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讲堂
大讲堂回顾 | 赵文广:新冠疫情对期货市场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8-31浏览次数:277次

从原油期货跌到负价区到原油宝结算价之痛,原郑州商品交易所期货及衍生品研究所执行董事赵文广出席港中大(深圳)经管学院-深高金大讲堂,分享新冠疫情对期货市场的影响。

本次大讲堂由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经管学院与中国建设银行香港培训中心联合主办。


公开喊价将加速消失

赵文广认为,新冠疫情强化了电子化交易的时空优势,把公开喊价的仅存优势瞬间变为劣势。公开喊价是面对面交易——能够看清交易对手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更易判断对方的交易心态,以助于做出交易决策。疫情期间,首次实现了全球期货交易100%电子化。随着投资者对电子化交易适应性的提高,公开喊价进一步受到挑战。如果公开喊价交易份额持续下降,将加快交易大厅退出历史舞台的步伐。LME先在备份地点继续公开喊价后,也被迫采取全电子化交易,随着电子化交易份额增加,以圈内会员为主的会员制将面临较大改革压力。



WTI原油期货跌入负价区

对于WTI原油期货跌入负价区的原因,赵文广认为,新冠疫情使人员流动受限,造成原油消费大幅下滑,炼油企业大幅削减产能,同时三大产油国减产难,且受沙特与俄罗斯价格战影响,原油库存增加、库容告急。由于WTI期货交割只能在库欣进行,影响WTI期货价格的关键因素,由现货市场供求关系,演变成库欣原油库存。同时,持仓/库容比使“空逼多”具备条件,多头相互踩踏形成“多杀多”,以及程序化交易袭击,都有可能是压垮WTI原油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油宝结算价之痛

赵文广介绍,受“4.20负油价”影响,中国银行原油宝投资者损失较大。原油宝的移仓与轧差属于结算价交易,美国期市结算价时常被操纵。影响WIT 5月结算价的最后三分钟,最低价达-40.32美元。

为何负价格可以成交?赵文广分析,一方面,交易规则从未明确限制负价格,另一方面4月5日已经具备负报价交易的技术条件并通知电子交易客户。对于WTI不能像股指期货日最大跌幅30%、提前结束交易的原因,他指出CME原油期货采取动态熔断价幅机制:60分钟回溯调整一次,遇到熔断价幅即刻调整,随着连续触发熔断,熔断价格快速调整,当日触发熔断四次后,剩余交易时间没有价幅限制。



市场变化带给我们的思考

库欣WTI价格崩溃使美国原油基准价格摇摇欲坠,WTI原油期货负价格暴露了市场结构问题。如CFTC委员指出,4月20日的WTI期货价格与现货市场价格之间发生了极端偏离,与现货市场脱节的期货合约不能有效发现价格、管理价格风险。

赵文广还强调,需要思考在极端行情下如何保护散户投资者,比如允许散户在交割月拥有持仓,采取临时措施保护客户,以及如何防范“一亿美元代价的bug”再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