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论坛回顾 | 冯国经:把握新机遇、缔造新发展、创造大湾区的新未来
发布时间:2022-11-22浏览次数:164次

冯氏集团主席冯国经对全球供应链的走势及其影响的做了基本判断。他认为,从十几年前开始,全球供应链已经出现关键的产品生产本土化、布局灵活化和数字化革命的趋势。中美关系的恶化和持续了两年多的新冠疫情,只是进一步加速了这一个调整和重构的过程,但是供应链的重构并没有改变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性,反而可能让中国承担的角色和功能有所提升。

他表示,粤港澳大湾区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连接着大量的新兴市场,未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它也是一个成长中的湾区,与世界成熟湾区相比,无论是在互联互通,还是在科技创新方面,仍存在一定的差距。我们要在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基础上,不断扩大和提高人员、商品、资本、信息和数据的跨境流动,实现进一步融合发展。

演讲嘉宾


冯国经

冯氏集团主席

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好!今天我非常荣幸能够出席此次论坛,与各位企业家和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在新的世界政经格局下中国企业(特别是大湾区企业)如何实现跨时代发展的问题。当今全球局势瞬息万变,挑战重重,各国通胀高企,全球经济出现衰退,地缘冲突无止无休,严重影响区域和平稳定和世界资源市场。中美两国关系发展也令人忧虑,对世界的稳定发展造成威胁。与此同时,全球化浪潮也风起云涌,加速了全球供应链的重构。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中国外商型经济的高地和深度参与全球产业链的地区,其发展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但是我们也欣慰地看到,经过40多年的发展,大湾区各个城市通过紧密合作与产业升级,已经建立起足够的韧性以应对各种挑战。而今天大湾区企业和城市的分工协作,也同样是克服当前的困难,实现新发展的关键。在深言深,深圳是与香港合作最紧密的珠三角城市,直接体现了大湾区城市如何优势互补,紧密合作,实现共同繁荣。因此我今天探讨的大湾区企业的合作中,我更加希望深港合作能够走在最前面,为大湾区企业和城市在新的全球经济的环境下紧密合作,抓住新机遇,探索新的道路。

作为一个从事国际贸易近50年的企业家,我首先想从宏观的视角对全球供应链的走势及其对中国的影响提出我的基本判断,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我们看到从十几年前开始,全球供应链已经出现关键的产品生产本土化、布局灵活化和数字化革命的趋势。中美关系的恶化和持续了两年多的新冠疫情,只是进一步加速了这一个调整和重构的过程,但是供应链的重构并没有改变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性,反而可能让中国承担的角色和功能有所提升。这是因为,第一,更多关键产品生产回归发达国家本土,会让非关键产品更加全球化,以平衡本地化生产增加的成本。第二,供应链布局更为稳妥,像中国这样具有完整国内产业链条、生产不会过度受到外部因素冲击的国家更具吸引力,而中国庞大的内需消费市场也会继续吸引跨国企业在中国布局供应链。第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让中国供应链进一步与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亚太地区紧密融合。中国已经开始向东盟国家转移更多组装加工等劳动密集及低增值的生产工序,并向其出口零部件、半成品甚至生产设备。而中国自身则更多地转向从事需要较高技术及较多资本的中上游生产及生产性服务环节,包括研发、设计、管理、关键零部件等的生产。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工厂,并逐步演变为 以“中国+东盟”为核心,推动中国迈向供应链上更高端的增值环节。此外,供应链的数字化革命已经从供应链的末端开始,逐渐贯穿整条供应链,大湾区的企业已经在智能制造方面遥遥领先。香港作为全球供应链的领导和协调中心,应该与珠三角城市共同创造未来的数字供应链。

接下来我想探讨的是为了更好地适应这种新的发展趋势,大湾区内企业合作的重点也要做出一点相应的改变。首先,创新合作成为新时期大湾区企业合作的重中之重。在全球与区域动态竞争的舞台上,活跃的创新与科技、技术的人力资本提升,是一个经济体更具活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不二法则。而近数年的中美贸易科技战则进一步增加了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紧迫性。与此同时,新兴的亚洲消费市场,有着与欧美市场不同的消费观和消费需求,亚洲各国强大的生产制作能力,也要求中国特别是大湾区的企业,由低成本产品的提供者变为满足亚洲市场品味的新产品的创造者。

