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疫情观察 | 疫情负面影响中美关系?深高金理事魏尚进提出不同观点
发布时间:2020-04-27浏览次数:327次

疫情对全球经济的中长期经济影响尚不确定,需关注贫困国家疫情。美国贸易政策或对冲其财政与货币刺激政策有碍抗疫。疫情对中美关系影响并非注定负面。深高金理事魏尚进教授在出席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0年第三次研讨会时作出如上表示。


教授介绍



魏尚进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学术访问教授

哥伦比亚大学讲席教授

亚洲开发银行原首席经济学家


美大萧条概率低于40% 需关注贫困国家疫情

魏尚进教授表示,短期内,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社会冲击严重。目前,美国失业人口高达1700万,超过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30年代大萧条时期,每三、四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失业,而目前美国的失业率约为11%,虽然尚未达到大萧条时的水平,但若疫情不能在短期内得以控制,不排除未来将往大萧条的方向发展,不过魏尚进教授预测这个概率会低于40%。

目前大多数观点对疫情的中长期影响持悲观态度,认为将导致经济社会巨变,而魏尚进教授认为这些观点路径不是完全确定的,中长期影响最终要取决于两个变量,一是发达国家疫情得到控制的时间,二是疫情是否会在尚未大规模爆发的国家出现大规模爆发,特别是相对贫困脆弱的国家,以及这些国家能否在较短时间里控制疫情。一旦非洲、东南亚等国家出现疫情的大规模爆发,鉴于当地薄弱的医疗体系与财政体系,可能无法达到中国、美国、欧洲的防控水平。由于大多数经济社会无法长期封锁边界,很容易造成疫情回流,使疫情二次爆发。


需警惕美贸易政策的负面效应

为应对疫情的冲击,美国政府推出了2.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而美联储宣布了“无上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魏尚进教授指出,财政、货币政策需双管齐下且货币政策力度要更大,因为财政刺激会提高本国对海外产品和服务品的需求,导致部分新增需求流失到别国去,还会造成本国汇率升值的压力,放大“漏出效应”;而货币政策相反,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对本国货币造成贬值压力,从而堵住“漏出效应”。

另一点值得关注的是美国的贸易政策。魏尚进教授表示,目前美贸易政策不仅没有配合抗疫,反而对抗疫起到一定负面效果。贸易摩擦期间,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口罩、手套等医护用品加税15%-25%,虽然在上个月开始宣布临时免除了部分医护产品的关税,但根据学术文献,临时降低关税对厂家的生产诱因远比永久性取消关税作用微弱。此外,药品、医护用品之外的关税也对抗疫起到反面作用。在产业链方面,美国很多行业都依赖于中国制造的零配件,比如美国汽车行业最主要的海外零配件供应国是中国,而美国的贸易政策提高了本国企业的生产成本。可见,美国的贸易政策不仅变相降低了全球抗疫产品的供给,还抬高了本国企业的生产成本,从而降低了居民的实际收入。美国现有贸易政策可能对冲了其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积极作用,而贸易政策的改革可以在不增加纳税人负担的同时大大帮助疫情后的经济恢复。


美中产业链脱钩或雷声大雨点小

魏尚进教授表示,中美关系在疫情中与疫情后如何发展并无定论。两国政策的选择、别国政策的选择、民间的举动,都会影响两国关系的走势。

一方面,一些因素可能会导致疫情后中美关系有所恶化。首先,美国国内政治会让特朗普及其政府试图将疫情的严重后果归咎于他国疫情的扩散等,这会使得一部分受到疫情影响而失去工作或失去亲人的人群产生相似联想,从而支持政客采取强硬政策。此外,财政刺激政策会增加美国未来几年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而如果不能正确理解财政政策与其贸易逆差的关系会将其归咎于中国在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的实践。而货币政策可能会让美元疲软,产生人民币乘机进一步国际化威胁美元地位的言论。在这样的背景下,媒体、智库试图反制中国经济的声音可能会变强,如主张美国政府用政策杠杆、税收诱惑来引导本国企业与中国产业链脱钩。

另一方面,疫情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并不注定是负面的。从过去经验来看,每当美国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通常是其寻求国际合作的时候,因为别国增加对美国产品与服务的需求,别国不对美元贬值,大大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另外,“美中产业链的脱钩,应该是雷声大、雨点小”。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导致更过的生产能力都受到了负面冲击,其他国家难以成规模地替代“中国制造”,而美国企业在疫情影响下财务状况被削弱,即使本有计划迁移产业链可能也会由于资金问题推迟。疫情之后,企业决策会回归正常、回归长期基本面。因为中国的比较优势不断在变化,有些行业的产业链会搬出中国,而另一些行业的产业链会在中国发展壮大。这不一定是美国政府“脱钩”政策在见效,而是市场力量的正常表现。大多数美国企业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来自德国、日本和英国的企业,而非中国企业(少数行业例外)。例如某些行业的零部件,中国企业是世界上性价比最好的生产商,如果美国企业为了“脱钩”不再从中国企业采购,那么其市场占有率就会相比于日本、欧洲企业而下滑。而这将违背美国企业的利益,因此不会得到支持。美国要脱钩成功,唯一途径是说服欧盟、日本、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采取一致的行动。美国在通讯设备等领域的确有许多动作,但要全面展开,需要说服许多国家放弃经济利益,成功概率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