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肖钢提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七点建议
发布时间:2020-07-15浏览次数:231次

2020年恰逢中国资本市场建立三十周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肖钢研究中国资本市场的变革历程,探索资本市场的发展规律,出版了《中国资本市场变革》一书。肖钢在书中表示,资本市场是一个法治市场。打造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关键是加快推进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



中国资本市场具有明显的新兴加转轨的特征


回溯中国资本市场的变革历程,肖钢指出,在发展初期,商业信用不够发达,契约关系不够完善,法治建设不够健全,监管体系不够到位。在这种特定环境下,政府力量起着主导作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速度与成就远远超过自然演化的进程,用三十年时间,差不多走过了西方国家上百年的发展历程,体现了后发优势,这与中国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的历史进程与内在需要是一致的。


同时,肖钢也表示,中国市场结构与层次呈现出“倒金字塔”形状。中国资本市场发育先天不足,市场结构不均衡,资源配置效率不高,市场波动过大。长期以来,在资本市场建设中,重场内市场,轻场外市场;重融资,轻投资;重公募,轻私募;重数量,轻效率;重现货市场,轻期货市场;重管制,轻竞争。


为了适应未来发展趋势,肖钢建议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应当坚持以需求为导向、以竞争为基础、以创新为引领,努力实现以下几个方面的转变:一是在市场层次上,从塔尖到塔基,拓宽塔基,夯实基础。二是在市场组织上,从场内到场外,在建设场内市场的同时,有序扩大场外交易。三是在市场重心上,从融资到投资,从侧重融资功能到更多重视投资者权益保护。四是在市场募资上,从公募到私募,在弥补公募短板的同时,大力发展私募市场。五是在市场质量上,从数量到效率,既要重视投融资数量增加,更要重视资金使用效率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改善以及风险对冲与管理,积极发展衍生品市场。六是在市场开放上,从封闭到开放,加大市场双向开放力度,提高开放水平。七是在市场管理上,从管制到竞争,适当放松管制,鼓励竞争与创新,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资本市场建设要以规则为基础


肖钢以历史经验为镜鉴,指出市场的脆弱性不仅来自宏观面、基本面,而且与市场微观结构、交易机制、杠杆水平、交易技术以及工具创新等因素密切相关。他以新冠疫情冲击下的美国股市为例,10天之内发生4次股市熔断,除了外生因素外,杠杆资金、量化对冲、高频交易,加上被动型基金规模巨大,使自动化交易数量在成交量中占比过高,造成庞大的交易群体的交易行为空前一致且速度惊人,势必引发羊群效应,导致相互踩踏,市场坍塌。因此,推动资本市场发展,必须持续关注市场创新,深入研究微观结构,探寻市场自身运行机理。


肖钢强调,“构建一个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实际上就是建设发达的、具有广度深度的市场。” 一方面,资本市场改革发展需要有利的宏观运行环境,比如,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发展,健全法治环境,建立高效的监管制度,培育诚信社会,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等,为资本市场发展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另一方面,市场本身的制度变革也非常重要,比如,证券发行制度、退市制度、交易机制、信息披露制度、现货与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数字市场以及市场基础设施等,这些对于驱动资本市场发展起着关键的基础性作用。新修订的《证券法》已于2020年3月1日起正式开始实施,此次修订对于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资本市场是一个资金场、信息场、名利场,但归根到底是一个法治市场,必须以规则为基础。”肖钢表示,打造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关键是加快推进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


要读懂股市,还必须读懂人性 


研究资本市场离不开研究如何防范危机,而股市危机永远与大众投机相伴而生。肖钢指出,人类对于资本的投机和一夜暴富的渴望由来已久,当股市泡沫产生时,人们往往不是去努力认清事实与本质,而是寻找各种理由来编织自己的梦幻世界。虽然知道这是击鼓传花似的游戏,但谁都认为自己不会是最后的持花者。许多关于股市危机的理论与实证表明,人性是股市泡沫亘古不变的驱动因素,人类的乐观、自大、狂热、贪婪、恐惧、惊慌等非理性行为在这个市场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因此,要读懂股市,还必须读懂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