的新需求可能使企业增加非住宅投资。


然而,达拉斯联储主席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1月15日在纽约经济俱乐部讲话中提到,2020年美国的非住宅投资很可能被能源行业拖累10-15%。2008年以后,由于生产技术的改进,美国原油产量从500万桶/天提高至1200万桶/天,十年平均占非住宅投资比例也从3.4%翻倍至6.4%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对于非住宅投资的贡献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石油价格持续下跌,能源行业的资本支出将减少,可能会部分抵消低油价对消费者的积极影响。由此,卡普兰估计2020年GDP增速大约为2.25%,维持缓慢的增长。


根据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对美国实际GDP增速的实时估计数据,四季度GDP的增速将在0.3%-2.43%之间。根据1月28日公布的预测数据,美国四季度GDP增速为1.9%(图3)。

美国制造业活动持续探底。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制造业PMI已连续5个月收缩,12月跌0.9个百分点至47.2,是自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图4)。由于需求不足,新订单指数收缩至46.8,客户库存指数也维持在过低的状态,快速下降3.9个百分点至41.1,接受访谈的销售方及生产方都表示非常谨慎。其他细分指数中,新出口订单指数连续2个月收缩,指数录得47.3;生产指数连续5个月收缩,12月快速下降5.9个百分点至43.2;从业人员指数连续5个月收缩,降至45.1。18个制造业中,仅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计算机电子产品等3个行业报告增长,其余12个行业报告收缩,其中表现最差的是交通运输设备行业。价格指数则结束了连续6个月的下跌,在12月上升了5个百分点至51.7。主要是由于金属产品制造商下达了2020年的需求订单,导致原材料钢铁、铜、铝的价格上涨。然而18个制造业行业中,仅金属制品、初级金属、食品饮料、计算机电子4个行业报告原材料上涨,其余8个行业报告原材料价格下降,6个行业报告价格没有变化。


非制造业PMI指数依然保持在荣枯线50上方,下降趋势和制造业PMI类似,但下降速度远没有制造业PMI快,12月指数录得55。其中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从业人员指数、价格指数、新出口订单指数均在枯荣线上,大部分行业表示12月销售较为乐观。然而库存信心指数为60,表明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库存仍较高。


美国国内消费向好。美国11、12月份零售业销售额(去除食品)分别环比增长0.4%、0.35%,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环比增长0.16%。特朗普总统弹劾案显然没有影响人们的经济预期,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在12月上涨了2.5点,在1月下降了0.2点(图5)。人们对未来财务状况的乐观判断促进了消费支出,延续了本次有记录以来最长的经济扩张期。

就业市场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12月新增非农就业数据仅增长14.5万人,低于市场预期的16.4万(图6)。其中,零售贸易、休闲娱乐业与医疗保健领域出现了显著的就业增长,就业人数分别增加了4.1万、4万及2.8万。制造业岗位数量本月下降了1.2万人,运输仓储业下降了1万人,采矿业和伐木业的就业人数则减少了9000人。除了非农就业增长不及预期外,本月平均小时工资同比增长2.87%,低于市场3.1%的预期,且为2018年7月以来首次增速低于3%(图7)。

尽管上述的短期数据不达预期,失业率则稳定维持在低位,12月U-3及U-6失业率再创新低,分别为3.5%和6.7%(图8)。12月劳动参与率为63.2%,较年初的63%并无太大提升,且近4年均保持在63%左右的水平。在劳动参与率并无大幅提升的背景下,失业率创历史新低,意味着当前劳动力市场供给偏紧,现有的劳动力市场参与者能很快找到新工作,但并没有大量新参与者加入劳动力市场 。从一个角度来看,较低的劳动力供给增速部分解释了美国近年较低的GDP增速。从另一个角度看,人们不必担心自己很快会失业,也不必担心辞职后难以找到下一份好工作。这种预期能给与消费市场非常大的支撑,近期的零售业销售额(去除食品)、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以及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都印证了这点。

通胀情况

由于美国的进口关税基本由进口商负担,12月通胀继续保持温和。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11月同比上涨1.5%,其中核心PCE价格指数上涨1.6%,继续低于2%的目标水平。另外,12月CPI指数同比上升2.3%,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指数上升至2.2%(图9)。12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宣布联邦储备金利率不变时曾表示,美联储未来加息的前提条件是年通胀率高于2%。但是在全球都面临GDP增速疲弱的背景下,2%的通胀目标并不容易达到。货币政策的作用此时显得非常有限,仅能帮助GDP增速回归理论上的潜在GDP增速。若要进一步刺激经济发展,则需要新科技促发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或通过基础教育的发展以及移民输入来提高民众的劳动参与率。

房地产市场

尽管2019年美国房贷利率较2018年出现明显下降,但房屋销售量并没有显著增加,成屋销售中位价则较年初上涨了10.11%。12月美国30年平均按揭贷款固定利率由年初的4.5%下降至3.7%(最低位为3.61%),处于近20年的历史低位。但1月至12月成屋销售总计6409万套,与2018年销量持平(图10),并没有出现显著增加。库存方面,12月较18年同期下降了8.5%。

