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美元将贬值,肖耿解读全球通胀影响
发布时间:2022-09-23浏览次数:482次

2022年,新冠疫情、地缘冲突、通货膨胀、能源危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并不断向纵深发展。中国内部经济也正经历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窗口,粤港澳大湾区将如何搭建中国与世界的沟通桥梁?如何利用自身优势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如何在数字经济、科技创新等领域引领内地城市?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政策与实践研究所所长、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主席肖耿教授在接受《湾区风云录》采访时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是衔接中国内循环和外循环的一个最重要地区。面对同时存在的以港币为基础的一个经济体系和以人民币为基础的经济体系,大湾区的挑战在于如何克服各生产要素在两个不同系统之间的流动障碍,进而发挥制度多元化的优势。

他进一步表示,实现两个不同系统衔接的前提是“一国两制”,关键是要加强当地地方政府的合作积极性,“让他们像股东一样共享收益,特别是共享税收、共享就业、共享GDP。”

谈到美国通胀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肖耿表示,美国的通胀不可能完全控制住,因为其财政赤字和国内矛盾,使得美国需要把通胀控制在一定水平。但中国不应该追随他们,中国可以通过适当的通胀和适当的人民币升值做相应调整。

最后他总结道,从长远看,美元资产在不断贬值,而人民币资产在不断升值。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

政策与实践研究所所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主席

大湾区作为双体系、双循环的衔接带,拥有巨大机会

大湾区需要发挥制度多元化的优势

在多变的国际大环境下,粤港澳大湾区应该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发挥关键作用?未来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

港澳大湾区非常特殊,它是衔接中国内循环和外循环最重要的一个地区。因为它之间有两个不同的体系:以港币为基础的经济体系和以人民币为基础的经济体系。

其挑战主要也是它有两套不同的体系。两套体系之间,不管是(生产)要素的流动、人才(的流动),还有资金、信息(的流动),都是有障碍的。两个体系的独立性是整个大湾区制度多元化的一个优势。现在主要的挑战是需要克服各要素在两个不同系统之间的流动障碍。因为如果有这些障碍,整个大湾区内部的发展潜力,即它的制度多元化,跨两个系统的优势,就没办法发挥。

要克服这些障碍,必须要求制度创新。这个制度创新是实现两地比较优势、两个系统比较优势的前提。所以,它未来的机会、潜力是非常非常大的。那这两个系统之间如何能够更好地衔接?衔接的目的不是为了把两个系统变成一个系统,而是维持两个不同的系统,但是,又允许两个系统里面的人、资金和信息能够在有限制的情况下畅通。(所谓)有限制的情况,就是它不能够去破坏现有的两个不同体系的独立性,即继续维持“一国两制”。在“一国两制”在岸和离岸的区别下,保证企业在层次、人才、资金,还有信息(等方面)能够相互畅通。

合作的关键,就是在连接两个系统的(深港)口岸经济带中,加强当地地方政府的合作积极性。这个合作的积极性,就是要让他们像股东一样共享收益,共享收益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就是共享税收、共享就业、共享GDP。所以我觉得大湾区作为双体系的、双循环的衔接带,它有很多的挑战。但是,机会也是非常非常大。

大湾区创新能力能够领先,一个原因是企业可以到港交所上市

作为中国民营化规模和比例最高的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在金融助力科技方面将起到哪些功效?在国际市场上有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

如果看国际经验,在科技方面最成功的就是美国。美国成功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资本市场非常发达,也就是股票市场非常发达,实际上就是用全世界股民对风险的容忍度和分散能力,稀释掉(科创)风险。所以,在科技创新本身失败率(高)的前提下,美国的科技创新一直领先全球。

(至于)粤港澳大湾区,其科技创新在内地是领先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有香港——很多企业在可以香港上市。但是也面临很大挑战,因为很多企业都说自己是科技企业,都说自己在创新,但是科技创新需要用市场检验,即通过一个开放的市场化,(形成)具有规模、能够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股票市场,在香港IPO上市是非常不错的,但问题是这些上市的企业真正的运作在内地。而有时候香港的企业(特别是风投)回不了内地,或者因种种原因在跨境的资金调配上存在困难。对一些真正的创业企业,他们会感觉力度好像还是不够。但是前几天香港和前海公布了风投方面的一些合作措施,这是一个发展的方向,我觉得潜力很大。

大湾区数字经济的关键是能够找到跨境监管的有效手段

粤港澳大湾区的数字金融发展呈现哪些特点?在促进中国金融对外开放方面将起到哪些作用呢?

