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院新闻
为什么需要包容接纳中国?
发布时间:2021-06-25浏览次数:376次




本文为译文,原文首发于 Project Syndicate

经作者同意转载



香港 — 北约领导人在最新公报中宣称,中国“对国际秩序构成了系统性挑战”。中国驻欧盟使团明确回应:“中国不会对谁形成‘系统性挑战’,但如果谁要对中国实施‘系统性挑战’,中国不会无动于衷。” 这种针锋相对的言辞大可不必,世界上大多数民众并不希望中美对抗升级。然而,对抗升级的可能性却与日俱增。

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基本上维持了其前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对华强硬政策(尽管在其它大部分领域这两位总统的政策大相径庭):激烈竞争、有需要时合作、必要时对抗。而正如其对北约公报的回应所揭示的,中国采取了自己的三点应对策略:不想打、不怕打、但必要时会坚决反击    北约并不是拜登推动美国对华行动的唯一场合。在最近的G7峰会和与欧盟领导人的会晤期间,拜登还试图说服美国的盟友组成统一战线,对抗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看到了这些强硬对华政策的危险。他最近警告,美国建制派将中国视为对美国生存最大威胁,实际上是在为“新冷战”擂鼓助威,而这场新冷战将不会有任何赢家。正如他指出的,围绕“与中国展开零和博弈”的主题来构建美国外交政策“在政治上是危险的,在战略上则是适得其反的”。

美国对中国漏洞百出的策略源于其长期追求绝对国家安全目标的信仰。这个目标在二战后的几十年里可能是合理的,因为期间美国正掌管着它引领的单极世界秩序。但在今天的多极全球体系中,美国继续追求绝对的国家安全是不现实的。

在当今世界,试图“遏制和对抗”那些拥有不同价值观或制度的国家与社会,而不是通过谈判达成一个新的可以包容接纳他们的全球契约,是导致冲突的根源。它必将阻碍在应对气候变化等人类共同挑战方面展开互利的经济往来与合作。正如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的一位发言人在G7峰会后指出的那样,“我们历来认为,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应该一律平等,世界上的事情应由各国商量着办,而不应由少数几个国家操纵,那样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进一步深究,我们会发现:即使是在这“少数几个国家”中,与中国对抗的政策并不是大多数民众的意愿。正如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今天的美国看起来更像是由一个富豪集团统治而不是由一个名副其实的代议制民主体制来治理,收入最高的1%的精英能够主导大多数公共政策的制定朝对富豪集团有利的方向发展。

如果在一个占世界人口5%的国家里,其最富有的1%的人试图将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推向冲突与对抗,整个世界将遭受巨大的痛苦,而绝大多数的全球民众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发言权。如果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真的相信民主精神,他们应该看到这是一个民主体系不可接受的结果。

一种更好的,也是反映了西方自由民主国家所珍视的价值观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去考虑“全球村”的整体利益,包括整个人类以及其赖以生存的地球。这意味着将我们的视角需要从追求国家安全扩大到追求全球安全,也就是追求对全球最多的民众有最好的福利的最优选择,并确保每个地球人在决定大家共享的集体未来发展方面都有发言权。

我们并不是在主张全球政府。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已经证明单一文化的脆弱性。人类文明与自然界演化一样,多样性会带来稳定和进步。即使是有竞争,也可以是一件好事,但前提是需要在有效的合作与竞争之间达到一个平衡,并杜绝针对人类或环境的暴力行为。

如何实现一个“全球村”秩序呢?利用现代技术给我们提供的自下而上的反馈机制将至关重要,但需要打破传统上全球精英通过晦涩语言与观念筑起的交流障碍及孤岛效应。这些破旧立新的行动可以将更多的拥有各种领域知识的社群与民众参与讨论并做出贡献与影响。

这种更接地气、更多元、更有代表性、更系统的治理与发展模式在比较传统经济思维(如专注于越来越多的消费、投资和增长)和可持续发展观念 (如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保护生物多样性)时就显得非常有用。在一个全球村秩序里,对某个领域福利的过度膨胀(如物质生活),往往会带来非常糟糕的整体社会福利(如不平等与污染)

过时的从小群体(如国家)利益出发的思维模式也反映在一些流行的似是而非的学派讨论中,如宣称中美陷入了一场“文明的冲突”。可是,我们应该知道帝国之间难免有冲突,但文明之间应彼此以“文明”的姿态与精神礼尚往来,毕竟不同的文明都住在同一个地球村

为此,全球领导人必须超越对国家安全的狭隘关注,并通过广泛包容的讨论,去探讨如何实现全球安全,包括全世界的和平、稳定、营养与健康、以及环境可持续。但是,美国必须首先放弃遏制中国,并开始包容接纳中国





研究所所长:肖耿教授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经济学博士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客座教授、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主席

研究领域:制度经济学、国际金融、中国经济、金融科技监管

邮箱:xiaogeng@cuhk.edu.cn




副研究员:吴未

英国伯明翰大学战略管理博士

研究领域:金融地理、金融科技、普惠金融、可持续金融

邮箱:wuwei@cuhk.edu.cn





研究助理:何季蓉

南加州大学应用经济学与计量经济学理学硕士

名古屋大学环境经济学研修生

上海大学财务管理管理学学士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国际金融

邮箱:hejirong@cuhk.edu.cn



研究助理:张娜

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应用经济学硕士

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统计学学士(双学位)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学、国际金融、投资管理

邮箱:zhangna@cuhk.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