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关注气候变化的盈利能力 港中大(深圳)经管学院黄侃元教授论文解读
发布时间:2022-12-27浏览次数:308次

迄今为止,全球ESG投资规模达40万亿美元,近年来投资重点越来越倾向环境方面。一方面,ESG投资者会尽力避免持有承担重大环境责任或者依赖污染业务运营的公司的股份,比如石油和天然气巨头埃克森。另一方面,ESG投资者想要投资那些可能会在低碳经济转型中获利的公司,比如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第一太阳能。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黄侃元教授与合作者的研究聚焦中国的ESG投资,论文“ESG Investors in China Focused on Profit Potential of Climate Change”由UCLA Anderson Review重点推荐。

论文作者


黄侃元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教授

研究领域

信息披露、股票分析师、债务合同和创业

论文合作者

Henry L. Friedman

(UCLA Anderson)

Kaiwen Wu

(Shanghai Lixin University of Accounting and Finance)


对碳中和目标负面影响的关注较少

论文利用中国股市的特性,向投资者提供可以向公司提问的平台。在此类平台上,管理层必须在几天内回答投资者的问题,而且身为“董事会秘书”的高级经理(往往由首席财务官担任)会负责监督这些问题。从一问一答中,我们看到中国的投资者更关注气候变暖带来的好处,即公司是否将从中获利,而很少关注到不利之处。

就词频而言,下面这些摘自投资者问题和管理层回答中的词语都强调向前看,强调公司的发展方向,而很少强调目前的处境。“发展”和“技术”等字眼随处可见,但“排放”一词则较少出现。

摘自投资者问题中的碳相关的词频

摘自管理层回答中的碳相关的词频

2021年3月,中国宣布了碳排放政策的重大转变,让研究人员可以实时了解政府对碳中和的有力承诺对碳相关问题的数量和性质的影响程度。

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2020年秋季承诺,中国将在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到206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碳中和目标。2021年3月,中国政府在两会上将2030/2060碳目标纳入国家经济政策。研究人员注意到,在政府宣布前后,投资者提出的碳相关的问题大幅增加。大部分投资者最感兴趣的数据与公司能否从政府提出的40年内实现绿色转型的明确目标中获益相关。而并没有太多关于潜在负面影响的担心。

研究人员也梳理出了一些信号,碳相关问题的增多并不是因为投资者们领悟了该政策,变得更具社会责任感。研究人员找到的证据表明投资者更好奇哪里有利可图,而不仅是行善事。

放眼碳中和的有利之处

研究人员创立了一个数据库,其中包括2020年1月至2021年11月之间通过两个平台向公司提交的所有问题。由此,研究人员可以观察2021年3月政府提出碳中和政策前后的情形。他们的重点放在大部分中国投资者持有的A股。

在那段时间提交的100万个问题中,有9000个与碳政策相关的问题,且绝大部分是在政府宣布之后提出。政府宣布前14个月内,碳政策相关问题不到700个(有趣的是,习近平主席于2020年9月在联合国提出碳中和目标时,当月相关问题数量没有增长)。

研究人员在报告中表示,在2021年3月,碳中和目标纳入国家经济政策时,该月出现了大约3000个碳政策相关问题。数据库收纳的近4000家公司中,每4家公司中至少有1家收到了至少一个碳政策相关问题。

这些碳政策相关问题的潜台词无疑是在问商机,70%的问题都是关于“贵司是否已经制定或者有关于帮助实现碳中和目标的未来商业计划”。

不仅仅是“漂绿”?

一类ESG的研究(和批判)认为,以碳中和战略为导向的资产大幅增长的其中一个作用就是抓住那些行善者的钱袋子,这些行善者更关注社会公益而不是现金流前景,仅是以此游说就足以吸引投资者。

而本文认为,如果温情效应投资是唯一起作用的因素,那么对碳相关问题的焦点公司和不在投资者碳雷达区的公司来说,他们的盈利公告披露的新资料不会对股价产生任何影响。也就是说,信息并不重要,投资有ESG意识的公司就足矣。

研究团队发现在碳中和政策宣布之前,有碳相关问题和没有碳相关问题的公司的用于衡量新信息带来的价格反应的指标(盈利反应系数,ERC)差别不大,分别是0.052和0.039。2021年3月以后,情况有了显著转变。那些被问及碳相关问题的公司的ERC上升至0.182,而未被问及有关问题的公司的ERC增长幅度则小得多,只有0.54。

分析师的预测反映了投资者问题中的投资机会角度。研究人员在报告中表示,在政府宣布具体目标后,针对收到了碳相关问题的公司的盈利预测提高了7.1%,而那些未收到相关问题的公司,分析师预计盈利将有2.5%的平均降幅。

此外,研究人员发现在政府宣布之后的一个月,碳相关问题的目标公司比未收到碳问题的公司的收益率要高3.1%。而这种增长并不是一次性反应,研究人员发现这种增长在三个月后也没有回调。

批判ESG的人通常认为可持续投资是一种营销策略,不承担任何实质后果。而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对ESG活动的公开支持提供了一个合理渠道,让ESG活动和信息变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