美国目前家庭房产的杠杆率并不高,家庭财务状况持续改善。2019年三季度,家庭拥有房地产的资产总额为29.2万亿美元,负债总额为10.5万亿美元(图11)。自2012年Q1以来,家庭拥有房地产的资产总额持续增加,而负债则基本保持不变。家庭拥有房地产净资产占总资产比率持续上升,该比率越高说明家庭财务状况越好,2019Q3的数据为64%。


美国家庭收入结构性问题

美国最近三个经济周期的家庭收入出现明显的结构性变化。在1991-2000年的经济周期期间,低收入家庭与中产(中低、中等、中高收入)家庭的收入平均数增长幅度较为一致,均为40%左右。在2001-2007年的经济周期期间,贫富差距并没有加剧。中产(中低、中等、中高收入)收入家庭的收入平均数增幅为15.06%-18.36%,甚至高于高收入及最高收入家庭的增幅,低收入家庭的增幅也有13.96%。同时期的基尼指数也印证了这点,期间基尼指数变化不大,为0.463-0.466(最高为0.47)。然而,在当前的经济周期期间,低收入家庭的平均收入增幅明显低于中产(中低、中等、中高收入)家庭,前者仅有19.24%,后者位于27.47%-29.07%区间。高收入、最高收入家庭的平均收入增幅也大幅高于其他家庭(图12)。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2015-2018年的消费者支出调查数据,不同收入者的储蓄率有较大区别,一般储蓄率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图13)。税后年收入5万美元以下的消费者储蓄率为负值,其中税后年收入小于1.5万美元的人储蓄率低至-199%,严重入不敷出。并且,近4年低收入群体的储蓄率明显呈现下降趋势,税后年收入大于7万美元者的储蓄率无明显趋势。尽管美国的个人储蓄率较07年金融危机前有所提高,但是从结构失衡非常严重。



国际经济情况:德国、法国、日本

欧洲经济的动力火车头德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制造业持续低迷。2019年德国制造业PMI全年跌破枯荣线,在12月录得43.7(图14)。由于制造业在经济中的重要作用,德国GDP增速与制造业PMI指数相关性较大。19年3季度德国的GDP增速较缓慢,仅0.52%。法国的GDP增速达1.35%,日本的GDP增速达1.87%(图15)。


全球央行宽松潮:

除了个别遭受高通胀的国家外,全球大部分国家近几年利率水平都低于08年危机之前(图16a-d)。一方面是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地位的提升以及收入的增长为全球资本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资本的成本因此变低。另一方面,人们对GDP的预期增长率下降。由于投资人无法寻找到足够多的高回报投资项目,利率也逐步降低。历史上美国二战后妇女进入劳动力市场、中国改革开放加入WTO组织、信息技术革命等都是结构性改变经济发展增速的事件,可以提高预期GDP增速。如果后期没有类似的结构性变化,预计全球低利率还会延续一段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纽约联储在2019年9月向回购协议市场注入流动性以缓解短期利率上行的压力。市场有猜想美联储是否要重启QE,持续扩表。然而达拉斯联储主席罗伯特·卡普兰明确回应这并非新一轮QE。由于07年金融危机后,监管层执行了更严格的存款准备金及资本要求,冻结了银行系统中多余的资金,因此回购市场容易在季末缴税期与国债大规模发行期间流动性紧缺。美联储的及时反应是为了稳定短期货币市场,并非使用QE工具长期大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FOMC会议展望及降息预测

受益于强劲的就业市场和家庭消费,美国的经济情况总体处于缓慢增长的状态,但是非住宅投资增速下滑且制造业前景不佳。若结构性问题不得到改善,潜在GDP增速难以提高,货币政策只有有限的作用。展望2020年,已达成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与美墨加协议将提高美国产品的出口,或能同步提高企业进行非住宅投资的动力,支撑2020年美国GDP增速。我们认为美联储将出于节省货币政策弹药的考虑,在1月的会议上维持联邦储备金利率不变。芝加哥商品交易所FedWatch工具1月29日预测美联储1月维持利率不变的概率为87.3%。







中心主任:王健教授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经济学硕士、博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学术);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前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

研究领域 : 国际金融,货币政策,国际贸易,行为金融和经济学

邮箱:jianwang@cuhk.edu.cn




中心联席主任:张劲帆教授

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博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哈佛大学统计系硕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学士、北京
大学经济学学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金融学副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经济学家

研究领域 : 资产定价,宏观经济,金融科技

                   邮箱:zhangjinfan@cuhk.edu.cn




中心行政主管:廖玮欣(Wendy)

英国卡斯商学院投资管理硕士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管理科学、心理学双专业学士

邮箱:wendyliao@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吴海钰

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硕士

华南师范大学金融学学士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货币政策,资产价格

邮箱:wuhaiyu@cuhk.edu.cn




中心研究助理:雷晋莎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金融学硕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金融学、环球商业管理学士

研究领域:国际货币经济,公司金融,宏观经济

邮箱:leijinsha@cuhk.edu.cn




中心研究及教学助理:叶珺珩

波士顿大学经济学硕士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经济学学士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环境经济

邮箱:yejunheng@cuhk.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