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讲堂
第二十二期 |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疫情下的中国经济和资产配置
发布时间:2020-11-04浏览次数:253次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深高金大讲堂表示,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性表现乐观,但仍需警惕海外市场可能引发的新动荡,应保留足够的政策储备。


经济内生增长性增强 政策驱动力边际减弱

2020年三季度中国经济 GDP增长4.9%,复苏斜率比二季度有所放缓。钟正生表示,下半年以来,中国经济是两股力量交织的结果:一方面,随着疫情影响减弱、出口超预期强劲,经济的内生增长性(消费和制造业)开始增强;另一方面,政策在常态化回归,基建投资面临项目缺失问题,房地产融资政策在收紧。考虑到居民部门资产负债表仍属健康,制造业复苏势头好于预期,经济数据在环比意义上的拐点可能要到明年一季度。

疫情下,中国出口体现出强大的韧性。一方面,6月底以来海外“二次疫情”当中,新增死亡病例数相对稳定,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趋于减弱。另一方面,中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扩大了中国的出口市场份额。综合海外经济复苏和中国市场占有率提升,使得中国出口增长的韧性得到巩固。同时,进口数据也折射出内需改善的积极信号。对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性,或许可以更乐观一些。

中国经济的政策驱动主要有两方面:从基建上看,1-9月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增长2.4%,远远不及预期。今年即使基建资金来源大幅增长,但财政资金的使用进度却显著慢于往年。另一驱动因素是房地产。得益于疫情后货币环境宽松,房地产销售迅速恢复达到较高景气度。前三季度,房地产行业仍是中国经济中较有“韧性”的领域。但随着房地产融资监管加强,房企加速推盘,寻求通过销售回笼资金,而对拿地和新开工趋于谨慎,需要警惕由此引发的房地产投资波动。

钟正生指出,在基建和房地产这两个政策驱动的领域已经显现出一些边际放缓的迹象。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性,即制造业和消费的趋势。1-8月,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已升至8.8%,比整体制造业高出16.9个百分点,体现中国经济转型持续推进。而在消费方面,从网上零售占比的回落、非实物商品占比的回升可以看出,疫情对于中国经济内生增长重要驱动力——消费场景的限制进一步减弱。

随着猪肉价格同比回落,CPI同比回到“1时代”;PPI同比仍处于收缩状态,但剔除原油的生产资料价格回升较为明显,体现投资性需求回升、消费需求相对疲软。


资源重新配置释放未来中国经济韧性

钟正生认为,中国要实现更多依赖内生增长性复苏,最关键是要充分释放资源重新配置的效应。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的红利,即经济转型的红利、空间布局的红利、对内开放的红利、对外开放的红利。

在经济转型方面,中国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迁移的过程中,一方面是制造业智能升级,一方面是服务业科技赋能,两方面结合可以使中国的潜在增长率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位置上。

在空间布局方面,未来大城市发展至少可以令房地产平稳“转身”,且大城市本身也是个新的增长极,也可使得财政可持续。

在市场开放方面,这次疫情冲击下民营企业在生产、出口、利润表现上更胜一筹,但民营企业的投资回报却不容乐观,因为各种各样的经营成本可能不成比例地上升。《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的推出,体现政府对民营企业的发展非常重视。中国美国商会最近调研指出,其中超过7成的在华美企没有考虑过将生产和供应链迁出中国,这个比例甚至比上一次调研时更高。这说明中国在市场开发、营商环境方面做了更扎实的功夫,由此也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效果。

在对外开放方面,不同于中美直接之间科技“脱钩”的问题,在金融领域出现了“挂钩”的趋势。未来中国经常账户顺差会收窄甚至转负,这时就更需要从资本和金融账户下吸引外资。中国的金融开放是融入世界的窗口,是构建“双循环”的关键节点。


贷款实际利率还在持续下行

当前中国经济在平稳修复,未来一段时间海外可能还会滋生新的动荡,这个阶段政策上“以不变应万变”,钟正生建议应保留足够的政策储备。

二季度,贷款需求指数大幅上扬,金融支持实体的内生性增强。一般贷款平均利率创历史新低,随着新增贷款持续投放,贷款平均利率还有进一步下降空间。全年贷款余额增速可达13%,后续贷款增速会平稳运行。在价格上,应调节贷款供给结构,新增贷款持续投放,以推动贷款利率进一步下降。钟正生指出,目前政策利率调整进入了“观望期”,但贷款实际利率还在持续下行过程中。


警惕美元指数横盘震荡可能带来的冲击

对于近期资本市场的情况,钟正生表示,经济平稳修复,通胀未见抬头,债券市场的趋势性机会仍需等待。但需警惕美元指数横盘震荡可能带来的冲击。当前没有继续“乘胜”做多人民币汇率的力量,人民币汇率的“补涨”行情或已演绎得比较充分。

在债市方面,结构性存款监管恐慌告一段落。本轮债券抛售更多是对央行货币政策节奏的判断发生了剧烈调整。同业存单利率集中体现了货币政策调整、结构性存款压降、政府债券供给等压制债市的因素。对于通胀是否会意外蹿升的担忧,从美国来看,目前没有支撑货币乘数或货币流通速度进一步抬升的压力,因此即便美联储大幅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可能大部分资金还是集中在美国的金融市场,没有演化成即刻的通胀压力。

美元走弱的长逻辑在于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面临威胁,但美元走弱的长逻辑存在不确定性,且并不会匀速发生作用。前期美元走弱的段逻辑决定美元已积累了不容忽视的转变。2018下半年中美贸易冲突激化以来,人民币汇率大的拐点就与中美关系紧密相关。8月以来受益于中美关系趋稳(拜登当选概率提高推升中美关系边际改善的预期),以及中国经济一枝独秀、货币政策葆有空间的基础,人民币开启“补涨”行情,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也显著抬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