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屠光绍:高质量发展目标要求金融发展做出变革和调整
发布时间:2022-11-11浏览次数:196次

“金融在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当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使命,随着国家对高质量发展目标和要求的提出,金融的发展也需要做出变革和调整。”10月29日,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人民政府原常务副市长、国际金融30人论坛顾问屠光绍出席第十届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暨国际金融合作与创新论坛,并围绕高质量发展目标对金融发展的要求发表见解。

屠光绍从以下五个方面表述金融发展的变革和调整方向。

- 屠光绍 -

全国政协委员

上海市人民政府原常务副市长

国际金融30人论坛顾问


01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具有更强的导向性和时代性

屠光绍表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由金融的性质和属性决定的,但目前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特别要实现高质量发展,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就具有了更强的时代性和导向性,如数字金融、科创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等。

02 完善金融体系具有更高的系统性和重点性

高质量发展对建立统一大市场提出了明确的部署和要求,统一大市场也包括金融市场,因此金融市场如何在建立统一大市场过程中,既把金融市场的作用发挥好,同时又促进统一大市场,屠光绍认为这对金融体系非常重要。

此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要相互协调。同时,国家层面在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和现代金融监管方面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值得注意的是,金融稳定保障也是近两年对金融管理、金融体系稳定方面的新举措。而金融服务全部纳入监管,如何通过金融管理更好发挥金融体系的作用等方面也具有了明确要求。

“目前进入新发展阶段,特别是高质量发展阶段,将健全资本市场功能、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放在一起来讲,更体现了系统性的要求。”屠光绍认为,依法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是对金融体系的结构、功能提出了要求,而且明确了导向。

03 在扩大金融开放方面要求更深的战略性和层次性

屠光绍表示,扩大金融开放更多联系到中国对外开放的总体战略,中国坚持全球化方向,要促进全球贸易投资便利化,要更多参与双边和区域合作及全球发展合作。同时,要更积极参与全球治理。

此外,屠光绍指出,在双循环的大背景当中,通过金融资源的配置,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同时又更好地促进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联动,这对于下一步的金融开放,在新的发展格局中提出了要求。

“而稳步扩大制度型开放是将来整个中国开放的新任务。”屠光绍认为,金融在开放当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必然要求金融作为重要的要素资源,在法规、规则、标准、管理、规制等方面探索如何扩大制度型开放。如有序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提升香港澳门的国际金融地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大湾区金融的创新开放发展等都在扩大金融开放中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04 金融助力民生改善方面具有更广的普惠性和基础性

如在分配制度方面,规范财富积累制度方面,都需要金融更好地发挥作用,既要帮助居民实现财富结构的转型,同时能够有效提升居民、家庭的财产性收入。在养老金融方面,要发挥保险在社会保障中的职能,从而实现金融助力民生改善。

05 金融安全和风险防范具有更大的全局性和重要性

金融安全既体现在金融支持经济安全、产业安全方面,也包括金融自身的安全。屠光绍表示,在金融安全和风险防范上,国家层面也把它提到了更高、更大、更具有全局性和重要性意义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