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方汉明:疫情显示中国供应链稳健性
发布时间:2020-08-06浏览次数:283次

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世界计量经济学会院士、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方汉明教授在“第五届创新经济论坛”上表示,中国在新冠疫情中显示了供应链稳健性的优越性,但对供应链稳健性的新认识或将导致全球供应链出现区域主义。



方汉明教授

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
世界计量经济学会院士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


中国劳力受对华出口限制影响

方汉明教授指出,中国是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全球供应链是强力追求效率的缩影,是激烈的全球竞争的必然产物。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和事实上的“世界工厂”,成为第一大贸易国。

方汉明教授及合作学者就疫情对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短期影响进行了实证研究。为了估计全球产业链对城市劳力需求的影响,他们从海关数据中估计每个城市对其他国家的进口和出口的依赖程度,并结合外国的疫情情况以及对中国的进出口限制措施,研究本地企业的劳动力需求和相关进口及出口地的疫情的关系。研究结果表明,相对于非外贸企业,外贸企业的劳动力需求受到国外疫情影响较大。随着国内疫情向好及国外疫情爆发,出口地疫情及出口地对中国的出口限制政策对中国劳力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大。


新冠疫情未改变基本面

方汉明教授就疫情对国际产业链影响进行了中长期展望。他分析了中国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心环节的多重考虑因素。全球供应链的配置以成本最小化为目标,包括人工成本、最终组装的零部件运输成本以及组装本身的成本。全国供应链越来越多地将生产整合到那些劳动力充足、基础设施较好、环境监管宽松的经济体,即主要是中国大陆、台湾、越南或其他亚洲经济体;其次,全球供应链倾向于将生产设施设在靠近最终产品消费者的地方。庞大的中国中产阶级的出现及其购买力,进一步增强了中国作为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地。

“新冠疫情没有改变基本面。”方汉明教授说。在新冠大流行之前,使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一些因素已经在演变了。其中既有消极的发展,也有积极的发展。

从消极的一面来看,一方面,随着农业部门剩余劳动力的消耗以及30年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的人口结构迅速变化,使得中国自2011年到达刘易斯拐点以后,劳动力成本开始急剧上升,“中国制造”不再那么便宜了。另一方面,几十年来宽松环保法规下的经济高速增长,不可避免地导致中国许多大城市的空气污染严重。随着绿色和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中国新增长模式的口号,以往在成为世界工厂的竞争中被忽略的环境成本,现在终于被纳入成本计算了。

从积极的一面来看,方汉明教授表示,中国中产阶级难以捉摸的购买力成为了现实,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且即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即使近年来中国劳动力成本急剧上升,但中国广大的中西部省份仍然拥有廉价的劳动力,生活成本也较低,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快速发展,这些地区成为了服务中国和全球消费者的具有吸引力的生产基地。

方汉明教授研判,在短期内,中国因仍享有集聚效率和超强基础设施等诸多优势,可能不会感受到冲击。但从中期来看,中国不能忽视中美冲突对全球供应链迁移的影响。2018年爆发的中美贸易摩擦为地缘政治注入了不确定性,许多考虑将生产线从广东省或江苏省转移到中国西部的企业,可能会缩减计划,越南、柬埔寨和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似乎是一个更安全的生产地点。


中国将成为全球供应链理想位置

方汉明教授强调,疫情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供应链稳健性的重要性。他援引了供应链管理研究所3月进行的一项调查研究,其中近75%的公司报告称,由于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运输限制,供应链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中断,且近一半的企业对供应链的中断缺乏任何表面上的应急计划。

中国的政治体制在控制疫情方面了显示中国实力。方汉明教授指出,考虑到中国在抗击此次疫情或未来可能发生的任何疫情或流行病方面的效力,中国将成为全球供应链的理想位置。

但是,方汉明教授也指出,对供应链弹性或稳固度重要性的新认识,很可能导致在组织全球供应链时出现区域主义。全球价值链可能会出现多个中心,即“世界工厂”将被每个地区拥有一个工厂所取代,这将削弱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中心地位。

对于供应链的区域化趋势,方汉明教授认为,相比失业的后果,中国更应该警惕的是迫在眉睫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他表示,短期调整是必要的,但长期均衡失业率是由劳动力市场适应市场变化的能力决定的,而不是由贸易平衡决定的。中国的劳动力正在迅速老龄化和萎缩,中国需要采取自动化等应对措施来满足生产需求。新冠疫情加速了自动化的进程。 

谈及对中长期跨国公司将供应链迁出中国的看法,方汉明教授认为,在华外企的竞争给中国本土企业带来了改善公司治理的压力,当务之急是要加强中国市场和法律制度建设,以确保最有生产率的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取得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