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讲堂
第二十三期 | 今日美国大选 专家解读大选后中美政经走势
发布时间:2020-11-04浏览次数:722次

拜登当选或特朗普连任,美国对中国政策会否不同?中美关系会有何变数?中国需要做哪些准备?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深高金大讲堂上,四位嘉宾分享了对美国大选的看法,并解读大选后中美政经走势。


圆桌主持嘉宾


王健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学术)

深高金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原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


圆桌对话嘉宾


艾春荣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

深高金FEMBA/EDP项目联席主任

深圳市大数据研究院社会行为大数据实验室主任

郝雨凡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人文社科学院全球研究项目主任

张劲帆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副教授

深高金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




美国大选选情的判断及预测:诡谲难测


王健教授

当地时间11月3日将迎来美国大选,如何看待此次大选选情?

艾春荣教授

美国经济受到疫情影响打击很大,特朗普政府疫情期间的政策失当或者不作为,以及对因此引发的社会动荡的处理,让少数族裔,尤其是青年选民非常恼火。如果这些群体大量出来投票,民主党取得一些摇摆州的胜利是非常有可能的。但是无论如何,这两个候选人最后的选票差别可能都不会太大。如果拜登当选,很可能是以微弱的优势胜出。

郝雨凡教授

现阶段社会科学领域的预测表明,此次大选存在的不确定性非常大。从最近的一系列对拜登选情不利的消息也能看得出来所谓“十月惊奇”,因此很难推断这次选举谁会胜出。从我了解的美国少数族裔,相当一部分Latino和华裔可能在选举上还都比较倾向特朗普。老百姓比较关心的比如教育、社区安全、经济发展等领域中,美国人感觉特朗普的有些政策对他们还是有利的。虽然疫情是特朗普的一个软肋,但是特朗普比较成功地把疫情通过媒体的渲染甩锅给了中国,现在多数的美国民众似乎也接受了这样一种解释。所以我认为特朗普输赢的概率可能是各50%。

张劲帆教授

这次美国大选特别的诡谲,如果是看主要机构比较严肃的民调,感觉拜登可能会赢面大一点,但是在网络上特朗普的声浪其实是高于拜登的。我们要是看过去对美国大选有一些预测能力的指标,比如说义乌小商品市场指数,特朗普竞选宣传品的订购量远远要超过拜登,这个指数显示特朗普会赢;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数就是两个人的筹款能力,拜登这次的筹款量远远超过特朗普。所以看这些先导指标两人互有胜负。这种情况下,不到最后一刻很难讲到底谁赢谁输。


经济政策差异对全球经济及中美关系的影响


王健教授

目前,全球经济并不是非常的乐观,包括美国的金融市场最近几周也是非常动荡。在疫情之前,美国政府大概每年有1万亿美元的政府赤字,而新冠疫情后,今年美国的政府债务赤字更是超过了3万亿美元,这在历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也将会使得未来全球经济出现与以往不同的变化。特朗普和拜登两位候选人在经济政策方面存在一定不同,差异主要在哪些地方?对全球经济,尤其是对中美关系有什么影响?

艾春荣教授

美国经济甚至世界经济的发展不取决于谁当总统。过去一两年中最大的问题其实是美国没有发挥领导者的作用。美国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世界最大的市场,如果美国经济发展不好,肯定会给所有国家带来影响。一方面,总体来说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高科技企业、金融行业、高端制造业等行业没有受到较大冲击,而航空业、旅游业及旅游业相关的服务业才是受此次疫情冲击最大的行业,涉及到近一半的美国人口。如果疫情得以控制,美国经济恢复应该是非常快的。但对服务业的冲击确实会蔓延到世界其它国家,比如中国和东南亚等消费品出口国。另一方面,近一半人口失业,但股票市场不停刷新高点记录,反映出美国社会未来两极分化可能非常严重。无论谁当选总统,贫富悬殊导致的社会分裂都是亟需解决的内政问题。不论哪个党执政,对中国的打压都会持续,也可能加剧,这种打压还可能会延伸到金融领域。如果延伸到金融领域,对世界的打击会远远超过贸易战。

郝雨凡教授

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出现问题,国内学界和舆论界现在有一种较为流行的观点,认为好像美国衰落了,这种观点其实并不是事实。要是特朗普继续当选,他可能还是会采取提振股市的措施或者减税。共和党的理念一直是所谓小政府大社会,只要减了税,雇主就有意愿再投资,就能提升就业。而民主党实际上更加关注社会公平、社会公正。恐怕要采取的措施基本上是征税,股市会受到影响。所以说两党治理经济的理念是根本不一样的。

张劲帆教授

两位候选人的经济政策有共同点,都是要提供财政的刺激政策,要救助;区别是一个是倾向于救助个人和小企业主,一个倾向于救助大企业。另外, 拜登的经济政策是要把特朗普任内削减的资本的税负恢复到原来的水平,从富人和企业征税,通过征税来解决贫富悬殊的问题和财政赤字。而特朗普当选之后要进一步减税来刺激投资, 从而增加就业,刺激美国经济和股票市场。

关键不仅仅看是谁当选,还要看国会控制在哪个党派。一种极端的情况就是特朗普当选,但是国会控制在民主党手里,这样特朗普政府将面对无休止的国会弹劾和其他各种各样的阻挠与障碍,什么经济政策都难以实现。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未来四年将会异常的混乱,会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这对股市来说是最坏的一个结果。如果特朗普当选且共和党还能控制参议院,甚至还能控制众议院。这样的话,一定会推行减税,这对股市会有一个很大的利好,对美国经济可能短期内也有一个提振。另一个局面就是拜登当选,基本上会推进医保、对富人和企业加税等,这对股市是个坏消息。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会把特朗普时代造成的“混乱”清理好,未来政策的不确定性会下降,这也是一个好事。

