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论坛回顾 | 丁安华:活跃的资本市场与创新型国家建设
发布时间:2022-08-04浏览次数:163次

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招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及招商银行(欧洲)董事长丁安华在2022大湾区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发表演讲。

丁安华

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招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招商银行(欧洲)董事长


活跃的资本市场与创新型国家建设

我最近在深圳做了一级市场的调研,注意到当前私募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在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这也可能是创新型经济发展中的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

一是当前我国PE投资遭遇逆风。受多重因素影响,我国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遇到很多挑战,社会资本、私人投资者的信心不足,出现了募资困难。虽然募资困难以往也有,但目前变得尤其困难。与此相对应的是政府的引导基金成为一个亮点,上半年国内新募资金金额显著下降,但政府引导资金的规模却在逆势增长。第二,今年上半年投资的个案下降了30%,金额下降50%。不管是A轮、B轮还是天使轮,估值也都在明显下探。第三,退出渠道不畅,特别是由于受到美国对中概股审计的影响,美元私募股权基金退出渠道明显受阻,投资者很迷茫,外资投资者正在离场。第四,并购市场也在趋冷,大型并购交易急剧减少。

但是也有亮点,去年以来,在市场趋冷的情况下,政府引导基金展现了强大的活力,目前我们国家约有1500只政府引导基金,总规模2.5-3万亿元。特别是华中、西南地区和内陆城市纷纷学习深圳设立天使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在目前社会资本和私人资本、外资退潮的情况下,政府引导基金表现得态度非常积极,这或许是唯一的亮点。不过,也让我们产生了一些忧虑,主要就在于政府引导基金在创投方面所追求的目标,与私人资本不一样。政府引导基金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或者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为当地经济进行招商引资。从地方的角度,政府引导基金的任务,是增加当地的就业和税收。这和高技术创新本身所追求的目的,有明显的不同。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社会资金退潮、政府资金在入场的同时,创业者群体正在发生一些变化,特别是年轻的创业者正在悄悄地流失。这新一轮高科技创新,特别是互联网、元宇宙、Web4.0、加密货币、数字技术、数字金融领域,有一批大约30岁左右的年轻创业者正在离开,去往迪拜和新加坡。这些海外城市对年轻创业者的吸引力逐渐增强,导致国内资金不一定能找到合适创业者,这是比较让人忧虑的。

在对日本在过去三十年发展的反思中,有一种观点认为日本长期陷入资产负债表型衰退。这种说法难以令人信服,因为最近十几年日本原有资产价格泡沫早已消失殆尽,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也已彻底出清,银行融资和信贷功能也已恢复,同时日本采取长期低利率政策,政府和央行资产负债表都在扩张,但日本的经济仍没有明显起色。可见,要解释日本最近这十几年的发展,资产负债表型衰退理论的说服力不强,可能还有更加根本的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日本的创新经济发展不够,特别是日本PE/VC创投行业,不管是投资规模还是并购交易,在全球的创新大潮中几乎可以忽略。

疫情前的数据显示,日本初创公司获得的风险投资基金每年的量级在十亿美元左右,而中国和美国都在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美元量级。这使得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形成的传统产业,比如汽车、电视机、电冰箱、家用电器在这一轮移动互联、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新能源方面的创新的竞赛中落后了。日本的创新型国家发展不是很理想,跟其创新机制相关,老龄化并不是注定会带来创新机制的丧失,一个良性运行的机制是有一部分创业投资家,这部分人从年龄结构来讲是具有一定的资本积累的中年人和老年人。另一部分是年轻的创业家,他们缺乏资本,但有技术优势和创新能力。所谓创新机制,就是通过市场化的安排,将投资者和创业者结合起来。

日本目前在这一点上做得不太理想,中国当然不能走这条路。对于我们来讲,建立一个创新型国家是非常重要的。但需要注意的是,目前社会资本、私人资本、美元基金投资者都在退潮,私人银行客户过去配置相当一部分资金进入到创投、PE、风险投资等一级市场,现在他们的配置欲望急剧下降。与此同时,政府却采取非常进取的态度,政府引导基金积极参与一级市场投资。

特别值得思考的是如何完善我们的创新机制。在这个机制中,年轻的创业者,可以获得年老的创业投资人的支持。当前值得关注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以及年轻人作为创业者的流失迹象,在新一轮互联网技术的创新过程中,如果不引起高度的重视,我们可能会失去这个时代机遇。

在全球化和全球供应链冲击的背景下,创业投资、私募股权投资面对一些逆风,特别是社会资本和创业者的消失,应该值得我们高度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