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第五期 | 应对中美贸易战重点是结构性改革
发布时间:2018-11-13浏览次数:2507次

美国中期选举似乎并不能改变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在第五期“深高金大讲堂”上,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教授、香港亚太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贸易和发展研究计划主任盛柳刚教授这样表示。原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深高金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王健教授认为,贸易战本身对中国经济影响并不是很大,但中美两国关系正由合作转向对抗。





特朗普所持的根深蒂固的“重商主义”观点认为,在国际贸易中,“贸易顺差是好事,贸易逆差是坏事,贸易逆差方利益受损”。在这一观点的驱使下,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战略使中美关系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盛教授指出,特朗普这一观点存在一定误区,“赤字不一定是坏事”。盛柳刚教授随后从深层次剖析中美贸易关系,提出中国政府应采取短期的逆经济周期政策,即货币和财政政策双宽松,稳杠杆、减税降费,帮民营企业舒困。更应该大力推动结构性改革,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基础作用。

2018年是中美经贸关系的变局之年,盛教授分析指出三大原因引发了中美贸易战,即中国经济的崛起、全球化助推不平等,以及后危机时代美国民粹主义抬头。美国处在产业链的上游,美、韩、日等国大量向中国出口零部件、核心产品的中间品。中国把中间品加工成最终产品后出口到美国、欧盟等地。如果排除上游对中国的出口额,实际上中国在增加值上的顺差并不大。此外(如图1)美国对华商品贸易出口额、服务贸易出口额加上在华子公司的商品和销售,美国商品服务在华销售额还高于中国对美国出口的数字。




他认为,贸易战的影响将在三个阶段体现。第一波,金融市场将受到冲击,导致股市下跌和人民币贬值;第二波,被征高关税的商品双边贸易将下降;第三波,不确定性和悲观情绪上升,叠加金融市场波动,导致企业投资和消费者消费下降,最终影响就业和产出。盛教授分享了一个关于中美贸易战的量化研究,假设美国对所有自华进口征收45%的关税,则美国是最大输家,中国损失相对较小。同时,美国对亚洲其他国家的进出口数据表明,美国寻求其他国家替代对中国的进口比较困难。而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使得以美元计价的中国商品更加便宜,增加了对其他国家出口的优势。

盛教授研判,当今世界经济最大的挑战是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单边贸易保护主义。面对中美关系由“战略合作”向“战略竞争”的转变,盛教授提出六点应对策略。第一,中美经贸关系转向“战略竞争”,但要避免中美之间走向“战略对抗”或者更严重的“冷战”。中美之间应“管控分歧,合作共赢”。中国政府应积极与美国进行磋商尽早结束惩罚性关税。第二,应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坚持在WTO框架下解决贸易摩擦,但不应固守乌拉圭回合的贸易谈判结果,直面美日欧等国家对中国国企和政府补贴的批评。第三,应寻求一条共赢共享的全球化道路,中国应主动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第四,应降低企业成本,减税降费,稳定就业和产出。第五,应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科技自主创新,保持制造业竞争力。第六,应推动结构性改革,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基础作用,推进国企改革,限制政府权力,健全法治社会。应对中美贸易战,盛教授认为,目前采取的短期逆经济周期政策,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帮民营企业舒困。然而,从长远来看,结构性改革是今后发展的重点难点。




王健教授在做讲座点评时表示,仅就国际贸易而言,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并不会非常大。但中美关系正由合作交流走向对抗,这才是更令人担忧的问题。“中国政府应坚持改革开放,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积极调整经济结构。”王教授认为,中国市场巨大,贸易伙伴不仅包括美国,还有其他很多国家。比如中国目前最大的贸易伙伴是欧盟,而非美国。如果中国坚持改革开放,最后的结局可能是美国孤立中国不成,反将自己孤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