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专访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 深度解读深圳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
发布时间:2020-11-20浏览次数:82次

10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以下称《实施方案》)。深圳市原副市长、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唐杰接受了深高金的专访并表示,由《实施方案》可以看出中央对深圳的要求:形成可复制的经验,做到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


唐杰

深圳市原副市长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教授


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提供可复制经验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深圳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是大家会觉得深圳的经验不可学,因为深圳是特殊的。”唐杰表示,特区改革的时代不能靠优惠政策,这样的经验难以复制,《实施方案》的推出意味着中央现阶段让深圳解决的问题是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做国内的重大改革,要有系统性,要有阶段性。如何做到能复制,是个难题。为什么有些改革适合在深圳做?因为深圳体制机制比较健全,改革领域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大致相同。因此要做到经验可复制,就是要建立更高水平、更加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更加开放,推进更加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的改革。


唐杰认为,深圳所经历的过去是在打破传统经济计划,而现在所要做的是创造和创新,达到能够和世界对话的高度。


唐杰教授接受深高金专访


未来重点在科学引领,基础研究是关键


深圳现在需要解决的最大难题是什么?唐杰抛出问题,“过去我们常说中等收入陷阱,高收入一样有陷阱。在过去的40年里,深圳从工业化到城市化,现在这两个任务完成了,我们要进行后工业化。”在唐杰看来,走向更高端要靠科学发展,“深圳近些年着力发展大学,港中大(深圳)很成功,南科大和哈工大(深圳)也挺成功,但是还不够,还需要继续发展。未来5-10年让深圳成为中国高等教育最领先的地方,形成教育特区。同时我们要有大量的研究机构,目前深圳的自有专利技术很多,但有多少在核心领域?”唐杰说,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的共同特征都是产生在本国的专利不超过20%。深圳要走向科学引领,走到世界高端,必须解决两大问题:一是科学教育领域行政化,二是企业想做短平快的急功近利。“深圳的整体水平向华为靠拢是中央对深圳提出的要求和期望”,唐杰说,全球科学引领美国是领导者,当前“卡脖子”的技术和产业大量是华人在做,比如做AI技术的接近一半是华人,为什么这些华人精英不回国?唐杰认为需要反思并改革相关体制机制,创造更好的研发条件。


唐杰表示,如何把科研成果转变为产业成果,这是深圳当前要做的。《方案》对科技改革也有所体现,要推动知识产权定价,便利VC/PE进入,而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市场体系建设。



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


此次《实施方案》包含六大项,一揽子推出27条改革举措。唐杰指出,实际上后五条属于强化保障措施,前22条基本上就是目前中国国内所面临的重大问题。


深圳的土地问题是民众较为关注的一个问题,但是土地问题并不仅存在于深圳,而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实施方案》支持在土地管理制度上深化探索,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委托深圳市政府批准。支持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要求的前提下,推进二三产业混合用地。这一措施有望把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合起来讨论。


《实施方案》支持在资本市场建设上先行先试,支持开展数字人民币内部封闭试点测试,推动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应用和国际合作。唐杰表示,数字化货币实际上体现了一个向数字经济转型的过程,社会和市场对此期望很高。数字货币是否能替代“美元霸权”?实际上“霸权”是以经济科技能力为基础的。“最近有很多人在谈论美国的量化宽松是不是在‘薅全世界的羊毛’,但如果美联储这一轮没有如此迅速地量化宽松,全球金融体系可能会因‘新冠’而崩溃,但数字经济和数字货币将来境况会如何则还需要再研究。实际上这是完全靠稀缺性来挂钩的,它与黄金一样,不和一国购买利益挂钩。”


劳动力的问题在城市发展的进程中也应给予重视。此次《实施方案》提出,探索适应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发展需要的特殊工时管理制度。唐杰认为,这样的制度初衷很好,旨在保证劳动者的最低收入,并且在加班工作时也保障了劳动者的额外补贴。但如果在一些特殊行业,比如航空业可能涉及长时间飞行,如果也实行类似的政策,可能不太合理。在连续生产的行业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这样会导致劳动力成本上升。其实现在深圳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即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速度明显超过劳动生产率,这一问题需引起重视。



推进法制机制改革,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


法治建设为高质量发展、优化营商环境提供了保障。在立法的保护下,深圳的知识产权规模、质量水平快速提升。截至2020年7月1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公布立法为369件,可以说是走在全国立法的前列。唐杰认为,未来的关键在于提高立法质量,实现公平。现有的法律涉及到一个视情节而定的问题,主观判断可能会产生法律的不公平。另外,目前在很大程度上是教化和道德,但道德并不是法律,不能混为一体。


还需要提高立法效率,使政府能从大量的行政审批事务中解放出来。政府应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简化审批流程。“审批制造成了短缺系统,过度审批容易导致过剩产业。”现在进行营商环境改革,营商环境国际化的标准就是法律。发达国家、法律健全的国家就是改变了营商环境,有法可依。要建立一套达到世界竞争力的体系,才能提高国际化水平。唐杰说,法不仅在于立,还在于修,要根据实践的变化而变化。此外,立法是否需要广泛征求社会意见以及社会如何参与都是亟需讨论和解决的问题。


要想推进法制机制改革,完善现有体制,前人经验值得借鉴。目前深圳有很多经验可推广可复制,但是缺少体系化的归纳总结。唐杰建议,深圳众高校对深圳历史上的法制化、国际化、市场化的重大案例进行编写。


“其实未来我们深化改革的余地还很多,不做纵向,做横向比较,其实我们的欠缺还很多。要敞开心扉去学别人,把自己的制度打造到最好。”唐杰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