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香蜜湖国际金融与湾区发展系列研讨会之“深港合作的机遇与挑战”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22-05-13浏览次数:571次

4月28日,香蜜湖国际金融与湾区发展系列研讨会2022年第一期在深圳国际创新中心成功举办。本次研讨会由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政策与实践研究所、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主办,以“深港合作的机遇与挑战”为研讨主题,邀请了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深圳市深港澳合作与创新研究会、香港金融发展局、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香港科技园、中银香港、瑞银、花旗银行、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深圳零一学院、香港上市联盟等政府部门、金融机构、资深专家和业界代表就未来深港两地合作的机遇及面临的挑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研讨会分为“深港产业合作”和“深港金融合作”两个环节,由深高金政策实践与实践研究所所长、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主席肖耿教授主持。肖教授指出,深港处在内外循环衔接带与中美地缘政治竞争的最前沿,如何在香港和内地双体系并行的情况下,充分发挥各自比较优势,真正推进深港之间的深度合作,是下一届特区政府,也是中央政府最为关心的话题。从大局着眼,深港合作一方面要尽快解决短期问题,如疫情防控、通关等问题;另一方面则要从长远考虑如何提升深港国际竞争力,引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

深高金政策与实践研究所所长、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主席  肖耿

从左至右依次为:刘熠昕、杨雅然、练卓文、王卫、刘丽萍、周伟雄、肖耿、马晓军、相韶华、萧波、陶佳丽、张娜

深港产业合作环节

高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祖墀指出,目前深港合作问题的主要方面在于香港,尤其是整体战略规划能力的缺乏,限制了其长期聚焦科创产业,充分利用香港科研资源,与大湾区开展相关合作的能力。为此,谢祖墀建议,新一任香港特区政府必须建立战略规划能力,具体而言,应建立全新的中央政策组(Central Policy Unit, CPU),并推进相关高端智库建设。新“CPU”应在发挥老“CPU”收集民意这一职能的基础上,着重增强政策研究与战略规划能力,衔接内地、大湾区规划机构,与全球其他的地方政府规划部门、高端智库、科研机构等保持紧密交流,为香港政府的跨边界、宏观、长远政策规划提供智力支持。

高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谢祖墀

中银香港经济与政策研究主管王春新认为,目前深港合作存在如下基本面:一是香港的国际化和制度优势仍在;二是困难问题不少;三是香港努力破局的路径尚不明确。基于对深港合作的深入研究,王春新为“破局”从产业和金融两个方向提出了三项重点建议:第一,在北部都会区打造大湾区高质量发展的试验区。在试验区内元朗地区建设30平方公里左右的高科技产业基地,营造国际一流创新环境,打造国际高校基地,进一步,以高科技基地对接蛇口、前海,推动高科技产业向外辐射,引领大湾区产业分工与高质量发展。第二,打造世界级物流航运商贸中心。以桂山岛为核心节点,通过填海拓展空间,整合深港两地码头航运资源,形成世界级物流航运商贸中心。第三,部分外汇储备回流香港。我国现有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建议调回其中5000亿美元在大湾区设立国家主权基金,并将其总部设在香港。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方面,可以分散我国外汇储备集中于欧美的风险;另一方面,可以为深港金融合作提供一个抓手,并为金融基建、科技金融等重点领域的发展提供支持。