粤港澳大湾区的应用研究和面向市场的开放研究创新,尤其是产业化的创新已经位于中国前列,但是目前大湾区的专利技术,多来自于区外,美国、北京等地。区域还缺乏自己的原始创新核心城市。在这方面,我希望我们能够善于利用香港的基础科学研究优势。香港有多个排名世界顶级的大学学科,同时拥有知识产权保护和法制环境,可以说香港有强大的原始创新的能力,大湾区的创新可以参考东京湾模式。将香港作为中国及大湾区新产品的测试市场和试制基地,即香港集中投入0~1的实验室研发阶段,同时也可以从事1~10的小批量市值生产阶段,从功能和市场接受程度两方面来完善产品,而珠三角各城市可以专注于10~10万的较大规模的市场测试,产品反复迭代创新的阶段,直到最终在珠三角或其他地区实现大规模的生产,并向全球推出。而在科技和创新合作方面,深港合作更是大湾区建设国际创新中心成功的关键。

其次,大湾区企业要合作推动内外循环良性互动,为国家的双循环战略贡献力量。中国以双循环发展格局应对世界形势的变化,人们大多会有认同香港正在外循环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我认为通过与珠三角城市的紧密合作,香港在国家内循环中的作用也同样不可忽视。由于深圳是外销港资企业的主要所在地,因此在这方面深港合作可以先行一步,共同推动内外循环的良性互动。可以通过深港合作,充分发挥深圳熟悉国内市场和大环境,香港熟悉国外市场的双重优势,将香港企业纳入内循环,并用好香港的国际网络为外循环作出贡献。比如深港试点推动企业实现内外贸一体化,试点解决中外标准互认的问题。再比如以深圳作为制度创新的前沿试点,进一步扩大服务业的对外开放等等。

第三,更好地利用香港供应链枢纽的功能,让香港作为大湾区企业走出去的平台。当下,国家在一带一路地区的首阶段建设已经基本完成,当地的基础设施已经到位。接下来就是中国企业到这些地区投资市场获得商业机会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又可配合各一带一路国家进行工业化,使其能在出口创汇及就业上得益。特别是在我们之前提到的东盟地区,RCEP的签署和生效让东亚、东南亚与大洋洲连成全球最大的共同市场,东盟将成为中国重更重要的经济伙伴。冯氏利丰公司的采购和生产基地就已经涵盖了多个东盟国家,而我们在那里也看到非常多的中国同行。在这方面我特别希望珠三角企业能够以香港作为走出去的基地,借助香港连接南北的优越中心地理位置,开放多元的商业环境,与国际接轨的各种专业及法律服务,拓展东南亚以及更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

最后,要用好香港的贸易融资功能,壮大大湾区中小企业的实力,促进实体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广东是中国外向型经济的核心,国际贸易成就了大湾区世界工厂的地位,因此我们必须成为贸易自由和全球化生产的坚定支持者和推动者。同时,在我看来,全球经济就业复苏的关键在于重振全球供应链和贸易以保障中小企业,而贸易融资的角色最为关键。事实上,贸易融资是许多中小型企业的重要生命线,支撑起全球80%以上的贸易活动。香港既是全球贸易和供应链管理中心,也是国际金融中心,而贸易融资恰恰是把贸易和金融服务两者连接起来,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方式。因此我非常希望大湾区的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能够充分利用香港的贸易融资功能,提升自己在国际贸易中的竞争能力,同时也推动香港升级为区域贸易融资中心,服务于东盟和一带一路国家。

各位嘉宾,粤港澳大湾区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连接着大量的新兴市场,未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它是一个成长中的湾区,与世界成熟湾区相比,无论是在互联互通,还是在科技创新方面,仍存在一定的差距。因此我们不能松懈,要一如既往、齐心协力,在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基础上,不断扩大和提高人员、商品、资本、信息和数据的跨境流动,实现进一步融合发展。既为推动国家的战略发展出一份力,也为自身赢得发展的机遇,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