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沈联涛、肖耿:可持续发展是一个市场设计问题
发布时间:2022-09-18浏览次数:394次

香港 - 东南亚的马来群岛离乌克兰很远,婆罗洲的原住民生活在世界上最原始的丛林中,没有留下多少碳足迹。然而,即使是他们也无法逃脱战争、通胀和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建设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最有希望的计划之一,即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现在看起来越来越遥不可及。

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使命是在2030年前“消除贫困、保护地球、确保所有人的繁荣”。但从SDG的最新报告看,形势十分严峻。包括新冠疫情、全球变暖、战争、通胀和两极分化在内的“连锁和相互关联危机”正在危及可持续发展目标议程,并已经逆转了多年来在消除贫困和饥饿方面取得的进展。

我们最近对婆罗洲的访问证实了这些失败带给土著人民的的后果。岛上11.2万穆鲁特人中的大多数生活在北部内陆欠发达的农村地区,主要是在马来西亚的沙巴州。那里的货物和人员的运输在不远的过去不是通过河流,就是沿着碎石路。

一代人以前,在作为狩猎采集者生活了几个世纪后,依赖森林生活的穆鲁特人被说服搬到了他们被政府安排好的定居点并给予了农田。但随着他们的主要产品(未经加工的橡胶原料的价格下跌,他们的收入受到挤压,他们既没有资金也没有技术来转向更有利可图的作物,例如水果或是蔬菜。

改善沙巴州土著人口的命运将需要发展既有利可图又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并使社区避免对援助和补贴的过度依赖。这些模式必须建立在对当地土地和生态系统的本土化认知的基础上,并得到基础设施投资和适当的监管支持。

但这样的支持仍然难以实现,尤其是因为土著人民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有限。虽然他们可以在定期选举中投票,但贿选和买通官员在马来西亚很猖獗,所以经济上的强势群体的利益往往被置于第一位。因此,当地本土化的知识和与自然资源相关的资产并没有被用来推动可持续发展。

这些反映了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面临的更广泛的挑战。正如Jan Wouter Vasbinder和Jonathan Y. H. Sim写的一本2021年的书所表明的那样,世界并不缺乏强大的技术、资金、人才或诀窍。这些要素的存在并没有成功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快速进展正是治理的失败,尤其是市场制度设计的失败。

部分问题是缺乏将技术、知识和资金的供应与需求相匹配的制度系统。从理论上讲,互联网使人们获取信息、技术诀窍、甚至金融资源的途径“变得更加平坦”。但农村原住民往往没有电,更不用说可以接入互联网了,所以即使他们拥有宝贵的专业知识和创新思想,他们应用这些知识和思想还需要一些配套的基础设施和制度环境,而这些配套的公共资源非常有限,制约了他们的就业。

“智慧乡村”的发展可能会有所帮助,可让村庄获得高质量的公共服务,包括水、能源、交通和网络连接,并与智慧城市相连。这将改善粮食安全、刺激生态旅游、促进企业家精神、并在适应气候变化等关键领域建立创新的城乡合作伙伴关系。

在企业社会责任的框架下,商业机构可以在开发智慧村庄过程中发挥核心作用。但他们仍然需要合适的指引,了解将其资源投向哪里才能达成最好效果。这需要政府主导的努力来设计和实施一个将社会效益与企业效益紧密结合的市场环境。

挑战并不局限于供需匹配。正如中国消除贫困的经验带来的启示,复杂的制度变革需要自上而下的协调和规划,以对自下而上的反馈做出合适的制度与4政策调整。(这种策略正是中国乡村振兴的核心,包括农业升级、土地再生以及扩大教育和就业机会)。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所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全球、地方和民众层面的行动。

与此同时,政府必须利用税收和监管激励措施,“推动”复杂的社会系统与可持续发展目标保持一致。监管肯定有助于解决婆罗洲土著社区面临的另外两个关键挑战。首先,棕榈油种植园侵蚀了森林覆盖,杀虫剂和化肥的使用污染了当地的水道,使河流变黄、红土遭受侵蚀、饮用水不再安全、渔业资源枯竭。其次,穿越丛林的泛婆罗洲高速公路虽然让交通变得更容易,但扰乱了当地的生态系统,并迫使年轻人外出寻找工作。

像可持续发展目标这样的高水平目标不可能用僵化、单一的方法来实现。相反,它们必须转化为能够在基层实施和调整的协调良好的具体措施。只有在正确的市场结构和激励措施下,在一个真正反应灵敏的监管体系的监督下,这些目标才有可能实现。


本文首发于Project Syndicate,经作者同意转载,本文为中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