中银香港经济与政策研究主管  王春新

此外,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郑天祥提出,大湾区在金融、科创、海洋、消费四个方面具有非常优越的条件,充分发挥上述优势,对于塑造全新的大湾区产业体系具有重要意义。郑教授建议,一是要拓展两地发展空间,如释放香港北部待开发区域空间,引入市场化机制解决香港丁屋问题等;二是构建更加高效的交通体系,如提升港珠澳大桥使用效率,建设350公里时速大湾区轨道网等;三是要统一市场,打破行政分割,避免税收竞争;四是要集聚人才,避免人才流失与产业空心化问题。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  郑天祥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董邓焘从深港发展历史与现状出发,结合香港开放、税制简单优惠、人口少、土地短缺、市场细分、供应链简约等特点,提出香港应以总部思维来看待“再工业化”。而香港科技园大湾区发展副总监周祐生则聚焦生物医药行业,展望了深港两地的潜在合作空间。周总监表示,可以利用香港在研究领域与临床试验上的丰富经验,结合深圳在科研、产业与临床资源上的独特优势,形成资源互补,在两地开展多中心临床试验。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企业在争取国内药物认证,纳入医保,打入国内市场的同时,还可借由香港的国际化优势争取国际药物认证,高效拓展海外市场,真正实现“两条腿走路”。深高金政策与实践研究所政策研究员练卓文认为,从短期看应充分利用香港取消非香港居民入境限制的机会,以落马洲河套地区作为临时的会展举办地,复苏香港会展业,对深港两地都有利。从中长期看,深港应联手布局海外工业体系,提升中国对全球资源、产业链、核心关键技术、人才、标准的控制能力。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董  邓焘

深港金融合作环节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花旗私人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新特首上任后的当务之急是要保持与稳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尤其是在以下四个方面:第一,阻止人才流失,大力吸引顶尖国际人才。疫情期间,香港人才流失情况较为严峻,金融行业一度面临“人才荒”,香港应积极利用好的政策引进纽约、伦敦和其他金融中心的顶尖金融人才,特别是华裔的金融人才回流来填补外籍人才的流失。第二,顺应中国和国际金融发展的趋势。在充分认识金融业发展的新趋势,发挥内地和香港的比较优势,在金融科技、大宗商品交易等方面通过深度合作寻求突破,拓宽香港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第三,合作推进金融软基建建设,打破欧美国际话语权垄断。香港开放和国际化程度高,且官方语言是英文,在打造国际话语权资讯平台上具有天然优势。具体而言,可以建立以发布英文资讯为主的媒体、智库和研究机构,并打造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际评级机构,为全球金融系统提供超越西方意识形态的金融资讯服务平台。第四,打造全球VC/ PE中心。深港两地在VC/PE上都具备良好的基础,双方可以积极推进业务合作,将香港打造为全球VC/PE中心,为湾区科创产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花旗私人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刘利刚

深圳零一学院讲座教授、执行院长相韶华聚焦金融安全与金融科技人才培养,认为深港在这两个领域具备广阔合作空间。相院长指出,俄罗斯被美国逐出SWIFT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金融安全已经成为港深合作最为重要与急迫的话题。深港两地之间应主动作为,依托数字技术和港币体系,为应对潜在重大金融风险,维护我国金融安全与稳定提供可行路径。在科技金融人才培养方面,可以将香港的体制和国内的技术相融合和结合,打造吸引创新型金融科技人才的创新沃土。例如,国内对虚拟货币监管严格,相关产业无法成长,香港则没有相关限制,在这种情况下,内地的人才和技术完全可以通过和香港的合作大展拳脚。而从中长期来看,深港,乃至大湾区一定要建立人才培养高地,建立新型面向国际的创新型大学或者中心,培育具有交叉学科背景,同时懂技术、金融和国际运营的复合型人才。

深圳零一学院讲座教授、执行院长  相韶华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常务副会长王卫着重强调维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尤其是在如今统筹安全与发展的国家大战略背景下,香港作为中国链接国际金融市场的重要节点与未来面对西方潜在金融战争的堡垒,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其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一是坚定贯彻香港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维持香港独特的制度与国际化优势。二是一定要维护香港对国际人才的优惠政策,例如低税收政策。三是基于香港东西文化交汇、共存的历史,发挥多元文化的优势,增强其国际亲和力。四是推动香港继续承担我国对外交流和商贸中间人的角色,链接内外循环。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常务副会长  王卫

香港金融发展局总监及政策研究主管董一岳认为,资金、人才和民生是目前深港金融合作需关注的重点。香港上市联盟粤港澳大湾区主席周伟雄基于数字经济视角提供了促进深港合作的具体建议。深圳市明德致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监事萧波则从法律制度建设的角度出发,为香港贯彻落实基本法、国安法,维护社会稳定提供了独到见解。

香港金融发展局总监及政策研究主管  董一岳

香港上市联盟粤港澳大湾区主席  周伟雄

深圳市明德致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监事  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