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唐杰:疫情危机对创新活动有清场功能
发布时间:2020-07-31浏览次数:227次

深圳市原副市长、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唐杰教授在出席“第五届创新经济论坛”时表示,危机对于创新活动具有清场的功能,疫情或催生新一轮创新。


唐杰
深圳市原副市长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
哈工大(深圳)发展规划委员会主席


唐杰教授首先援引了熊彼特的创新理论,指出创新是新思想、新技术的发现并不断商业化的过程。“危机对于创新活动具有清场的功能,”唐杰教授说。在危机中传统产业被淘汰,生产要素价格下降,新的企业、新的技术、新的思想由企业家组合起来而产生一种创新的过程。一个企业家成功后,就会出现若干企业家的模仿,最后在竞争中形成“创新的蜂聚”。创新“蜂聚”加速了老的生产结构的摧毁,并释放了更多的资源,从而创造出更有效的生产结构。 

唐杰教授回顾了2010-2013年期间深圳出现的转型衰退,即大量老的企业开始外迁,而新的产业没有产生时的衰退现象。在2012年上半年,深圳的经济增长速度仅有4%。在这一过程中,深圳采取了多种政策措施以支持创新产业的发展,包括创新券项目、创业资助项目、技术开发项目、金融科技扶持四大类。其中,创新券是利用财政资金支持中小微企业和创客向服务机构购买科技服务而发放的配额凭证。成功申请创新券后,企业可在购买科技服务时候抵扣相应部分费用。据唐杰教授介绍,创新券项目的获资助比率为88%,其中85%是小微企业。这一项目有效提高了有R&D投入企业的比例,企业技术效率平均多提升约7%。 

深圳在转型衰退中采取的一系列创新支持政策获得了显著的成效。唐杰教授对数据库中的8000家企业进行分析,统计了深圳创新创业科技支持政策实施效果。就两类指标来看,一方面,企业创新能力明显增强,在发明专利研究之初,研究支出及高级研发人员数量明显提升;另一方面,企业得到快速成长,小微企业营业额、增加值及高科技出口显著增长。 

唐杰教授强调,政府政策设计需要对市场和企业行为有较为深刻的了解。他认为,政策的成功依赖于强有力的市场、企业、产业组织基础。政策要跟随市场创新动态,政府要以公共政策来规范市场,引导企业创新行为。比如,政策要能够有效地推动企业之间相互的技术创新支持,即“知识外溢”。他以深圳计算机、通讯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差异化分工为例,认为这种差异化分工的特征是知识溢出。企业间的知识溢出提高了创新能力,并构成了一个企业对另一个企业的需求,从而形成了共同的蜂聚型增长状态。深圳的创新券项目,沟通了制造企业和服务企业之间两个产业链的关系,推动了效率的整体提升。 

唐杰教授总结,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转向再创新的过程中,采取有效的政府政策能够推动企业创新和企业的发展分工。在市场化的导向下,企业相互合作,相互推动,相互成为投入产出方,创新就会不断持续发展。因此,“危中有机”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