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中国式现代化如何在科创金融上实现突围?
发布时间:2023-03-10浏览次数:971次

随着我国科创板和北交所的日渐成熟,加上最近注册制“最后一只靴子”的落地,接下来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即将从二级市场向一级市场倾斜。而全国从济南到长三角五市的科创金融试验区,则可视为“头炮”,这个“头炮”是否能“响”、又是否能“响”得漂亮,就显得格外重要。为什么我们急切地需要从科创金融上着力突围?什么才是科创金融?它跟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有什么不同?中国式现代化又如何在科创金融上实现突围?针对以上种种问题,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制度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凌冰冰分享他的观点。

为什么我们急切地需要从科创金融上着力突围?

一是不论是涉及国家安全的核心硬科技,还是推进国家高质量发展的专精特新“小巨人”预备队,都亟待科创金融的输血赋能。

过往以银行借贷抵押为主的融资渠道在这些全新的投资标的面前往往失效,而以政府财政政策补贴的方式则既容易滋生腐败,又增加财政负担,还无法充分调动社会优质资源配置。

二是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放缓,我国中央和地方财政都必将从土地财政向股权财政转移,而科创金融则是解决财政危机、确保可持续发展的必然之选。

除了在二级市场要求所有央企、国企进行ESG报告主动披露以积极链接国际资本市场外,如何从上市前的一级股权市场、乃至天使轮就开始介入助推以实现企业、市场和政府多方共赢,也是科创金融的根本使命。

什么才是科创金融?

它跟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有什么不同?

在做进一步探讨之前,笔者发现也有必要厘定一下科创金融的概念范畴,因为业界不少也容易把科创金融与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混为一谈。

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是指科学技术发展对金融行业的赋能迭代和科学技术在金融业界的广泛应用,而科创金融则是一个更加狭小而明确的概念,即指通过创新金融专注赋能科技领域创新企业,特别是以股权为主或者是股债混合的方式来为科技创新企业提供有效的可持续资金支持。

纵观全球,科创金融方面做得最成功的还是美国硅谷,而在美国硅谷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又是硅谷银行,几乎当下美国所有的科技巨头都曾是硅谷银行的客户,在创业成立初期或者发展早期都接受过硅谷银行的科创金融服务。

硅谷银行之成功,主要依赖于美国硅谷整个风险投资生态环境的成熟,即创业公司必须首先获得风险投资,才能享受硅谷银行提供的系列服务;以及他们在传统银行体系上对“投贷联动”模式或者叫“股债混合”模式的创新应用,即使银行沉淀资本由现金流逻辑和抵押担保逻辑向企业价值逻辑转移推进和激活。

中国式现代化

如何在科创金融上实现突围?

第一,构建开放、透明、健康的风险投资生态环境理应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职务,即先学会做好裁判,而非急着自己下场当球手参与竞争。

尽管我们在股权财政方面的“深圳模式”和“合肥模式”已经被广为传唱和争相模仿,但其实这更多应理解为在于救急而非可持续共赢,甚至可能导致社会资本侏儒化,最终又把所有的危机风险和监管负担全部转移到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政府部门身上。

科创金融的风险投资属性,就在于如何充分调度全社会资源更好地分担科创企业在整个成长发展周期中所面临的种种风险和机遇,包括创业者的企业家精神、知识产权技能的保护与交易、以及天使投资和股权投资业界的充分交流、筛选和监督等等。

例如,国家高新企业补贴认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社会风险投资提供信誉担保和风险管理。

第二,做好从业人员持续教育工作以及投资者教育工作是更加切实可行的落地执行方案,即从对资金流的管理转移到对相关人的教育,因为人往往才是最大的风险所在。

不论是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我们当下都急缺对金融从业人员的可持续教育投入。在这方面,建议充分借鉴和学习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在金融从业人员方面的考牌认证、行业支援和可持续教育制度,让科创金融人才能获得最佳培育和发展。

同样对社会更广泛的投资者也非常有必要提前进行系列科创金融普及教育工作,而不是像过去P2P等创新金融出现风险危机带来重创之后才追悔莫及。重建广大投资者对中国金融投资市场的信心,这也是如何让我们的国民储蓄金额降低,增加投资和消费信心的必修课。

例如,在地铁、公园和公众媒体上滚动播出更多科创金融投资资讯,增强全体市民的风险投资意识和获得感。

中国式现代化的具体进程,很大程度上可以通过居民财富在科创金融上的配置占比来进行衡量。如何牵引居民财富从传统银行储蓄和房产投资领域向金融投资消费市场转移,特别是配合国家战略发展增配科创金融板块,这个问题在当下显得愈发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