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练卓文:发挥内地港资制造业潜力助香港产业复兴
发布时间:2022-08-03浏览次数:538次

从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到2019年的社会风波,再到近两年疫情的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备受考验,人才流失问题日益严重,部分外资机构开始撤离。香港何时才能恢复昔日国际化都市的功能,目前仍是未知数。

面对当下的挑战,未来香港产业复兴之路如何谋划,是一个很值得探讨而且很迫切的议题。据统计,港资制造企业在内地的资产约8.5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三倍有多。在目前香港面临严峻的挑战下,在内地的港资制造业总体上是正常运作,无论对内地的进出口贸易、产值、税收、就业,还是稳定香港本地的经济都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日前,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练卓文政策研究员撰写的文章《发挥内地港资制造业潜力助香港产业复兴》被《香港国际金融评论》《大公报》全文刊登。

作者简介

练卓文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

政策研究员

香港工业总会在2015年发表的报告中已经指出,香港必须改革既有的工业政策,制定完整且进取的工业政策体系,重建香港工业基础,加强工业竞争力。香港工业政策体系须包含本港发展、对外合作的两大部分,全面统筹和推动香港工业界的转型升级,无缝对接海内外市场、产业和科研体系。

香港特区政府2015年特别在《施政报告》中首次提出“再工业化”。香港创科局于2017年4月正式设立创新、科技及再工业化委员会,重点在四大方面推动香港“再工业化”,即提供基础设施、财政支援、技术支援,以及培训和汇聚人才。但相关的政策对在内地的港资制造业支援不足,没有全面统筹和推动香港工业界的转型升级。

今天,香港处于特殊困难的时期,人才流失是其中最大的挑战之一,而且工业用地资源稀缺、产业配套不足、生产成本高等客观条件难以改变。但香港拥有庞大的制造业在内地,如果能突破本地化思维,借助内地不同城市的比较优势和市场优势,对接海内外市场、产业和科研体系,这对于香港工业的长远发展和产业复兴十分重要。

内地港资制造业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一方面对于国家当前稳外贸、稳就业很重要,另一方面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之下是香港联通内地与国际的桥梁,是香港工业的支柱。随着香港越来越多的大学、科研机构、人才在内地市场拓展,香港的离岸工业体系逐步完善,可以从松散型变成集约型,聚焦世界最前沿的领域进行攻坚。

发展香港的离岸工业体系与香港本地“再工业化”并不冲突,可以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其关键在于衔接香港、内地和国际之间的产业、科研以及人才体系,目的在于提升港资制造业整体的工业竞争力。香港拥有与国际接轨的体系,在一些领域的基础研究非常突出,不少内地知名企业如华为、联想、李宁等,都已在香港设立研发中心。香港的独特优势不会因为发展香港的离岸工业体系而失去,相反会进一步促进人才、科研等要素的流动,同时亦有利于香港的专业服务拓展内地的市场。

一、内地港资制造业复兴对香港的重要性

很多人在讨论香港经济的时候,经常忽略了内地投资的港资制造业,这部分工业虽然不能把它直接算入香港本地生产总值(GDP),但如果从国民生产总值(GNP)的角度考察,不能不将其视为香港工业(制造业)的扩展与延伸。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20年香港的人均国民总收入(现价)达到48630美元,高于日本、韩国、欧盟和中国内地,但少于澳门、美国、新加坡(见下图1)。

2019年港资制造企业在内地资产约8.5万亿元人民币,占全国工业企业资产约7.1%,相当于当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2.9万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6万亿)的三倍有多;利润总额约为6093亿元人民币,占全国工业企业利润约9.3%,相当于当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23.7%。以上数据虽然没有反映在香港的GDP里面,但却反映在香港GNP当中,这个规模不可小觑。

根据统计,在内地投资的港资制造业,约一半在广东省,其余主要分布在江苏省、浙江省、福建省和山东省(见下图2)。在广东省的港资制造业主要集中于珠三角地区,并以劳动密集型的传统制造业为主,行业主要集中在电子及通讯设备制造业、电器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纺织业、塑料制品业、文教体育用品制造业等(见下图3),还有包括玩具、钟表、珠宝等行业香港制造的产品都在国际享有声誉。

在内地投资的港资制造业,不仅直接影响香港GNP的增长,而且由于大多数企业的运营总部均在香港,与香港本地的生产性服务业、进出口贸易息息相关。根据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于2020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港商在内地部分生产用的原料经香港进口的比率超过半数;针对高价值和设有严格到货期限的制造产品,经香港出口仍是首选;在会计/财务及审计支出方面,约八成是用香港的专业服务。

二、香港本地「再工业化」的挑战

香港政府目前倡导的「再工业化」计划,是利用香港在科研、设计和知识产权保障的优势,通过创新科技,如物联网、人工智能、新材料及「工业4.0」智能生产工序等,简化流程,在本地发展高增值产业及产业链。

