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反对贬低国家干预?深高金理事唐杰称……
发布时间:2020-12-18浏览次数:143次

目前,中国正处于大量中低端产品退出的时期。深圳市原副市长、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唐杰在“中国经济的远景与挑战”专题活动上表示,应进一步发展产业链的复杂性,政府市场应合力强化国家创新体系建设。未来,深圳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将是科学和产业中心。

唐杰

深圳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教授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


01 提升中国产业链和产品复杂程度


对于中国未来创新发展的方向,唐杰用经济复杂性、产业链与创新的关系进行了分析阐述。按照世界大类制造品门类生产力排名,2005年,中国排全球第10,日本则是第16位;但如果考虑到产业链的迭代去看制造业和其他产业的关系,则日本排名全球第一,中国是第51。这表明当时中国国产品是浅层次的,因为没有复杂产品,创新程度也不够高。唐杰分析到,发达国家的贸易集中在复杂产品,例如小宗、小量的定制化复杂产品;而发展中国家则集中在大宗、大量的低端化简单产品的生产上。产品的复杂性、创新水平与人均GDP高度相关。中国产业链复杂程度目前仍不够,例如牙科医疗的很多高端设备要从德国进口。


值得注意的是,从每年公布的全球复杂化指数来看,中国产品的复杂程度已经从2000年的排名39上升至现在的第18了,美国排在第11位。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人均GDP是中国的三分之一,已经代替了中国进行以劳动密集型为优势的简单产品的生产。从产业链布局上看,中国正处于大量中低端产品退出的时期。唐杰表示,产业链复杂性的重要性应得到重视,当前中国创新的发源地已经成为国际创新的发源点,要进一步发展产业链和产品的复杂性。


02 政府与市场应合力强化国家创新体系建设


唐杰表示,未来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要退出企业层面,强化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建立一个国家创新体系,没有政府参与是不可能的,高效创新是市场制度与政府行为达成一致的结果。因此,要反对“传统经济学的教条和意识形态当中对国家干预的贬低”,推动有为政府促进高校创新和企业创新的联合,即形成双重创新。


唐杰建议,政府与市场应合力强化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从中国内部层面来看,在一个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背景下,中国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创新产生的公共知识一定要大于企业创新产生的企业知识。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企业创新的成本不断提高,风险不断增大,国家层面来说就一定面临创新的投入降低问题。


不过,唐杰也表示,不一定国家增加了投入,创新就一定会增加。对于创新的支出增加,例如在发明专利、科学论文等方面的投入都是中间过程,而非创新产生的实际效果。“很多创新支出变成了创新者工资的增加”。要想提高创新效率,一定要形成产业层面和基础研究层面的合力。只有这样,才能让一种新得技术变成通用技术,进而渗透到生产的方方面面,带动中国整体创新,进而推动中国社会的数据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


03 深圳未来将走向科学引领


唐杰称,创新具有集聚性和开放性,这两个特点是共生的。以改革开放先行城市深圳为例,作为深圳市前副市长,唐杰表示,目前深圳已经大致完成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任务,将会走向科学引领的过程。这一过程大概开始于5年前,具体体现在“三区一室”的设立,即一区光明科学城、科教城、深港科技合作区“三区”,以及鹏程?城?实验室,人才储备上已经从起步时期的300余人到了现在的万余人。这意味着深圳会从传统工业化迅速走向科学化,未来深圳在计算技术、AI、材料技术、生命科学等领域一定会有重大突破。


“深圳将从过去的产业中心快速向科学和产业中心过渡,这也是今后它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