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被美联储“误杀”的硅谷银行

发布时间:2023-03-15

以下文章来源于科创板日报 ,作者沈灏 凌冰冰

3 月 10 日,美国排名第 16 位, 拥有 40 年历史,约 2090 亿美元总资产的硅谷银行(SVBSilicon Valley Bank)由于期限错配和严重流动性危机仅仅 48 小时就光速破产倒闭,并由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 Federal Deposite Insurance Corporation)接管。硅谷银行的“闪崩”堪称美国创投界的黑天鹅,基于此,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制度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凌冰冰和政策与实践研究所沈灏发表评论《被美联储“误杀”的硅谷银行》,目前该文章已被上海报业集团主办的财联社、《科创板日报》全文刊登。

3 月 10 日,美国排名第 16 位, 拥有 40 年历史,约 2090 亿美元总资产的硅谷银行 (SVBSilicon Valley Bank) 由于期限错配和严重流动性危机仅仅 48 小时就光速破产倒闭,由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 Federal Deposite Insurance Corporation) 接管。讽刺的是, 3 月7 日,硅谷银行连续 5 年成功登上福布斯年度美国最佳银行榜单(Forbes 2023 Ranking of America's Best Banks),并入选福布斯首届金融全明星名单(Financial All-Star List)。

硅谷银行的“闪崩”堪称美国创投界的黑天鹅,而在此之前由美联储基准利率短期骤升引爆的一系列金融体系问题早已初具端倪,并渐渐浮出水面。加密货币银行 Silvergate Bank 的倒闭 ,黑石集团 5.62 亿美元的商业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CMBS-Commercial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违约,富国银行客户报告存款丢失等等。陡然升高的利率导致金融体系资产价格下跌,给各大银行的资产端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并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早在破产之前,硅谷银行已把价值约 910 亿美元的存款,投入到抵押贷款和美国国债等长期债券中。在美联储把基准利率从去年 3 月的接近于零提高到目前的 4.75%后,这些证券的市场价值仅为 760 亿美元,比当初购买时蒸发了 150 亿美元。为应对利息成本的飙升、企业和个人客户的账户资金转移和现金提款“挤兑”,硅谷银行被迫出售其持有的 210 亿美元证券(平均收益率仅为 1.79%, 久期为 3.6 年),并导致 18 亿美元的实际亏损。事实上,硅谷银行只是美国银行业资产负债表恶化的一个缩影,最新 FDIC 数据显示,整个美国银行业在其持有证券头寸方面已经存在约 6200 亿美元未计价损失。在长期低利率状态下银行无风险套利的投资逻辑,在经历高利率背景下的低息资产定价重估后的减值损失,已逐渐演变成反噬整个美国银行业的梦魇。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重心逐渐转向完全以最大规模就业下的”长期平均通胀目标制“框架之后,面对日益增多的货币政策约束和困境,美联储早已无法通过单一货币政策工具来实现多重政策目标。

作为 40 年来最激进加息行动遏制通胀的最新后果,被美联储“误杀”的硅谷银行是美国自 2008 年次贷金融危机以后,15 年来最严重的银行业倒闭案。它不仅仅揭示了美联储货币政策目标的过度偏离和顾此失彼,也为全球科创金融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实证闭环。作为世界科创金融先锋的硅谷银行,虽然拥有众多知名高科技企业客户,并开创了“投贷联动”商业模式,聚焦专业服务科技创新企业,但依旧没有能逃过强美元加息周期下,刺破传统银行资产负债表并引发“挤兑”的魔咒。

但这并非“硅谷银行科创金融模式”的失败,其在传统银行体系上对“投贷联动”模式或者叫“股债混合”模式的创新应用打破了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之间的边界,即使银行沉淀资本由现金流逻辑和抵押担保逻辑向企业价值逻辑转移推进,这点仍旧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由于硅谷银行业务密切关联着美国硅谷诸多科创企业,VC 和 PE 风险投资机构,因不当持有巨额美债变血债,继而瞬间”崩塌“亦可谓 21 世纪“富足危机”的一个典型事故!随着近期ChatGPT、核聚变、常温超导等人类高新科技集中破局,可见当下是一个全球范式的变更迭代期,我们必须对全球制度和资本市场进行全新革命性地重新审慎评估与布局。可能以前“活久才见”的诸多黑天鹅事件将表现得更加隐秘和频繁,迅速而致命,对持政者、投资人和企业家来说,都亟需自我反省和升维破局。

最后,被美联储“误杀”的硅谷银行所给我们留下的最重要的启示,其可能成为美国局部系统性金融风险危机的前兆(如美联储,美国财政部和FDIC未能采取适当手段去化解),同时进一步削弱美元信用和美元霸权。第三次全球化下的国际核心共识之一就是美元霸权对全球经济的反噬作用远超稳定意义,而这也正是人民币国际化需要积极担负的国际责任,抓住历史变革机遇的重要窗口期。包括沙特伊朗的北京对话不仅仅是历史性和解和国际地区和平的胜利,也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一步,毕竟“以和为贵”,有和平才有发展。

当今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这对于中国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在未来,中国不仅仅是提供产品输出、资本输出和生产力输出,更要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构建发展合作知识体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是重要的全球公共产品,人民币国际化对国际货币金融经济秩序的优化、完善和变革具有促动作用,并将成为世界稳定的重要力量。