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中国成世界第三大资管市场 肖钢提资管转型建议
发布时间:2020-08-19浏览次数:292次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肖钢在“2020中国资管年会”上表示,推进资管行业转型,就是要调整社会融资结构,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并因应数字化时代特征进行发展和风险管控的调整。


资管整改过渡期延长,需把控处置风险的节奏力度

肖钢介绍,资管新规颁布两年来,防范化解了金融风险,重塑了资管行业的生态。资管产品刚性兑付逐步打破,期限错配、多层嵌套得到了逐步的纠正,法律监管制度更加完善,为推进中国资管行业转型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当前资管行业转型发展已经形成共识,也迈出了重要的步伐。

他也指出,转型之路依然任重道远,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需要进一步在金融改革发展稳定与开放之间较好的平衡,以更好地适应实体经济和居民财富管理的需求。当前资管新规正处在过渡期内,新老产品并存,一方面存量资产的规模很大,处置困难,非标转标障碍比较多,回表承接也不现实。通过资产证券化和企业发债,可以消化少量的非标产品,但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净值型的新产品筹集的资金远远对接不了老产品的需要,客户接受程度还有待于提高。中长期限的理财产品,募集的难度比较大,现在资产端收益率也越来越低,金融机构获得收益较好的资产的难度在加大。

因此,肖钢表示对投资者的教育仍然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要把握好过渡期处置风险的节奏和力度。近期,人民银行发布公告,将资管产品整改过渡期延长到2021年底。肖钢认为,这是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平衡关系的具体体现,也是尊重市场规律,一切从实际出发,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必要举措。他指出,“实质上是处理好六稳、六保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关系。”


资管行业转型,需把控处置风险的节奏力度

肖钢分析,长期以来,中国商业银行是依靠国家信用和银行信用,具有高效动员储蓄和配置资金的能力,发挥了银行主导的作用,对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功不可没。但进入到工业化后期,资本市场配置资源的优势更为显著,市场机制可以对未知的风险进行定价,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对科技创新共担风险和利益共享,促进资本的形成与流转,促进生产要素向创新经济集聚,还可以促进公司治理和社会监督,提高经济运行的效率。

新颁布的证券法明确了资管产品的证券性质,从根本属性上来说,要适用信托关系,都要遵循证券投资基金法和证券法的要求。肖钢认为,推进资管行业的转型,需要调整社会融资结构,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而要做大直接融资发展市场,必须进一步培育和壮大专业的长期的机构投资者。他指出,所谓产品转型,其本质是要由投资者自己来承担风险。无论是公募产品还是私募产品,无论是场内交易还是场外交易,都应当符合直接融资的本质特征。要纠正以理财为名,实际上还是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的做法,或是以所谓资管的名义为融资方提供服务,从融资方获取收入,即投资业务融资化。

肖钢指出,无论是银行系的理财子公司,还是券商、基金、信托、保险等资管的产品,都应当符合证券投资基金法的规定。为了进一步推进资管行业健康发展,最高人民法院在民事民商事审判当中,按照资管产品的法律关系性质,对可能出现的法律盲区和争议点做出了法官裁量的指引。

肖钢举例,如明确不符合资管新规的征信文件,可被认定为刚性兑付,出具征信文件,如果不符合资管新规,被认定为保底或者是刚性兑付的条款,法律上是无效的。判断是否是刚性兑付,强调不以形式为准,穿透实质来审查是否符合保底和刚兑。再如,对通道业务的禁止,最高人民法院明确在过渡期内还是有效的,一旦过渡期结束,所有的通道业务都是无效的,没有法律效力。肖钢还以资产收益权、诉讼保全、资管机构销售产品适当性等方面为例,强调资管机构今后的转型发展一定要按照证券投资基金法的信托关系、信义义务来执行。


增强资管机构竞争力,因应数字时代变革

“中国资管市场的发展潜力巨大。”肖钢表示,到今年一季度末,中国开放式公募基金的规模在全球的排名已经上升到第5位,去年年底中国是第8位。如果把公募基金、信托产品及其他的资管产品合计起来,中国居世界第三大资产管理市场,仅次于美国和英国,预计明年就可以超过英国。

肖钢认为,增强资管机构竞争能力的根本目的在于增强中国资管行业的国际竞争能力。他指出,打造优秀的、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最重要的是确定机构的战略定位、投资理念和企业文化,把客户利益放在首位。

肖钢对市场当下形势和未来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一方面,随着金融对外开放的扩大,境外专业资管机构纷纷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全球知名的资产管理的公司和大型对冲基金,已经在中国布局,对于促进改革,提高服务品质,发展多元化、差异化的资管业务,促进资管业务市场化、法制化和国际化,提高中资机构竞争力,都将会起到积极作用和正面影响,同时也会对中资机构在产品服务竞争中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肖钢指出,如何取长补短,施展更大的空间,扩大走出去经营,也需要认真研究应对。

另一方面,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对中国资管行业的发展也提出了新的挑战。未来资产数字化以后,天然具有了流动性,可能产生数字资产证券,我们需要重新研究如何认识资产的价值,纳入资产的组合管理。此外,智能投顾、智能投资、智能客服、智能风控也会快速发展,在提高效率,促进普惠的同时,又给客户的权益保护,防范安全风险带来新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