数字经济对未来非常重要,粤港澳大湾区它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香港的监管,它与国际是比较接轨的,也是比较开放的。但是,(它)真正的实体还是在内地,而且很多的人才也在内地,特别是金融、科技各方面的。

现在的问题是两个要能够结合。结合就需要有一个场景,双方进行合作。而这个场景就是双方衔接带,即双方的合作区域,比如说前海,还有北部区。它能够借助于数字技术、特别是数字监管技术对市场主体进行直接的、精准的监管。

一方面,它本身就是一个场景,如何用数字技术进行跨境监管?这个技术上可以实现,但是在制度上、法律上需要有所突破。通过这个跨境监管,它不仅自己就是一个场景,而且它如果成功的话,在技术和制度上有所突破,也会创造出大规模地跨境企业的应用场景。不管是央行的数字货币,还是跨境电商,(未来)都会有巨大的突破。

另一方面,它的前景非常大,特别是对于大湾区城市之间的合作,它潜在能量的释放,将是一个(重要)推动力。所以我觉得数字经济的关键就是能够找到跨境监管的有效的手段,然后创造出一系列跨境的经济活动场景。

美国通胀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美元资产不值钱,并且越来越不值钱

在您看来,激进加息能否改善美国的通胀问题?对全球经济将带来哪些影响?

美国的通胀确实需要加息。但是美国的通胀不可能完全控制住的,因为它的财政赤字和国内的矛盾。美国就是(需要)把通胀控制在一定水平,然后继续通过量化宽松也好、或者其他方法刺激经济,继而支持它的军费,还有各种开销。所以美国是希望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维持通胀水平的。但是它不希望太高。

那么美国目前的加息,实际上它加完息以后,它的实际利率就是名义利率减去通胀率,还是负的。所以美元的资产从长期看,从它的实体购买力看,一直在贬值。

那么为什么短期内美元会升值呢?主要就是炒作。美元加息以后,一些短期资金流动性回流美国,这种情况下,其他国家或地区货币相对美元就会贬值。但从长远来看,美国房价、美国工资,还有美国的各方面价格都在迅速上涨,美元资产是不值钱的,且越来越不值钱。但是,短期从它的金融操作看,美元会短期升值。

对中国来讲,我们要意识到,在全世界大水漫灌的时候,我们不能学他们,我们要去调整我们的价格水平。主要有两个办法,一个是适当的通胀,另一个是让人民币适当的升值。很多人认为,现在美元在加息人民币在贬值,怎么还升值呢?这个做实体经济的朋友应该知道,当前的人民币资产实际上是在升值的,很多外国投资者都在悄悄买入人民币资产。

事实上,美国实际利率是负的,中国实际利率是正的,(从这个角度)中国是有降息空间的。因为实体经济主要看实际利率,即名义利率要减去通胀。中国的名义利率减去通胀后还是正的,而美国,就非常非常负了。所以从这个方面看,中国实际上有很多办法应对(美国加息)。

但我觉得,今后一段时间香港会受到一些压力。因为港币跟美元挂钩,在美元加息的过程中,港币也会有一些压力。但如果我们看香港,美国房价涨得很厉害,香港的房价(却)没有涨。这代表什么?就是(说)香港背后的资产(价值),实际上是离岸人民币的资产价值,它并不跟美国完全同步,只是在联系汇率、短期金融方面,它跟美元的联系更广一些。

全球通胀背景下,最重要是发展实体经济

随着美元走强,国际资金回流美国,不少国家和地区通胀高企,债务违约的情况持续恶化,您认为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久?

要看各个国家的应对政策。美国的当前环境,(决定了)它会加息,但如果加息导致经济衰退,美国又会继续量化宽松。所以(目前看),这个周期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对于其他国家,最重要的是把实体经济做强。那么在做强实体经济的时候,我觉得货币和财政政策方面应该更宽松。

因为宽松和收紧,都是相对的。我们相对美国更紧一点是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差别太大。差别太大容易造成对我们实体经济(产生)束缚,(这)是一些不必要的束缚,我们应该去除。对于一些(货币或财政政策引发的)债务风险,我觉得在国家内部是可以处理掉的。但是,当经济衰退时,实力增长如果跟不上的话,就比较麻烦。因此我觉得实体经济还是最重要的。

如何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我认为可以通过财政政策去帮助实体经济。在货币政策方面,没必要过分担心通胀。实际上,美国、欧洲通胀都比较严重,(即便如此),其他新兴市场的通胀,却没有美国那么严重,因为他们没有印那么多钱。因此,适当的放宽货币政策,加上有力的财政政策,是保护本国经济的一个最有效的方法。

这种情况下,通常(还)需要一些外汇管制(措施)。比如,亚洲金融危机或者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可的、在金融危机发生期间,为防止短期货币炒作(进而导致一个国家金融体系受害)而产生的外汇管制(措施),是被允许,或被鼓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