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策与实践研究所
循环经济的崛起
发布时间:2021-08-02浏览次数:3192次






本文为译文,原文首发于 Project Syndicate

经作者同意转载



香港 - 全球每年有4亿吨重金属、有毒污泥和工业废料被倾倒在地球的水道中。至少有800万吨塑料最终流入海洋。约13亿吨食物 (占到总产量的三分之一)被损坏或浪费,而同时有数亿人则在挨饿。我们的海洋被过度捕捞,土地在退化,生物多样性正迅速遭到破坏。与此同时,毁灭性的自然灾害,包括欧洲和中国的山洪暴发、美国的森林火灾、以及非洲和中东的蝗灾,正变得越来越频繁。

我们全球生产和消费的线性单一模式,“获取-制造-浪费”,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不可持续性。事实上,如果我们到 2050 年还不能作出改变,我们将需要相当于近三个地球的资源来提供足够的自然资源投入以维持当前的生活方式,每年产生的垃圾到时将增加70%。一个更好的选择是:我们可以拥抱循环经济
循环经济将使经济增长脱离或不依赖有限资源的消耗,也就是在使用产品和材料的同时让自然资源系统再生。欧盟已经在尝试这种生产与生活方式。其循环经济行动计划(欧洲绿色协议的支柱)引入了立法和非立法措施,来影响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不仅要求节省材料,还需要创造就业机会、改善人类福祉、及保护自然。

制造业就是一个应用循环经济理念的很好例子。正如该计划所指出的,高达80%的产品其对环境的影响是在设计阶段确定的,但制造商往往没有足够的动机来设计符合可持续和循环经济理念的产品。欧盟的行动计划希望通过立法来强化这些激励措施。

最终,这将有助于制造商。鉴于目前原材料约占制造商成本的 40%,平均而言,以产品全生命周期的闭环来考虑成本与收益,可以显著提高其长期盈利能力,并保护制造商免受资源价格波动的影响。后一点突出了循环经济的地缘政治维度:正如荷兰制定的到 2050 年发展循环经济的计划所指出的那样,“在对欧洲至关重要的54种材料中,90%必须依赖进口,而且主要来自中国。”

欧盟估计,到2030年,全面应用循环经济原则可以使其国内生产总值(GDP)额外增长0.5%,并创造约7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欧盟循环经济的措施将以社区、地方、区域等广泛的基层参与方式来实施。

鉴于欧盟是一个制造业强国,它可以帮助制定产品可持续性的全球标准,并影响全球范围内的产品设计和价值链管理。但欧洲也在采取更直接的方法来推动全球向循环经济迈进。今年2月,它发起了全球循环经济和资源效率联盟。它还通过全球贸易谈判和与非洲国家的伙伴关系来推动循环经济的理念与原则。

但是,如果这项努力要取得成效,我们首先要理解为什么循环经济概念耗费了这么长时间才开始扎根。这与主流经济学如何看待自然的意识形态倾向有关。

正如约翰·拉姆齐·麦卡洛克 (John Ramsay McCulloch) 在 1855 年出版的亚当·斯密 (Adam Smith) 的《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中 的介绍所说的那样,“水、树叶、皮肤和其他自然的自发产物,除了人们占用它们时所需的劳动之外,没有任何价值”。更广泛地说,自史密斯以来流行的简化经济模型一直是线性和机械的,与有生命周期的复杂自然系统并不合拍。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帕萨·达斯古普塔 (Partha Dasgupta) 为主流经济学无视自然(可以理解为自然资本、自然环境、生物圈、或自然世界)开脱。他指出,在二战刚结束的时期,绝对贫困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普遍存在,而欧洲的大部分地区也处于废墟之中。因此,专注于物质资本(基础设施与商品)和人力资本(健康与教育)的积累是很“自然的”,而当时就将自然或自然资本引入经济模型会对社会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不愿背负大自然的“包袱”意味着 70 多年来,经济核算几乎只关注 GDP 越来越快的增长,而没有考虑经济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因此,今天情况变得如此危急就不足为奇了。

但也有一些令人振奋的进展。今年3月,联合国统计委员会通过了环境经济核算系统-生态核算 (SEEA-EA),该系统用于组织有关栖息地和自然场景的数据、衡量与生态系统有关的服务、跟踪生态系统资产的变化,并将这些信息与经济和其他人类活动相关联。 2019年的日本G20轮值主席国和现任意大利轮值主席国都推动了循环经济的全球行动

中国也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2008年8月,它成为首批通过促进循环经济的法律的国家之一。正如达斯古普塔在其报告中指出的那样,中国在2018年的宪法中也写入了“生态文明”的概念。中国“十四五”规划(涵盖2021-2025年)的一个要点(双循环发展战略),就是从循环经济的理念和原则演变而来的,其目的是缓冲经济脱钩带来的打击。

尽管欧盟和中国可能对循环经济的技术、经济和政治用途存在分歧,但他们共同致力于推动循环经济发展是个好消息。更多经济体应效仿,向新兴经济体提供有针对性的多边援助和技术援助。

循环经济可能是实现联合国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和确保人类长期生存的唯一希望。如果大国不得不竞争,它们应该在推动循环经济方面展开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