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授观点
赵俊华:双碳政策影响下的行业新机会及碳市场的建设和运作
发布时间:2021-12-09浏览次数:1276次

11月25日,由经济观察报、经观传媒共同举办的2021宏观经济论坛暨创新峰会圆满落幕,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提供学术支持。在此次峰会上,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能源市场与能源金融实验室主任、理工学院副教授赵俊华表示,能源转型,特别是电力行业的转型应该是实现双碳目标的核心。新能源、储能产业、电动汽车行业将会迎来较好的发展机会。

今年7月,中国的全国碳市场已经正式启动,碳市场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核心的政策工具。赵俊华教授就“碳市场的建设和运作如何帮助我们实现碳中和和碳达峰的目标”这一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碳市场是支撑我国双碳战略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工具,碳市场的建立主要解决的是经济学上所说的碳排放外部性的问题。”

以下为嘉宾讲话实录:

中国“3060”双碳目标已经正式宣誓,它的实现必然会对整个中国的经济供给端、需求端,以及金融市场产生巨大而且是长期的影响。哪些行业将会受到双碳政策的影响?哪些行业会有长期利好?

我们所说的国家的双碳战略,或者说我国的低碳转型,核心主要是两个层面,第一是国家的能源转型,也就是我们要从以高碳能源为核心的能源行业向低碳清洁的能源行业转型。第二个层面是我国的产业要实现转型,以前的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要向绿色低碳的行业转型。在这两个转型的过程中,能源转型,特别是电力行业的转型是实现双碳战略目标的核心。因为电力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占到了全国总排放的接近45%,差不多有一半的体量。

调整能源结构是实现双碳最重要的手段,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个人比较看好这几个行业。首先会利好新能源,具体来说是光伏和风电。按照国家公布的数据,在2020年底,我国的光伏和风电总装机大概是5.3亿千瓦。习近平主席对外宣布了我国到2030年光伏和风电装机目标达到12亿千瓦。这个数字是比较保守的,按照行业内一般的预测认为可以达到15亿到18亿千瓦。新能源行业的体量在十年内能够成长三到四倍,是非常快的成长速度,里面会有非常多的机会。

第二,我个人比较看好储能产业。主要的逻辑是这样的,传统的电力系统主要是以火电为主,火电是完全可控的,保证了整个电网运行的安全。现在要从以火电为主的电力行业转变为以新能源为主的电力行业。新能源的风电、光伏都有一个特点,即发电是不可控的,必须要有丰富的风光才能够发电。西方国家最近几年的经验已经充分表明,如果风电和光伏在电力系统中的比例过高的话,会威胁电网安全,会有发生大停电事故的风险。在过去五六年中,西方国家发生了一系列的大停电事件,包括2016年澳大利亚的南澳洲大停电、2019年英国停电、2000年加州停电及2021年初美国德州停电。当整个电力系统中的新能源比例到了比较高的水平以后,整个电网的安全就是很大的问题了。由于火电少,新能源多了,必须要有能够调节的发电资源。目前可以看到的是我国会大力发展抽水蓄能。这项技术本身是属于储能技术中比较成熟的,但是考虑到我国的水电资源的量有限,发展潜力也比较有限,所以另一个有发展前景的是电化学储能。

第三,我非常看好的就是电动汽车行业。交通领域的二氧化碳排放占了我国总排放相当高的比例,整个交通领域的电气化,就是逐步地淘汰燃油车,改成使用电动车,也是双碳目标中非常关键的。这个事情现在大方向已经非常清楚,比如欧盟已经明确了在2035年开始禁售新的燃油车,据了解我国预计在十四五期间确定国内的燃油车退出的时间表。虽然具体时间没有定,基本上燃油车退场,电动车替代这样的大趋势基本确定了。相当于整个国家的汽车产业有非常大的转型,这也是蕴含了非常多的商业机会在里面,既包括了电动车所说的核心技术,即通常说的三电技术,电池、电机、电控。还有就是电动车整车制造,包括这几年大家非常关注的电动车车载智能化系统,包括自动驾驶,车载的智能座舱等方面都有非常多的产业机会。

今年7月中国的全国碳市场已经正式启动了,碳市场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核心的政策工具,碳市场的建设和运作怎么帮助我们实现碳中和和碳达峰的目标?

碳市场是支撑我国双碳战略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工具,碳市场的建立主要解决经济学上称之为碳排放外部性的问题,就是传统的火电厂烧煤产生了二氧化碳的排放,经济效益是由火电厂本身获得了,但是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所产生的各种气侯变化等等坏的影响是由全社会所有人、全人类共同承担的,这是我们称之为碳排放的外部性。

因此,从碳市场的角度就是要解决这个碳排放的外部性问题,我们通过建立一个碳排放权的市场交易机制,要给碳的排放权确定一个市场价格,确定了这个碳价格之后,任何企业要进行二氧化碳排放,是要根据这个价格支付相应的经济补偿的。这就是碳市场的一个基本逻辑。

在比较直接的层面上,碳市场我认为主要从两方面对于双碳的战略和我国的低碳转型可以进行支撑。首先第一个是会抬高高碳行业的成本,举个例子,比如说现在我国第一阶段纳入到全国碳市场的是发电行业,主要是火电,目前全国碳市场的价格在四五十块一吨二氧化碳的水平,折算过来相当于给国内的火电机组每度电增三到四分钱的发电成本。

这是第一个逻辑,供给侧增加了高碳行业的供给成本,自然就降低了高碳行业的竞争力。

第二是会给减碳技术和减碳的项目以一些经济上的支持,举例来说,我国的碳市场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强制碳减排市场,第二是自愿减排市场,或者是碳抵消市场。这个自愿减排市场交易的产品称之为中国核证减排量,英文叫CCER,目前主要可以产生CCER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企业呢?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风电和光伏的运营商,比如说一个企业建设风电和光伏项目的话,在明年CCER市场重开了以后,就可以把项目所产生的减排注册成CCER。CCER本身是一种可交易的证书,所以是可以通过碳交易来获取收益的。这样子相当于风电和光伏的运营商除了原有通过卖电产生的收益之外,通过卖碳证书可以享受额外的收益,这就是刚才讲的,可以给减碳技术,减碳的项目经济上的支持。

这实际上就起到了几年前我国一直给新能源项目提供的政府补贴的效果。因为我国的新能源行业已经去补贴了,现在通过碳市场的市场交易机制,可以给减碳的项目提供新的经济上的激励。

除了这两个直接的层面上,还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层面,就是能为接下来绿色金融和碳金融提供非常重要的基础价格信号。目前有很多机构估算了一下,我国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双碳的投资规模大概会超过150万亿的总投资额。全国碳现货市场目前的交易量很小,大概已经交易了有将近半年的时间,总交易额全国只是破10亿体量,但是虽然本身交易量不大,但是会为绿色金融和碳金融的产品提供非常重要的价格信号。比如说四部委,包括工信部、证监会、银保监会和央行,共同发文要推动碳期货就属于碳金融市场。碳期货交易需要以碳现货的价格为基础,现货价格就是从碳市场来的。

最近有很多大的银行在推动比较新的碳金融产品,比如说碳质押贷款,以企业的碳资产为质押,银行发放贷款。其中存在一个问题,企业的碳资产怎么估值。这就需要以碳市场的现货价格为基准估值,碳市场本身在金融领域是碳排放权的定价机制,所以说它非常重要,能够为后续健全绿色金融和碳金融体系奠定很重要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