香港现时共有三个营运中的工业村(上图4),分别位于大埔、元朗和将军澳,全部由香港科技园公司(HKSTPC)管理。根据香港政府的再工业化计划,HKSTPC正在实施工业村2.0(IE2.0)计划,重点支援智能生产和高增值制造业,该计划专门针对五个关键行业,包括:1.医药、医疗保健和生物医学;2.电子和光学;3.精密工程及装配;4.专业制造或先进材料;5.资讯、通讯和电讯。此外,政府已批准并提出的项目还包括:将军澳工业村的先进制造业中心和数据技术中心、元朗工业村的微电子中心,位于落马洲河套地区的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均是由香港科技园公司(HKSTPC)开发和管理。

香港「再工业化」是香港产业复兴重要的一步,但当前亦面临不少的挑战:

第一, 第五波疫情严重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香港目前正遭遇疫情暴发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几乎所有的经济活动停顿,与内地及海外的正常通关遥遥无期,经济恢复有待时日,仅靠本地难以实现「再工业化」。

第二,香港人才流失严重。根据香港大学香港经济研究中心 2017 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58%受访企业表示在香港难以聘请合适人才。香港的住房和预期工资成本高,在本地聘请研发人才的成本高于内地。此外,香港研发人才流失率也很高,科研人才更愿意到国外或中国内地寻求发展机会。

香港总商会2022年1月10日至21日进行的调查显示,香港正面临受过教育的工人外流,其規模自1990年代初以來所未見。其中「30-39岁」及「40-49岁」是离开香港的两个主要年龄组别(下图5),工程及技术类的员工占比最高(下图6)。

第三,土地空间不足,而且人力成本及生产配套远不及珠三角城市。据香港生产力促进局与港大经管学院于2021年7-9月专门针对食品科技、健康科技以及绿色科技做的调查显示(见下图7),缺乏足够的空间建立自动化生产线、卸货空间不足、以及楼底太低是主要的挑战。

第四,科研成果缺乏工业体系的支撑。香港虽拥有世界级的研究型大学,学界亦强于学术性基础研究,但应用研究却一直受到忽略,加上缺乏中游转移和下游生产,令不少本地的科研成果缺乏工业体系支撑以完成转化,以学术作主导的研究难以把技术过渡发展至商业应用。

三、香港未来需要思考的政策方向

(一)政府需制定长远、全面和系统化的工业政策

香港制造业在全球供应链中担当着重要的角色,遍布内地多个省份以及东南亚多个国家,大部分企业以香港为总部,与香港的银行、贸易、物流、会计、法律、保险等多个生产性服务业息息相关,帮助香港融入全球价值链以及规则体系,亦是未来推动香港经济结构转型以及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因此,香港政府应该着眼全球产业价值链以及国家发展大局,从长远规划香港的产业政策,包括本地及外地的生产活动、制造业及上下游生产性服务业,传统及新兴制造业。

(二)主动对接国家、广东省的产业规划,帮助香港制造业接轨内地最前沿产业和科技

香港在内地制造业大多数属于传统加工贸易,内地政府倾向于把资源集中于扶持新兴战略性产业、高技术产业和发展第三产业,香港制造业有被边缘化的趋势。特区政府需要主动对接国家、广东省的产业规划,肯定港资制造业对内地改革开放以及引进技术、设备、人才等方面所做出的卓越贡献,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让内地港资制造业生存和发展。

此外,香港也有不少制造业在东南亚国家,随着RCEP落地实施,香港政府亦需要主动对接RCEP各成员国,为香港企业争取更多的机会。

(三)发挥香港所长与内地合建工业服务体系

虽然香港已不合适发展大规模工业,但香港发展工业服务有相当成熟的经验及条件。过去主要是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帮助内地港资企业升级转型,目前香港各所大学、科研机构、专业服务机构已纷纷在大湾区布局,政府可以考虑支持这些机构组合成一个工业服务体系,以服务输出的方式支援内地的港资制造业,同时为内地的中小企业提供有偿服务,并且可把一些配套工业发展的基础设施投资于内地,与内地合作建立工业服务体系。例如,香港先进制造业中心(AMC)可以按照香港的标准在内地建设若干个AMC,配合香港厂商直接在内地技术创新,生产高附加值、高混合性和高度定制化的产品。

围绕内地的港资制造业,利用香港的技术、资金、人才并结合内地的优势,建立完善的工业服务体系,一方面可以帮助香港的厂商可以节省回流的成本,另一方面可以吸收内地的科研人才,弥补香港工业技术人才的不足。同时,亦可吸引更多内地企业进军香港获得在开发能力、管理技能、销售服务等方面的优势,而这些投资将会使香港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