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观点 | 张博辉:发展中国家ESG基金风险更低收益率更高
发布时间:2021-09-26浏览次数:293次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的意见》。《意见》提出要研究发展基于碳排放权等各类资源环境权益的融资工具,建立绿色股票指数,发展碳排放权期货交易,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将具有生态、社会等多种效益的林业、可再生能源、甲烷利用等领域温室气体自愿减排项目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执行副院长、深高金金融科技与社会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张博辉教授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中国ESG发展仍然任重道远,学院已经将ESG、绿色金融及负责任投资理念融入课程,为可持续金融发展储备人才。他随后就中国ESG市场存在的问题、各方如何参与、绿色创新实践等进行了详细阐述。

张博辉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执行副院长

深圳数据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深高金金融科技与社会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碳市场是有温度的监管


张博辉教授指出,上海碳交易所的开业对整个中国实现双碳目标有战略意义。碳市场是通过碳排放许可证的发放,将碳排具体发放到企业端,实现控制总排放量的机制。政府依靠市场建立流动的机制,可以督促企业通过节能、改善工艺等创新步骤,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碳市场不仅形成高效减排的机制和平台,而且转化了政府职能,摒弃“一刀切”的旧监管方式,通过搭建交易平台,让另一只“看不见的手”约束高碳排放的企业减碳,从而激发企业的主动性。这也体现了中国与全世界196个国家共同努力完成减碳目标的决心。同时,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实践经验。碳税是政府直接给企业增加成本,成本有可能是固定的比例。与碳市场相比,碳税的灵活性有所欠缺。碳市场可以反映碳价格的信息,使得企业在改进工艺、节能减排时,有实时的价格传导,效率会更高。碳市场实际上为政府约束高碳排放企业,提供了可以缓冲的、有韧性的、有温度的监管。

国内ESG投资尚存多个待解问题


ESG投资的概念日渐火热,但中国发展ESG投资仍面临许多挑战。张博辉教授表示,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ESG基金发展相对较晚。中国最早的泛ESG基金于2005年左右成立,2015年之后才得以快速发展,截至去年年底达到349只左右。2020年底,国内ESG基金规模已超5000亿,但是相对于全球规模仍较小。据PRI(联合国机构,负责任投资原则)去年底公布的数据显示,其签署的机构一共是3000家,其中中国只有52家。这表明,中国ESG的参与程度有很大提升空间。整体来看,我国ESG投资存在诸多问题:基金理念尚不成熟;构建ESG评价体系尚不成熟,机构评级差异很大,对投资者造成困扰;缺乏相应的人才储备;从基金投资者的角度出发,看不清ESG可以带来怎样的机遇,相应文化尚未形成。

谈及ESG投资的回报率表现,张博辉教授解释到,从ESG投资回报的角度出发,全球范围内的业界和学术界都存在争议。据美国投资研究机构晨星的研究,比较ESG基金相对于其他的传统基金,回报率并没有压倒性优势。该研究更多基于发达国家的数据,张博辉教授团队的研究结果表明,发展中国家ESG基金表现相对于同类型的基金风险会更低,收益率则会更高。从长远来看,对以ESG为标的的基金,不能完全按照传统基金的方式衡量,评价体系也需要进一步改变,需要更长的时间维度去判断。对于投资者来说,超过两年或三年的长期投资,ESG基金应该会有更高额的收益率,且风险会更低。

双碳目标下,金融机构、企业、媒体需多方参与


张博辉教授表示,碳市场是一个公开透明的市场,其灵活性、有效性离不开金融机构的参与,因为他们既是信息的挖掘者,也是信息的贡献者。引导金融机构参与到碳排放市场,可以使市场相关金融产品的流动性提高,价格有效性提升。金融机构的参与方式是多样化的。一方面,可以通过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两个工具,为实体经济的低碳循环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在这过程中,为符合碳排放、绿色标准的企业提供倾斜性的优惠融资政策。另一方面,积极推动绿色金融创新,比如设计相关的绿色贷款,推出低碳信贷产品,或者帮助企业设计低碳减排的债券。再者,证券公司还需考虑一些积极主动的股权类基金,比如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通过发行ESG相关的基金品种来扩大融资,将其投资于可以实现低碳减排的公司,从股权市场把资金引导到这些上市公司,促使实体经济完成绿色发展的目标。此外,金融机构、尤其是股权性的金融机构,其直接持股可能会影响董事会。因此,在公司运营中,这些金融机构需要发挥他们监管和建议的角色,引导上市公司的高管及董事会落实公司相关的碳减排和绿色发展目标。

那么企业又该如何进行绿色创新实践,更加深入地参与到碳交易市场?张博辉教授建议,首先,企业需要有数字化的技术来进行内部的碳核算,反映整个运营过程中企业碳排放的情况。在碳交易市场上进行交易,需要采用精确的测量方法,精确整体碳交易的定价。其次,企业在管理层面应形成整体性措施,形成近期、中期到长期发展的阶段性战略。第三,企业需要加大研发投入,尤其是对绿色环保与低碳节能相关的技术研发,促进企业转型。第四,企业需要与金融机构、监管机构形成良好互动。具体表现为,企业在参与市场过程中,需把内部的碳排信息及数据更公开透明地提供给监管方及金融机构,促使整个监管和交易流程更加有效。

在双碳行动中,媒体也应当承担责任。张博辉教授建议,在双碳概念下,媒体首先可以通过新闻宣传,使投资者逐步形成对环保、绿色、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再促使投资者关注ESG标的或满足ESG标的产品,通过投资者渠道撬动ESG发展。其次,媒体可以通过信息整理、报道,使决策者进一步了解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和责任投资,指出我国在绿色发展中面临的挑战、机遇及问题,助力有关政策制定得更高效、更有力度;再者,媒体有关报道可以对高碳排放的公司施加压力。比如之前有些媒体会发布高污染企业的排名,或者曝光高碳排放企业,在企业品牌压力之下,促使其改变经营策略,承担起社会发展的长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