另一个角度看,由于拜登年龄已经比较大了,很多观点认为,如果他当选只会做一届总统,会将侧重点放在美国的内政,而不会在外交上有太多的建树,这可能有利于中国。但是如果特朗普当选可能会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因为特朗普最后四年已经不谋求连任了,而他周围汇聚了一批极右的势力,所以可能会有一些不测的事件发生。


美国大选对中国经济未来走势影响


王健教授

此次大选对中国经济和中美关系的影响也受到广泛关注。拜登似乎对中国的态度更温和一点,比如他在最近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的时候提出,俄罗斯仍然是美国最大的威胁,相反中国和美国在包括全球气候变暖等问题上有很大的合作空间。那么这次大选结果对中国经济未来走势有什么影响呢?

艾春荣教授

在中国政策方面,虽然拜登和特朗普在表述上有些差异,但是实际执行的政策不会有什么差异,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来说这都是不利的。遏制中国的发展已经是美国存在的一个共识,不存在党间差异。

中国该如何应对呢?由于国外市场萎缩,中国只能靠国内市场来带动增长,也就是目前正在推行的“双循环”政策。中国国内市场其实是可以维持4%-5%的增长率的,但这个市场没有很好地开发出来。需要制定积极的政策,更好地刺激国内市场,比如可以在生产方面大规模减税,在消费端进一步提高最低起征税点,甚至以家庭为单位进一步减税。未来,即使没有美国这样庞大的海外市场的进口来拉动经济增长,中国国内的市场如果能很好地开发,让创新能力爆发出来,前景还是很光明的。

另外一个风险,可能并不一定是由美国总统换届带来,而是由疫情带来的。在疫情之前,我们有国际的生产链,实际上整个世界只有一条生产链。那么生产链上任何一个环节受到冲击都会影响到整个生产链。所以从避险的角度,应筹建一些区域性的小型产业链,一旦大的产业链受到风险冲击,需要有能替代的方案。因此,中国要积极参与地区性的自由贸易协定,也要积极发展一带一路战略,这可能会成为独立于美国的一个小型产业链。此外,中国应进一步改革开放,要巩固目前的发展趋势,同时要注意收入分配问题。

王健教授

关于全球产业链未来走势,我非常赞同艾教授。我这里也想跟大家分享我自身的一个感受。前几天我在给一带一路EMBA班上课,班上学员基本上都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公司,还有东南亚的一些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很多公司的CEO。在上课过程当中,我了解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中国和美国发生贸易磨擦之后,有一些公司就开始把他们的一些生产链转移到了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不转移会怎么样呢?倘若双方关税增加了20%,企业如果直接提价20%,美国的采购公司就会非常不满。如果产业链转移到孟加拉、越南这些国家,尽管劳动力成本比较低,但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物流等各方面的成本其实都比中国高。所以可能最终成本会增加15%,甚至接近20%。这种情况下如果企业加价15%-20%,美方会很乐意接受。原因就像艾教授提到的,他们考量如何降低产业链成本,还要考虑产业链的稳健性,这让美国企业愿意接受同样甚至略高的成本。中国制造业因此会受到一定冲击。但我们在和学员的交谈当中也注意到,中国产业升级到高端的产业链仍然很安全。接下来,我想请郝教授分享一下美国的政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郝雨凡教授

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大概率会在追责的问题上对中国继续发难,那么下一轮的贸易谈判的情况将更加难以判断。如果是拜登当选,则中美之间的贸易磨擦有可能会暂时缓和一下,但在其它领域出现的一些问题会浮现出来。实际上在经济上我们也会承担可能比特朗普当选更大的压力。

但是有一点我要强调,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其实不只取决于美国,在很大程度上讲中国也能够左右中美关系走向。在处理对美政策和中国经济发展上,我们是想要在和美国的竞争中赢得美国,还是应该想方设法避免和美国的新“冷战”?也就是说美国现在要“掀桌子”,要和我们经济“脱钩”,我们是要开始另起炉灶,还是应该想方设法避免冲突?如今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应该重新考虑怎样能够减缓,甚至避免和美国经济的完全“脱钩”,甚至让美国人也不愿意“脱钩”。

王健教授

有人认为特朗普如果胜选可能会对美国的股市所提振,那么对美元是否有利,同时会不会拖累亚洲的资产?

张劲帆教授

预测市场一向都是非常困难的,基本上要看特朗普当选之后,是民主党控制国会,那恐怕对美国股市一定是灾难性的打击。如果特朗普当选之后,国会也控制在共和党手里,那么短期内股市会呈现一个上扬的现象。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特朗普有很多不确定性,如果他加剧和中国和其他贸易伙伴的对抗,那么可能会拖累全球经济,这样的话可能会造成美国股市受到一定的拖累,包括亚洲的金融市场会受到拖累。美国现在有一个共识就是中国是他们一个战略的对手,但是美国有很大的分歧是在于怎么对待中国;所以中国还是有自己的政策运作的空间,把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伤害最小化。

很多人在讲“脱钩”,但这其实是非常错误的一个想法。中国一定要留在美国主导这个系统里面,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需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现在这个世界体系到在目前为止还是美国主导的体系,如果离开了这个体系,另起一套体系的成本是非常大的。是留在这个体系里面吃一点亏,维护在这个体系里的地位的代价大,还是另起炉灶建一套新体系的代价大?这是需要认真来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