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30年后老人将占中国人口1/3 深高金理事魏尚进提应对措施
发布时间:2020-07-01浏览次数:299次

魏尚进教授从银色经济学的视角为“有备而老”提出政策与金融创新建议。生育率下降、人类寿命延长等因素叠加,老龄化问题日渐凸显,“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已经上升为战略性议题。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魏尚进教授表示,要实现老有所养与老有所乐,需要前瞻性的财富管理和养老规划,亟需更多的政策创新与金融创新。



魏尚进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学术访问教授
哥伦比亚大学讲席教授
亚洲开发银行原首席经济学家


“有备而老”是政府和家庭部门的共同责任


在经历了四十年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民众的物质水平持续提高,生存成本也居高不下。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扮演着不同的社会角色,也承担着不同的责任与压力。魏尚进教授指出,“未富先老”的焦虑已经不仅局限在即将迈入高龄的人群。


整体来看,生育率下降、人类寿命延长等因素叠加,老龄化问题日渐凸显,人口红利消失,养老和医保支出增加,各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均面临巨大的财政压力。据国家统计局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4.87亿,约占总人口35%,用于医养领域的费用将攀升至我国GDP的 26.24%。为此,“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已经上升为战略性议题。

魏尚进教授认为,“有备而老”是政府和家庭部门的共同责任。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也将健康老龄化定义为贯穿个体生命、社会组织及国家形态的复合概念。“有备而老”,不仅有发展老人服务的要求,也有经济政策创新的要求。魏尚进教授表示:不仅要让老人群体可以继续发挥才智,创造社会价值;也需要通过金融创新,使年轻人今后的储蓄投资可以更有效。


政策创新:鼓励适度就业 防病于未患


《经济学人》将进入“退而不休”这一新人生阶段的群体称为“猫头鹰一族”(OWLS为“Older, Working Less, Still earning”的缩写),这一群体“既长寿、又年轻”地安享属于他们的晚年。魏尚进教授指出,老年人可以打破教育、工作和退休的“三段式”人生。在给予高龄者基本保障的同时,应该创造条件鼓励他们适度就业。同时,魏尚进中国也可以借鉴日本的经验,“防病于未患”。比如日本为了缓解医养支出的压力,不让孙子辈、重孙子辈等后代背负巨额债务,举社会各方力量让高龄者保持健康,并鼓励老年人自愿参与力所能及的社会工作,创造一个高质量的健康长寿社会。在国家医疗、养老财政压力越来越大的当下,此类经验尤为重要。


“中国摸索出一条契合国情的老龄化道路,也将为同样步入‘未富先老’之列的其他国家提供经验与镜鉴“,魏尚进教授表示。


金融+高科技 “银色经济”蕴藏发展潜力


魏尚进教授指出,通过金融创新,老龄化的负担也有可能转化为拉动经济的引擎。在推崇儒家文化的中国,养儿防老的传统和家庭互助的模式正在被市场化的金融工具与高科技的力量所取代。金融机构和养老、地产等相关产业可以认准时机,开发出大众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比如信托养老以信托为载体,可以为受益人提供一站式、全方位的安享晚年的服务。又如,从储蓄投资角度来看,目前多半普通个人很难参与投资购物商场、办公楼、酒店等项目,而REITs等金融产品的出现使得普通民众也能参与到有稳定现金流收入的不动产项目中。再如,金融机构在完善和推广以房养老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继续丰富商业养老保险、储蓄养老等方面同样可以有所作为。

同样,“人工智能+医疗”技术的进步,让语音交互、人脸识别和服务机器人、AR、VR等技术在养老领域相继应用,解决了年轻人口不足的问题,而且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银色经济学”里有许多重要而未完全解答的问题,其中包括什么样的理念和行动能让我们更坦然地迎接暮年,享受晚景。魏尚进教授表示,要实现老有所养与老有所乐,我们需要前瞻性的财富管理和养老规划,需要更多的政策创新与金融创新。“愿银色经济的发展让天下慈眉善目间全是闲适淡然。”魏尚进教授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