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房价越调越高与行政限价有关?深圳原副市长唐杰回应媒体提问
发布时间:2020-10-23浏览次数:198次


如何看待和解决深圳的房地产问题?深圳市原副市长、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唐杰教授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房价高的问题不只是深圳的问题,是很多城市面临的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要进行系列改革和中央的宏观管理。

唐杰

深圳市原副市长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教授


房价越调越高与行政限价有关?


尽管深圳一直出台严格的调控政策,但房价似乎越调越高,对于出现这样的现象唐杰教授认为,现在二手房市场的价格不断上涨,住宅租金也不断上升,意味着市场价否定了行政控制价格。“房地产市场是不可充分流动的市场,房子不可以跨城市流动。面对土地短缺造成的房价上升,实行行政限价,在没有土地供给增加的支持时,扩大了供不应求的矛盾。”


唐杰教授又表示,行政限价下新房价格低于周边二手房的价格,老百姓会认为房价早晚都要涨,现在低价买相当于政府补贴,结果导致炒房行为不能得到有效遏制。行政性限价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问题,但也有可能破坏了市场的供需关系,造成了房价更快的上升。他建议,不能使行政定价长期化和制度化,还是要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来解决房地产问题。


如何用市场化的手段解决深圳的房地产问题?


唐杰教授提出三点建议。首先,形成多层次的住房体系。商品房,特别是高价商品房,属于奢侈品,具有再分配功能。解决房地产问题,要放开限价等行政调控措施,让高收入阶层买贵的房子,交更高的税。在放开房价的同时,要提高保障房供给比例,用征收高价房的税来补贴保障房的建设,为中低收入者提供更多可以选择的经济适用房和保障性住房。


第二,要改变长期以来的行政城市观念,走向经济城市——城市之间的行政区划不能隔断城市之间的经济与分工,鼓励生产要素跨城市流动,减缓目前极为突出的城市之间过疏或过密的情况。把人和产业疏散到深圳周边的惠州、东莞等地,三地超越行政辖区的范围,在空间上成为一个城市。实际上,根据深圳规划院的深入调查,目前深圳、惠州、东莞的交界处已经形成了一个跨行政区的城市经济带,人口达到了1000万,人口和经济密度要比深圳中心区少很多,房价也比深圳低很多。深圳顺应这一趋势,打破行政边界,规划建设多条轨道交通线连接深莞和深惠,这是中国城市建设中从行政城市走向经济城市的重要探索。


第三,要以核心大城市为轴心逐渐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现在还是很多人愿意生活在深圳,不愿意去周边城市居住生活,因为好的学校、好的医院、好的养老机构在深圳,最好的公共服务在深圳。因此,通过拓展城市空间解决房地产的问题,还需要以核心大城市为轴心逐渐实现城市之间的公共服务均等化。如果这样的配套跟不上,公众还是愿意留在核心城市生活。”唐杰教授认为,实现城市之间公共服务均等化需要更高层面的统筹解决、更大范围的改革向前更进一步。比如,需要中央多个部门协调配合,解决好城市间社保打通的问题,解决好教育支出分享的问题,解决好医院建设与经费保障的问题等。


建议公开房屋空置率


唐杰教授认为,房价高的问题不只是深圳的问题,是很多城市面临的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要进行系列改革和中央的宏观管理。


首先,建议有关部门公开房屋空置率信息。在房地产市场中,影响房地产价格的一个因素是信息。在某种程度上,信息应该是一种公共产品,政府应该提供给公众作为参考。现在房地产市场的很多信息聚集在政府部门并未被公开,如果这些信息能够被公开,相信可以帮助解决房地产的问题。“空置率的信息越是清晰明确和具体,老百姓就越能理性决策,而不是人云亦云地随大流,房价自然会走向理性和稳定。这样做显然比行政限价要难一些,但会更有效一些。“


其次,进行深入的改革创新,摆脱现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样简单粗糙的行政限价做法。其中一个可以进行的改革创新是前面已经提到的鼓励地方政府实行加权房价制,激励地方政府主动限制房价的积极性。


第三,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回归住房居住属性。要清醒地看到,未来应当用更有利于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税收手段,取代行政性限价,来遏制市场上资本恶意炒作房价行为。税收政策设计方面可以考虑进一步加大征收房产交易资本利得税,打击交易过程中的阴阳合同、虚假交易等情况,从而更好地实现房产资源的合理配置。




以上内容改编自《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