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讲堂
第二十五期 | 沈明高:全球将形成中美G2新格局?
发布时间:2021-02-18浏览次数:273次

未来流动性驱动通货膨胀中枢逐步抬升,国与国之间分化加剧。只有“双循环”经济双轮驱动,才能支撑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无论全球化还是去全球化,中美两国都将发挥关键作用。但能否形成G2新格局,取决于美国的经济修复能力及中国 “双循环”经济的畅通发展。广发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广发控股(香港)行政总裁、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客座教授沈明高在日前举办的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深高金大讲堂上做出上述分析。

 


沈明高结合当下国际经济发展环境,提出未来全球宏观经济可能将面临甚至已经有所显现的五个关键问题。

1、投资者应该担心通胀还是通缩?新冠危机之后,2021年全球经济将有所复苏,但复苏的力度或不如预期;通胀将是一个慢热的过程,短期关注结构性通胀,长期则需警惕高通胀。

2、经济复苏是投资拉动还是消费拉动?短期看,全球总需求的复苏仍然有赖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消费;长期看,中国消费增长的确定性高。

3、政策主基调是债务货币化还是勒紧裤腰带?能够倒逼主要经济体勒紧裤腰带的,惟有高通胀或恶性通货膨胀。如果通胀迟到,主要央行大概率继续选择债务货币化,其边际变化将决定国与国之间的利差和本币币值。

4、中国是否会成为净进口国?从结果来看,畅通“双循环”经济之后,中国很可能会从净出口国逐渐转为净进口国。这是国内经济不断升级的结果,将带动外贸结构的不断升级迭代,提升中国经济增长的独立性和稳定性。

5、全球是否会形成G2新格局?无论全球化还是去全球化,中美两国都将发挥关键作用。能否形成G2新格局,美国仍需展现经济修复的能力,而中国则需推动形成“双循环”经济。美国大选之后,中美角力或将从贸易和科技竞争转向“规则战”。

 

2021中国或成全球经济增速最高国家

受新冠疫情蔓延导致的停工停产影响,全球宏观经济发展环境受到重创。随着对疫情风险的积极防控和应对,美、欧、日、中全球四大主要经济体正逐渐复苏,但是在复苏能力和经济增速上各有不同。沈明高认为,美国经济依然具有较强的修复能力,有很大希望走出经济衰退期,但同时受收入差距扩大、生产率水平改进放慢等因素影响,此次美国的复苏力度可能不如以往,由此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的力度。而对欧盟和日本而言,人口老龄化等原因导致的经济发展内卷化,使得此两大经济体已失去复苏能力。按照IMFOECD预期,中国今年仍有望成为主要经济体中经济增速最高的国家。除中国外,今年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总量很可能无法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全球经济发展依靠各国消费增量合力

短短半年内,G20经济跌幅已超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期。以往的衰退,都是工业调整幅度大于消费和服务业,而这次调整需求侧受疫情约束的压力比供给侧更大。从短期来看,经济复苏的程度将取决于疫苗供给的质量和速度。对于未来,更大的挑战则是经济复苏依靠什么来支撑。沈明高指出,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过去的复苏基本上依靠消费拉动,而投资作为辅助动力产生作用,但对于中国而言,依靠投资拉动的贡献要高于消费。同时他研判,在目前宏观变局之下,全球增长的动力正在发生变化,未来很有可能是发达国家的消费增量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的消费增量,合力带动全球经济增长。未来中国的双循环经济,不仅需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促进外循环的平稳发展,同时也需要国内的消费增量带动内循环。这两点需要紧密结合在一起,任何单一的循环都不足以支持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全球史无前例扩表 通胀仍有发生可能

在全球四大主要经济体的央行中,虽然当前欧洲、日本经济体基本上已经失去复苏动力,但是其整个资产负债表的扩张速度也是非常快的。与之相反,中国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相对稳定,其相对保守的经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美利差走阔和新一轮人民币升值。在中美利差方面,沈明高认为仍有上升空间,但上升幅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形成畅通的内循环经济。目前全球整体经济放慢,特别是疫情的情况下,全球主要国家依然没有放弃债务货币化的倾向,沈明高提醒,中国央行要跟发达国家央行保持一定距离,保持与发达国家边际上相对较紧的态势,中美利差保持在相对较宽的水平,使中国在未来全球经济调整时能够具备相对的自主性和空间。因此,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对于债务问题作出勒紧裤腰带的选择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通胀迟到,那么央行在很大程度上会继续选债务货币化政策,其间的边际变化将决定国与国之间的利差和本币币值。在作为倒逼力量的高通胀或恶性通货膨胀仍然缺位的情况下,要退出是比较困难的。但是从宏观角度来看,通胀发生很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双循环驱动 中国或成净进口国

沈明高认为,支撑外循环发展的两大增长动力——出口和产能投资,在未来对中国GDP的贡献将会次第减弱。双循环经济将会是中国高质量发展的载体,其双核心就在于增长动力的转换,这也就意味着中国今后的经济发展战略将主动从过去的外循环为主,向内外双循环并重转变,并且其中的增量将主要来自内循环。如果无法有效启动内循环,或者内循环动能不足,那么很有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卷化风险。但如果双循环经济能够成形,中国将很可能会从净出口国逐渐转为净进口国。这一过程是国内经济不断升级的结果,将带动外贸结构的不断升级迭代,提升中国经济增长的独立性和稳定性。

沈明高进一步指出,内循环经济的动力来自于市场制度效率和规模优势。在市场制度效率方面,政府已明确指出,要在十四五期间,建成“高标准市场体系”,实现要素市场化(土地要素货币化、财政性收入货币化、打破刚性兑付),建立公平竞争制度。在规模优势方面,要打破地域限制,打破垄断,推动科技产业创新等。

 

消费增量主导全球G2新格局

沈明高总结到,在宏观变局中,正孕育着一些全新的长期趋势。通货膨胀中枢逐步抬升,倒逼宽松政策退出,国与国之间分化加剧。只有“双循环”经济双轮驱动,才能支撑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和现代化建设;中国消费增长的确定性高,规模优势主导的创新和品牌潜力大,由此逐步成为进口国。

“谁掌握了消费增增量,谁就掌握了话语权。根据当前G20各国的经济发展态势,未来很有可能就是中国和美国的消费增量合在一起,将重新主导全球经济增长的格局。而此格局的形成,也就意味着从过去的G20世界格局向G2格局的转变。因此,增量将主导全球G2新格局。双循环经济大局之下,人民币进入升值周期,人民币国际化加快,人民币资产崛起。

“双循环”经济带来新的长期投资机会。其一,中国消费增长有长期确定性,中国消费品牌崛起,是“新内需”。其二,支持中美利差走阔和人民币升值。其三,赋能进口替代,关注电子机械设备和能源化工产品两大制造业门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