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解读统计数据强调新经济作用
发布时间:2020-08-21浏览次数:195次


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特聘教授许宪春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面对疫情冲击,新经济逆势增长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二季度经济恢复正增长体现出中国经济的强大韧性,全年经济有望实现正增长。 



许宪春

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特聘教授


下半年经济有回升空间,全年经济有望实现正增长

一季度经济下降明显,GDP同比下降6.8%,而二季度经济恢复得很快,GDP同比增长3.2%,增速比一季度回升了10个百分点,远超市场预期。许宪春研判,下半年中国经济仍有很大恢复空间,但很难维持二季度这样的增速回升幅度。“如果全年GDP能够实现2%的增长,就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许宪春指出,第二产业一季度降幅最大,而二季度恢复得最快,尤其是制造业和建筑业增加值增速的迅速回升,拉动了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的迅速回升。二季度建筑业增加值7.8%的增速已达近5年的最大值,所以下半年建筑业增加值增速回升的空间不大。制造业增加值、规模以上工业中的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也很小。制造业中还有一部分行业增加值增速有可能回升,不过由于规模以上工业中的装备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这两大行业增加值增速回升的空间很小,所以下半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虽然还有一定的回升空间,但不是太大。

第三产业中受新冠疫情冲击最突出的三个行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一季度增加值分别下降17.8%、14%和35.3%。二季度,这三个行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2%,1.7%和-18%。尽管这三个行业增加值增幅不高甚至还有的下降,但是回升的速度也是非常突出的,分别回升了19、15.7和17.3个百分点。二季度,第三产业中的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增加值下降8%。许宪春分析,随着各方面政策的逐步落实及复工复产的加快,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增加值增速还有进一步的发展空间,会带动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在下半年继续回升。


下半年消费最具增长潜力,回暖速度取决于预期

有研究表明,最近几个月居民存款持续上升,一些学者担心人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会对居民消费产生影响,从而最终导致消费比预期更弱。许宪春表示,消费回暖速度取决于预期。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比较大,导致一些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倒闭,对居民就业和收入产生负面影响。上半年经济下行,由于对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使得居民产生预防心理,在支出上会更加谨慎,从而进一步影响消费。然而,如果经济恢复较快,居民收入也会相应地恢复,随着疫情的好转,人们的心理预期会逐渐变化,在消费上产生更多支出。

“从三大需求角度来看,下半年消费需求可能是最有潜力的。新冠疫情发生之后,虽然人们的活动受到影响,但是线上消费发展得还是比较好的,线上消费是应该促进的,这正好也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方向。”


发挥新经济作用,为数字经济发展清障

许宪春表示,新经济在减缓传统经济下行压力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一直在回落,主要是传统经济下行的压力比较大。2015年到2019年,三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虽然体量还比较小,尚不能完全对冲掉传统经济的下行压力,但其占比在不断上升,如果新经济占比足够大,就会对冲掉传统经济下行的压力,所以对新经济应该给予更多的支持。

许宪春认为,新经济除了能够减缓传统经济的下行压力外,对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就数字化转型而言,目前一些新经济企业从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到售后服务都实现了数字化管理,提高了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率,降低了成本,提升了企业竞争能力。同时,数字化管理能够提升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在疫情期间,政府对疫情进行管控,对密切接触者进行了解和跟踪,数字化管理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老百姓来说,数字化正在改变居民的生活方式,线上消费、线上娱乐、在线教育、微信支付,都与数字化密切相关。

许宪春建议,应该进一步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对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些障碍进行清理。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数据的合理开发应用,数据的开发应用要打破数据相互封闭的状态,要建立相应的法律法规和制度,在保障不泄露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条件下,让数据得到充分的开发应用。


鼓励民间投资,国有投资避投易“泡沫”领域

今年以来投资整体恢复较快,其中国有投资增速显著快于民间投资。自2011年之后,民间投资在投资中的比重一直是60%以上,但在2019年降到了56.4%,疫情之后这个比重还在下降。许宪春分析,民间投资大量来自中小微企业,而中小微企业相对来说比较脆弱,所以经济下行时,包括疫情期间,必然是民间投资增速比国有投资增速低。在经济下行、民间投资增速下降的时候,政府要维持经济的稳定,需要在促进国有投资方面加力,否则会影响到经济的稳定性。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民营企业看到了希望,所以会大胆投资,民间投资增长得更快。但是在经济下降的时候,民营企业感到风险加大,可能会撤出或者比较谨慎地投资。因此,许宪春建议,在经济下行期间,一定要鼓励民间投资,给予民间投资必要的政策支持,要保护好中小企业,维持好经济的稳定性。

许宪春指出,要发挥国有投资稳定经济的作用,不能鼓励国有企业投资容易产生泡沫的领域,而应该让国有企业投资有利于长期发展的领域。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如果国有投资和民间投资都很猛,就会带来经济过热,经济过热通常会带来通货膨胀,可能会带来资产泡沫。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如果国有投资与民间投资同样下降,就有可能导致经济下行的更加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